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杨大嫂,请问你和这位小叔平时关系怎样?”苏好意笑眯眯地问杨家大娘子:“你只管实话实说就是。”

    “这……怎么说呢,”杨家大娘子有些为难,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她又是个厚道人,当众说别人的不是,总觉得有些不太好:“也算平常吧!”

    “那也就是说不算和睦了。”苏好意笑了一笑又问众人:“杨老板对杨安如何?”

    众人互相看了看都没说话,他们当然知道这杨老板平时对自己这个侄儿一点儿也不好。可是当着面说不是得罪人吗?况且那杨胖子又是个十足的小人,谁没事得罪他干嘛?

    “其实不需谁说,大家看看这孩子的样子就知道了。”苏好意说着把杨安拉过来,好让众人,尤其是县太爷看得更清楚。

    杨安瘦瘦小小,浑身脏兮兮的,像个泥猴儿。

    脚上连鞋子都没有,露在外面的小腿和胳膊上有多处伤痕,可见平时没少挨打。

    “这小孩子淘气,我做叔父的,自然要管教他。”杨胖子狡辩:“我是把他当亲儿子才这么对待的,不都说棍棒底下出孝子吗?我和我哥哥就是被我们家老爷子打大的。”

    “杨老板,你的绸缎庄经营的不错嘛!比你那个客栈要赚钱吧?”苏好意笑着问杨胖子:“这铺子原本是大娘子在经营,她不在了可就成了你的了。”

    “小公子这话可说的重了,你的意思是我巴不得我大嫂出事好占了她的铺子?”杨胖子十分委屈的说:“天地良心!这事情真的就是个误会。”

    “我这么说也不过分吧?”苏好意歪着头说:“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你觊觎大娘子的绸缎庄,于是和这位蔡神医合起伙来害她。这蔡神医是懂医术的,他必然知道怎么样能把一个守规矩的寡妇肚子搞大。我虽然不懂医术,却也知道女人怀孕的脉象十分好辨别。况且给一个寡妇诊脉更应该慎重,你们一没抓到奸夫,二没找人复诊,就对外宣称大娘子做了见不得人的事。然后将她关起来,等到今天把她抬出去淹死。

    倘若用别的办法除掉大娘子势必会引人怀疑,多半是要经官的。又何况你们大约害怕她死不瞑目,鬼魂会找上门来,所以想出沉塘这法子。免得到时候夜半鬼敲门。”

    “我……草民冤枉啊!”杨胖子坐在地上叫起屈来。

    “老夫学艺不精,所以误诊,”蔡神医到还算镇定,说道:“这事的确是我的过错,但你说我蓄意可就是恶意揣度了。你没有证据,红口白牙诬赖我,我是不服气的。”

    “杨老板,能否借一步说话?”苏好意忽然就不理蔡神医了,而是去跟杨胖子说话。

    苏好意把杨胖子带到一边,也不知道嘀咕了几句什么,然后拍了拍杨胖子的肩膀,笑着走了过来。

    “蔡神医,方才我家公子在给杨大嫂抽腹水的时候叫众人都离得远些,只有你没动。”苏好意琉璃盏一样的双眸上下打量着蔡神医,看得他心里发慌:“我家公子是仙源山的高徒,这病症他虽然是第一次亲历,可想要破解也不过是几天的事,又何况有你在。”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不知道她得的是什么怪病!”蔡神医有些慌了。

    “我猜你比较了解这种病,起码你知道用什么法子能够染上,”苏好意往前走了几步,紧盯着蔡神医的双眼:“你不说也没关系,我们公子试几次就能试出来!”

    “如果抽出来的腹部积水不能传染的话,也许可以通过血液使人染病。”司马兰台开始分析。

    “还有什么可能?”苏好意紧盯着蔡神医的脸,发现听到司马兰台的这番话后,他没有多大的反应,显然不是这个途径。

    “这种病是通过不洁净的水进入人体,若血液不能染病,那么多半就是通过粪便。”司马兰台又说。

    苏好意看到蔡神医的眼睛闪了一下,虽然很细微却明显露着胆怯。

    “就是这个了。”苏好意拍手:“蔡神医你信不信?我们公子两三天内就能让你染上这种病。就算你真的是误诊了,可作为大夫因为误诊几乎让人丧了命,你也应该得到惩罚不是么?”

    “我说了,会给杨大嫂赔偿的。”蔡神医额头上出了汗:“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况她如今不也没事了吗?”

    “依我看,这件事全在你身上。”苏好意不依不饶:“杨老板想必也是被你蒙蔽了,你这缺德的!”

    蔡神医在听到司马兰台是仙源山的人的时候就已经胆怯了,他们行医的人谁没听过仙源山的名头?

    有这样一个人在,就等于在他头上悬了一把利剑。说不定下一刻就落下来让他身首异处。

    而且这人的身份如此之高,县太爷一定会听他的。自己一个乡间的小郎中,哪有反抗之力?

    更何况刚刚这红衣少年把杨胖子带到一边,显然是杨胖子向他许了好处。

    现在就把自己一个人合出去,说到底这件事杨胖子才是主谋,自己不过是个帮凶。

    就算是坦白说出来,自己受的刑罚也要比他轻。

    “怎么样?不如痛痛快快的招了,”苏好意见缝插针,知道他快要扛不住了:“要是再不说可就拿你做试验了。”

    “跟我没关系,”蔡神医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都是这杨胖子找上了我,他说让我帮他想个法,把大娘子害了,事成给我五百两银子。”

    “菜狗头!你胡说八道!为了摘清自己就往我身上泼脏水!”杨胖子跳脚大骂:“大伙儿别信他的!”

    “我可没诬赖你,我家里有你写给我的借据。”蔡神医也豁出去了:“不信让大家好好瞧瞧!”

    “有本事你就拿出来!”杨胖子冷笑:“要是没有就是诬赖人!”

    苏好意抱着肩,嘴角歪着,一脸的坏笑。

    她就是要让这两个人狗咬狗,以利相交,必以利断。

    这法子百试百灵,再不会错的。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