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好意还没睁眼,就听到窗外鸟鸣啁啾,知道风雨已经停了。

    她昨天晚饭时喝了几口酒,再加上夜雨敲窗,所以睡得格外沉。

    司马兰台这里永远都清幽静谧,用来修身养性真是再好不过了。

    实话实说,苏好意真的十分中意这里。所以每次司马兰台开口留她,她多半都会顺势留下来。

    “这床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的,睡着可真舒服。”苏好意睁开眼,依旧赖在床上不肯起来:“被褥也格外舒服,又轻又软。”

    “苏公子醒了吗?”毛婆婆在门外轻声问道。

    苏好意连忙答应。

    她在这里养腿伤连续住了几个月,同毛婆婆已经相当熟悉。

    毛婆婆推门进来,手里捧着一只青玉净瓶,慈祥的眼睛笑得弯弯的:“苏公子早,这是公子早起亲手插的花,叫给您放在窗台上。”

    苏好意看时那净瓶里只有一只折枝栀子,十分素雅清新。

    这栀子花是栾氏派人送来的,苏好意也是从毛婆婆口中知道栾氏最爱栀子花。

    “有劳婆婆了,我这就起。”苏好意估摸着只剩自己没起了。

    “苏公子别急,早饭也刚做好。”毛婆婆花白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身上的衣衫虽然朴素,却永远都那么干净。

    苏好意每次见到她都会想起姥姥,幼时的记忆便会苏醒。那几年和姥姥相依为命的日子,虽然已经过去很久,却始终不曾忘记。

    她骨子里其实是个十分念旧的人,只是习惯了难过的事情不说出口。

    毛婆婆出去后,苏好意迅速起身,整理了床铺,然后开了门到庭院中来。

    雨后的空气无比清新,苏好意深深呼吸了好几口,觉得整个人都轻盈了许多。

    “过来上药。”司马兰台早就起了,他打小就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苏好意乐颠颠地跑过去,她脸上的疤痕已经淡了很多,但还是看得出来。

    墨童一大早就出去了,因为苏好意昨天偶然提了一句想吃素月斋的菱粉糕。

    所以司马兰台便打发他去排队买了。

    刚给苏好意上完药,墨童便急忙忙地跑了回来。手里提着一包新出锅的菱粉糕,嘴里喊着:“出大事了!”

    墨童自幼就服侍司马兰台,所有规矩都是懂的,能让他如此失态,可见是真的出事了。

    果然,墨童跑到跟前,顾不得平复喘息就说道:“公子,咱们不必去告英王郡主了。”

    因为英王郡主怂恿下人殴打苏好意,司马兰台很是恼怒,力主与其对簿公堂。

    这事交给了人去办,这边的状纸也才递上去不久,正在等官府下文书将涉事的一干人等都传到堂上去。

    “小的早起买糕的时候就听路上人说,昨儿夜里白鸦卫将英王府给抄了。”墨童一边擦汗一边说:“我先还不信,特地到英王府门前看了看,果然贴着封条。”

    苏好意和司马兰台听了都很诧异,一来这事情来的太突然,二来英王府毕竟是王府,不是一般官宦人家能比的。

    “你可知道是什么原由?”苏好意问墨童。

    “小人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皇帝亲自下旨查抄的。”墨童喘息的轻了些:“好像是因为英王贪赃舞弊,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好了,你先下去吧。”司马兰台没再过问。

    苏好意还有些好奇,但也不好意思再多问了。

    一时吃过了早饭,苏好意偷眼看了看司马兰台,试探着问道:“公子今日不出门吧?”

    “现在看不出门。”苏好意注意到司马兰台说话的时候嘴唇动得很轻微。

    他的唇线十分清晰,唇瓣润泽柔软,比女孩儿家的还好看,可又不显得女气。

    “嗯,我想到街上走走。”苏好意摆出一副无聊的样子:“太久没活动了,就想趁着凉快溜达溜达。”

    “你脸上的伤还未痊愈。”司马兰台似乎不太想让她出去。

    “我戴着面巾。”苏好意抖了抖手里的素白丝巾,对策她早就想好了。

    司马兰台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的眼睛。

    看着苏好意乌溜溜的眼仁从这边转到另一边,带着小狐狸似的狡猾。

    “只是出去走走还是有别的事情?”司马兰台最苏好意有用不完的耐心。

    “就是出去走走,没有别的事。”苏好意努力让自己显得诚恳,可假的就是假的。

    “我要整理医案,”司马兰台可不放心她一个人到外面乱跑:“你给我磨墨。”

    苏好意虽然不愿意,可又找不出正当的理由拒绝。只好耷拉着小脑袋去磨墨。

    司马兰台装作看不见,直到写完了三个医案才搁下笔。

    “还是不肯说实话?”司马兰台问她。

    “啊?”苏好意被问的一愣,旋即明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兰台公子聪明着呢,自己的那点小心思看来是瞒不过去了。

    “我的确想去街上打听英王府的事。”苏好意的眼神明显在躲闪,她不想再对司马兰台说谎,可又没有勇气与之对视。

    她的心思带着小邪恶,说白了就是幸灾乐祸。

    因为知道自己断腿、玉如璧名声被毁,都和英王郡主脱不开干系。白净莲当然也算罪魁祸首,可她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相比来讲,英王郡主算是逍遥法外了。

    并且她再次让人伤了自己,且还有不依不饶的架势,苏好意对她当然很气愤。

    如今听说英王府被查抄,苏好意心里觉得很解恨。同时又很好奇,墨童的只言片语让她觉得很不过瘾,所以想跑到街上亲自去打听。

    “公子,你就放我出去吧!很快就回来。”苏好意虽然也担心司马兰台因此而看轻自己,但是更不愿意欺瞒他。

    说着轻轻伸出手,扯了扯司马兰台的衣袖。

    她这样亲昵的小举动深得司马兰台的心,况且见她这个样子早就心软了,于是道:“我跟你一同去,听说他们过午就要离京。”

    其实早在墨童回来之前,司马兰台的侍卫就已经将这件事禀报给他了。

    “公子,我这样是不是太小人见识了?”苏好意觉得自己活的不够超脱,换做兰台公子一定不会这样。

    “我也不是君子。”司马兰台丝毫不觉得苏好意哪里做得不对,因此他说的也是肺腑之言。

    不过听在苏好意的耳朵里就变成自谦之词了,心中对司马兰台的敬佩更多了一层。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