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苏好意很是惊喜,拉住了那人问:“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不上学?”

    吉星扬着脸道:“我和几个同窗一起来的,他们说要看这里藏的贝叶遗文。那破烂一样的东西有什么好看,我就一个人出来透气了,谁知竟遇见了你!本来还想着一会儿回城,抽空去找你呢!”

    “你怎么就知道是我?我今天明明女装打扮又蒙了脸。”苏好意问他。

    “我看背影就能认出你来,”吉星得意道:“你还傻乎乎的往前走呢。”

    “你就不怕认错了人,人家把你当登徒子打一顿?”苏好意吓唬他:“或是宣扬起来,说高家的小公子非礼越矩,看你大伯不打你屁股!”

    “我便是认错谁,也不可能认错你。”吉星得意的小鼻子都快翘上天了:“化成灰我都认得!”

    苏好意见他这小样儿,忍不住伸手去揉他的脸。

    吉星随她揉,一边说:“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你穿女装呢!每次叫你穿了给我看看都不肯。”

    苏好意停了手,看着吉星的眼睛打趣道:“说说还委屈上了,我今天来这里见如璧,自然要穿女装的。和你在一起穿女装,不是找麻烦么。”

    正说着见那边有人走了过来,恰好就是衣旭和玉如璧。两个人牵着手,慢慢地走着,丫鬟跟在后面。

    若是换做别的未婚夫妻,这样做还是逾矩的,但因为衣旭是个傻子,所以众人也都不介意。

    苏好意目送着他们走出山门,扭头看吉星,只见他面如春花,目似明星,心里觉得难舍,又伸手去捏他的脸。

    吉星拉着她的手问:“你今天怎么了?有什么事?”

    “就知道瞒不过你,本来想传信告诉你一声的,知道你家里管的严。谁知今天恰好遇上了,能跟你当面道别也是好的。”苏好意跟吉星从来是没有隔心话的,有什么说什么:“你要好好保重,少惹祸。”

    吉星听了大急,脸色登时就变了,问道:“你要去哪里?不准去!”

    苏好意忙按住他的肩膀安抚道:“你听我说,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我想离京避一避。跟兰台公子去仙源山,大约明年才回来。”

    “你要同七哥走?你们……”吉星更慌了,像个被丢下的孩子。

    “不过是借着学医的由头去躲清净,”苏好意笑:“毕竟那地方没人去找麻烦。”

    可吉星却听不下去,已经哭的泪流满面了:“七哥是不是把你抢走了?你不要我了!”

    苏好意连忙给他擦泪,柔声哄他:“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况且兰台公子是什么人?他抢我做什么?我本来就舍不得你,你再哭我也要哭了。”

    哄了半天,吉星才慢慢收了泪,拉着苏好意的手不肯松开:“要走好歹带着我一起走,别剩我一个人孤孤凄凄的。”

    “你若是平民家的子弟也就是算了,偏偏你是高家的小公子,众人的宝贝,我若是带你走了,你家大老爷不揭了我的皮才怪。”苏好意苦笑:“我还想留着这条小命儿多吃几年饭呢!”

    吉星越发委屈了。

    苏好意只能打点起千百样的心思来哄他,好容易让吉星接受了她要走的事。

    “今儿这衣裳是你自己搭的?”吉星鼻音重重地问她。

    “可不是我自己穿的吗,还得躲着人。”苏好意往自己身上看了看说:“是不是不好看?”

    她平时不穿女装,且只有那么几件女孩衣裳。

    “这颜色太挑人,”吉星拎起她的袖子说:“但凡肤色不够白的人穿上都必定显黑,好在你穿上还不错,可惜,脸给遮住了。”

    又说:“这头发梳的一般,和衣裳不是十分相称,待我给你改改。”

    换做平时苏好意一定不让,因为嫌麻烦,回头拆的时候费事。可今天不一样,自己就要走了,吉星正伤心呢。要是不顺着些,也实在太委屈他了。

    吉星重新给苏好意绾了发,又贼兮兮地从怀里掏出个白玉盒子来,把里头的胭脂给苏好意涂在唇上,心满意足地说道:“这下你便是去宫里选妃也拿得出手了。”

    苏好意笑了笑,重新戴上了面纱,看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便说:“我得回去了,本来穿着女装就不方便,况且天色也晚了。”

    吉星舍不得她,握着手不肯松开,到底抱了抱,才不情愿地撒开了手。

    苏好意拍引起误会,不叫他送,自己出了山门。

    却见之前雇的那辆车不见了。

    大约是那车夫等的太久不耐烦了,或是以为苏好意从后门走了,也有可能是别人雇了他的车回城。

    苏好意看了看,并无其他车辆,只能耐着性子等。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寺庙里有人出来。苏好意急忙躲到一边,出来的正是吉星他们几个。

    苏好意知道吉星若是欠自己在这里必定要上前询问的,所以提前躲了起来。等他们都走了,自己才出来。

    这么一折腾,太阳可就落山了。

    苏好意心里发急,她要是男子打扮也就算了,大不了慢慢走回城,可这副样子怎么行?半路多半会遇到登徒子。

    再说年轻女子孤身走在路上也容易引人怀疑,若有人追问起来也是麻烦。

    正为难,却见那边慢悠悠过来了一辆破烂老牛车。

    赶车的是个昏聩老者,那拉车的牛看上去也不比赶车人年轻多少,好在这车是有篷的。

    苏好意忙上前去,跟那老人打商量:“老人家可是要进城吗?我和女伴们失散了,想坐您的车回去,就按进城的马车给您车钱可好?”

    那老人听了半天才明白苏好意的意思,点点头:“上车吧姑娘,不要钱!”

    苏好意坐在车上,忍不住苦笑,这车可实在太慢了,尚且不如自己走着快。

    可自己又没的选择,只好耐着性子。

    “早知这样就带一套男装出来了,”苏好意哀叹:“真是失策啊!”

    直到天已经黑透了,离进城还有一段路。

    苏好意估摸着等宵禁的时候怎么也能进城了,所以就没催。

    反正催也催不动。

    此时路边的庄稼正在收割,一堆一堆的秸秆放在田地上。

    苏好意无聊,只能看着沿路的田地。

    “救命……”一处秸秆堆里有人呼救:“救……命……”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