224

    苏好意他们刚用过茶,就有人送了素斋过来,八碟八碗,堪称丰盛。

    司马兰台又把每样都检查过了才让苏好意动筷。

    “公子,咱们用得着这么小心吗?”苏好意问。

    “出门在外,谨慎些没错。”司马兰台的背永远挺得笔直,这使得他的身姿异常挺拔好看。

    苏好意一直都好奇他的头发是怎么做到一丝不乱的,后来留心看了,发觉这和他身姿举止有直接关系。

    “唔,公子言之在理,”苏好意被饭堵着嘴,含糊不清地应和:“小心驶得万年船。哎,这腐皮还真好吃,又嫩又滑。”

    大夏国崇佛,素斋也异常普遍,所以就出了很多做素菜的高手。

    不过因为他们两个都不忌口,所以一路走来还真没吃多少素菜。

    偶尔吃上一顿自然觉得新鲜,又何况这菜做的的确不错。

    吃过了饭,苏好意就趴在窗栏杆上打量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叹道:“这里还真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看院子里这几棵树只怕也得有几百年了。”

    “不然你睡一会儿。”司马兰台看屋里的床铺很是干净整洁就问苏好意。

    “我还不困呢,”苏好意半仰着头懒洋洋地说:“倒是想见见那位仙人,问问他怎样才能长生不老,或是如何才能返老还童。”

    “你才十几岁,就惦记着长生不老返老还童了?”司马兰台伸手在苏好意额上弹了一指头。

    “不然惦记什么?”苏好意挤眉弄眼逗司马兰台:“惦记娶妻生子还是升官发财?”

    人就是这样,在一起日子久了就容易变得不恭敬。

    所谓“眼前无将相,枕边无侯王”,凭是多尊贵的人,身边人也往往会因朝夕相处而变得随意。

    苏好意本来是个知分寸的,可因为和司马兰台整日相随,对方对她又是一万个好,所以不经意间就开起了玩笑。

    正说着,那个叫天星的就进了院子,他身后还跟着几个青衣人。

    “承蒙款待,这是我家公子一点心意。”墨童上前,手上托着一块银子。

    天星看也不看,说道:“二位公子今日来这里是仙缘使然,我家仙师早就感应到了,提前嘱咐过我们好生款待,何须用这东西。”

    说完走上前,向司马兰台和苏好意稽首道:“二位公子,我家仙师有请,烦请二位随我到后院去。”

    又吩咐身后的人:“去把前头那些俗客都遣散了吧!”

    苏好意本来就好奇这赤松仙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如今对方主动邀约,她当然不会拒绝。司马兰台知道她想去所以也就依着她,倘若只是他自己才懒得见呢。

    二人跟着天星往后走,后院古木参天翳蔽日光,凉意森森然,苏好意不禁打了个颤。

    穿过曲径就见两扇石扉,原来这赤松仙是住在石室里头的。

    “二位稍后,”天星躬身朝石门行了一礼:“仙师在内闭关三月,今日恰好出关。”

    “天星师兄,”这时有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跑了过来,一见天星就点头哈腰地恳求:“仙师今日出关能不能让在下也见见?许久没能得瞻他老人家的仙姿了,是在想念的紧。”

    “谭大人,你怎么还没走?”天星似乎有些不悦:“仙师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你的缘法还未至,需得耐心静候。”

    “是是是,”原来这人就是这里的县官谭喜,对这赤松仙无比信服:“我自然不敢违拗仙师的指点,可……修行实在漫长,能不能让我再去仙境里游玩一次?好一解这俗世的烦忧。”

    “您去过仙境?”苏好意忍不住问谭喜:“里头都有什么?”

    “敢问二位仙友从哪里来?不知该怎么称呼?修行多少年了?”谭喜见他们长相和穿着都不是一般人,再加上受赤松仙亲见所以不敢怠慢。

    “我们从京城来,这是司公子,在下姓苏,我们并未修行过。”苏好意笑着说:“所以才问您仙境是个什么样子。”

    “桂殿兰宫,香雾渺渺,其中遍植奇花异草,更有绝色仙娥在半空翩翩起舞,”谭喜半闭着眼睛,一脸痴迷地说:“那次仙师带我游仙境,当真让在下大开眼界,从此之后便立志了断尘缘,一心修仙。只可惜我身上俗骨太重,尘缘未满。所以不能像娄员外那样早登仙籍,云游海外。”

    “娄员外登仙您亲所见吗?”苏好意看他这样子分明对赤松仙无比信服,能让一个县令连官都不想做,只想跟着修仙的人必定是有些手段的。

    “不只我看见,”谭喜摇头晃脑地说:“当时足有上百号人,都看见娄员外一下子年轻了二三十岁,不但脸上的皱纹没了,背也挺直了,健步如飞,俨然二十出头的棒小伙。”

    “然后他就走了?再也没回来?”苏好意问。

    “还回来什么?那娄员外原本疾病缠身,走路都得人扶。被仙师点化后返老还童,脱去凡骨,自然要去海外仙岛继续修习。”谭喜正色道:“他家人感激不尽,便将这处奉予仙师,也使得我等有机会结此仙缘。你们二位能得遇到如此机缘,真是造化!一定要万分珍视,错过了可就抱憾终身啊!”

    “谭大人,仙师就要出关了,你且安静些,”天星打断谭喜:“你还是回去练习吐纳之术吧!免得仙师看见你,又说你道心不固了。”

    谭喜听了,立刻悚然,忙说:“师兄指教的是,我这就回去。”说着灰溜溜去了。

    苏好意看着谭喜胖胖的身子被树荫遮挡,心说这样被迷了心窍的官员可还能治理一方?

    古人言“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作为一县长官,每日想的都是成仙得道,百姓们又怎么会不效仿?

    “二位故友别来无恙!”苏好意正想事情,忽然被一道洪亮的声音吓了一跳。

    常人绝无可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直震得她耳朵嗡嗡直响。

    天星喜道:“仙师出关了!二位快随我进去拜见!”

    石门大开,苏好意往里头一看,忍不住惊讶。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