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好意是被热醒的,觉得全身像火在烧。

    她痛苦地皱起眉头,本能地想要翻身,却发现手脚都被捆住了,根本动不了。

    最要命的是她头晕得厉害,睁开眼只觉得天旋地转,根本辨不出东西南北。

    她想叫人,张开口却发现嗓子哑的厉害,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迷迷糊糊地想起自己是给朱元外家送过中秋礼后,走到街拐角就昏过去了。

    “这是又遭人暗算了吧!”苏好意虽然不算清醒可大致也能猜得出来是怎么回事:“不过可够大胆的,天刚黑就敢动手。”

    她现在唯一还算灵敏的地方就是鼻子,一股甜腻腻的香气始终笼罩在周围。

    待苏好意分辨出这是什么香味的时候,心里更是叫苦不迭。

    不知是哪个缺德的居然给自己下了春嗯药,而且分量还不轻。

    这东西她没用过,但却见过不少。

    所谓没吃过猪肉却见过猪跑,她在烟花柳巷里长大,这玩儿意跟秘戏图一样,早就司空见惯了。

    让她主动用这东西是不可能的,这次被暗算却由不得她来。

    苏好意忍着难受,强把眼睛张开,她知道自己现在还没完全丧失神智,得抓紧想办法。

    屋子里没有别人,看陈设倒是十分华丽,应该不是一般人家。

    苏好意虽然经常来公主府,可也不是每间房都待过。又何况深宅大院的屋子,里头的陈设也都大同小异。

    除非格外熟悉,否则哪能就判断出是谁家府邸呢?

    苏好意把可能这样对待自己的人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出现了几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这时候药效也越来越猛烈,心跳得越来越快,呼吸也乱了。

    “不行!不行!苏八郎你得醒着!”苏好意努力地晃着头,手脚不能动,只能用牙齿使劲咬自己的嘴唇,疼痛能让头脑清明些。

    她想把手上和脚上的绳子解开,努力了半天发现还是不行。

    不说周围根本就没有利器,单是她身上软绵绵的一动都动不了就要了命了。

    “有没有人?救命!”苏好意用尽全身力气去喊,无人应答。

    “谁能来救救我呀!老天爷,你可千万别把我往死路上逼。”苏好意只剩下了祷告一条路。

    身体里的热气一波波地向外荡,苏好意难受得想死。

    “实在不行就咬舌自尽吧!可我娘怎么办?”苏好意只觉得自己此时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外加欲哭无泪。

    终于,听到了脚步声,有人来了!

    苏好意更加紧张了,听脚步声就是男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世子,小人这番当真是加了一万个小心,才没让苏八郎溜走。”这声音很谄媚,光听见他的声音,脑子里就能浮现出一张极力巴结的嘴脸:“您也知道苏八郎这小子滑头得很,出门出了名的小泥鳅……”

    “给你小子记一头功,”那个世子开了口:“事情办的不错,不会亏待你的。”

    苏好意一下子就明白是谁了,这分明是木惹儿的哥哥朝古拉!

    看来这莽夫对自己根本就没死心,估计木惹儿也是被他骗了。

    “嘿嘿,”那人笑的低三下四,继续向朝古拉邀功:“小人为了让世子爷玩的痛快,给那小子加了点儿料!一会儿保证乖乖从了您。”

    “你小子,”朝古拉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我可不喜欢死鱼一样的,那多没劲儿。”

    “是顶级的好药,保证他不会睡死过去。”那人诚惶诚恐的解释:“保证会说会动会叫唤,还会求着您呢!”

    “你这王八蛋还真有招儿!”朝古拉的语气明显急切了,显然被那人的话搓得火起:“你先去账房领赏,等我玩儿爽了,再格外赏你。”

    苏好意此时满身都是汗,分不清是冷是热,心里怕的要死,脑子却还得尽快想办法。

    门被推开,随即又被掩上。

    朝古拉一边搓着手,一边笑着走过来:“我的小宝贝儿,这回你没处躲了吧!”

    走到近前揭开纱帐,眼睛都直了。

    只见苏好意被捆缚着放在床上,因为出汗多,整个人像水洗了一样。

    一张脸儿红润压倒桃花,难耐地喘息着,活赛一只被网住的红鲤精。

    朝古拉顿时觉得自己也被下了春嗯药,忍不住用肥厚的舌头舔着嘴唇说:“我的个乖乖!老子今天死到你身上也值了!你可真是个会喘气儿的活宝贝!”

    “世子别莽撞,公主知道了不好。”苏好意此时只能用言语阻止:“何况你亲口向公主保证了的,怎能出尔反尔?这可不是大丈夫行径!”

    “呵呵,”朝古拉一边撕扯自己的腰带一边说:“一会儿我就告诉你什么叫大丈夫!不把你这个小贱人折腾几个死,我就不是真男人!”

    苏好意大惊失色,使劲儿朝外喊道:“公主快救我!”

    “没用的,那丫头跟着我爹到东都去见活佛了。”朝古拉已经将外衣全都脱了下去,密匝匝的胸毛显得他格外粗犷。

    苏好意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从床上摔了下去。

    她现在被药力折磨得几乎失去了痛觉,摔在地上也只是哼了一声。

    “你个小东西,细皮嫩肉的可不禁摔,”朝古拉说着弯腰就要去抱她起来:“乖乖的让爷好好疼疼,刚才叫那一声把我的魂儿都快勾飞了,你这样专吸汉子骨髓的小妖精!”

    他胯下那东西已经挺立起来,就算隔着中衣,也依然显得丑陋无比。

    “世子别逼我!”苏好意瞪起眼睛声嘶力竭地喊着,像被困在笼子里却死也不肯顺从的小兽:“我苏八郎今日有死而已!”

    说完猛地朝床脚磕去。

    那床是红木的,床脚十分坚硬,苏好意更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去撞,她此时抱的是必死之心。

    “砰!”几乎就在苏好意撞向床角的同时,屋门也被踹开了。

    “什么人?!”朝古拉急忙转身喝问。

    苏好意在昏过去之前看到胖大的朝古拉被司马兰台踹飞出去,满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司马兰台打人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