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天色渐渐放亮,远远看去河面上漂着一层稀薄的白雾。

    摇桨声稀稀落落,三三两两的船只出现在河面上,使得原本静谧的水上有了生气。

    这些船有打鱼的,有贩货的,还有送人进城的,都是在水上讨生活的,这春愁河实实养育了不少人。

    玉如璧在一人深的草丛里蹲了半晚上,提心吊胆,生怕再被抓回去。她留心着河面过往的船只,仔细地挑选,最终选中了一只小小的乌篷船。

    一个穿着蓝布衣衫的妇女背着个半岁左右的孩子站在船头摇桨,船尾有一个头发花白的瘦弱老人在撑篙。

    玉如璧站起身往河边走了几步,对着那船大叫救人,船上的妇人听见了,忙将船靠过来。

    见玉如璧身上虽然狼狈,但生得细皮嫩肉,身上穿的也是绫罗绸缎,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女眷,不敢怠慢,忙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玉如璧又冷又饿,声音也忍不住发抖:“大嫂,我落水漂到这里,劳烦你把我送回去,一定有重谢。”

    这船妇很热心地说道:“姑娘快上船吧!这船上只有我爹娘和我。你到了船舱里喝口热粥,再擦擦脸,不嫌弃的话就换上我的粗布衣裳,好歹是干的。”

    玉如璧道了谢上了船,船舱里有一个老妇人面相十分慈祥,接着玉如璧给她换了干的衣裳,又给她盛了一碗粥。

    玉如璧到了此时心总算稍稍落定,可又惦记着苏好意,不知道她可上了岸没有。

    玉家人找了一晚上,也不见玉如璧的踪影,正要去报官,船娘却将玉如璧送了回来。

    众人无不喜出望外,又忙问她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玉如璧记着苏好意教给她的话,说自己是失足落水。

    家里的人奇道:“为何白家姑娘说并未与你约定?我们去找的时候,她说你的回信告诉她有事不能赴约。”

    玉如璧听了心里便有些疑心白净莲,但嘴上却说:“多半是传信的人传错了,或是她看帖子的时候误把我上回的帖子当成这一次的了。”

    又说:“春雨和我一同落了水,赶快派人去找找她。”

    当然知道春雨凶多吉少,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得有个交代才是。

    一大早,周家的气氛很是压抑沉闷,周逸辰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连一口水都喝不下。

    白净莲依旧陪在他身边,不断安慰着。

    这时周逸辰的小厮洗砚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大叫道:“三公子,玉家小姐回来了!”

    白净莲正在倒茶,听了这一声,一下将茶盏打翻。

    但她立刻不着痕迹地掩饰过去,说道:“瞧我,听说玉姐姐回来高兴得手都抖了。”

    周逸辰更是跳起来,一把抓住小厮问道:“是真的吗?!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回来的?”

    嘴上虽然这么问,却又来不及等小厮回答自己就跑了出去。

    白净莲当然着了慌,按照计划,玉如璧和苏好意应该是在两三天后被人在水上截获。

    可为什么只经过一夜玉如璧就回来了呢?那个苏八郎又在哪里?可见计划是出了变数。

    于是她连忙坐了车到郡主府去。

    如果事情还有补救的余地,那就一定要想办法补救,倘若不能补救,那么就来个死不承认!

    在路上的时候,白净莲就已经打好了主意。

    这边玉家的人都围着玉如璧嘘寒问暖,其实她心里急的很,因为一直惦记着苏好意。

    可又没有办法说出来,有心想给司马兰台或木惹儿公主捎个信,让他们帮忙寻找苏好意。

    可又没人有合适的传信的人,平日里她都是带着春雨出去,也只有春雨知道苏好意的真实身份。

    这个时候,顶好不要让原本不知情的人参与进来,以免惹出乱子。

    这时有下人通禀周少爷来了,颜氏听了就说:“你不见了,逸辰急的跟什么似的,足足在湖边找了一整晚。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几乎都要疯了。”

    玉如璧听周逸辰如此,心下不禁一暖。

    而周逸辰进来后,碍于有众人在跟前不好过多表露,只是看着玉如璧笑了笑,让随从把带来的点心拿过来。

    苏好意低头哀叹,自己也未免太倒霉了。

    本来在玉如璧上岸之后,船又行了一段路程,苏好意艰难地爬上了岸。

    她的腿被打断了,行动自然缓慢。本来想等着天亮之后找个船回到城里去,可谁想没过多久就有人追了上来,又把她给摁住了。

    这些人和绑自己的人显然是一伙儿的,本来有小飞鼠护身,也未必就会被抓抓住。

    可偏偏那时候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只野猫,小飞鼠被吓得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苏好意只能束手就擒,因为逃跑过一次,这些人对她的防范更严了。

    不过令苏好意欣慰的是,直到天光大亮之后玉如璧也没有被带回来,说明她已经平安了。

    楚腰馆里,软玉实在放心不下,一大早就打发了小三子到城外的观音庙去问。

    自从苏好意昨日出城去观音庙上香之后,众人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小三子骑了马很快就打了个来回,姑娘们都在一楼等消息,他进了门一边擦汗一边说:“观音庙的庙祝说,八郎昨天在那里歇过中觉往回走的,并没有说要去哪里。”

    “难道个大活人竟丢了不成?”阿染急了:“八郎可从来不会连个信都不给就在外头住的。”

    她着急,软玉比她还急,因为软玉知道苏好意是女儿身。

    姹儿姨从小对苏好意看管得极严,最晚戌时也必须回来。

    她是主楚腰馆的老人儿,也是看着苏好意长大的,知道她是个有分寸知廉耻的,且想事情也十分周全,如果不是有意外,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于是忙派了几个人分别到兰台医馆和羞花花公主府去打听,之后想了又想,亲自带了个小丫头去了白鸦卫找权倾世。

    “小耗子啊小耗子,你可一定要平平安安的,”软玉在心里祈祷:“老天保佑!千万别让她有事。”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