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匆匆不待人。

    三月底的天都美得颓靡,惜春的人儿三三两两地赏玩着阑珊春意。

    不知何处有人拨弄着幺弦,唱的恰是“惜春更选残红折”。

    在众多游人中有一对格外引人注目,男的儒雅女的清妩,当真是一对金童玉女。

    周围人纷纷小声议论:“那不是周家三公子和玉家的大小姐吗?可真是登对啊!”

    虽然每一年天都都有许多高门贵地人家结做姻亲,这些亲事常常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周逸辰和玉如璧的亲事却格外引人注目,毕竟一个是太学的高材生,一个是天都第一美人。

    戏台上最受欢迎的便是才子佳人的故事,现世里也一样。

    虽然人人都标榜自己并不以貌取人,但真正做到完全不以貌取人的并没有多少。

    大夏风气开放,男女定亲之后便可以出来同游。只是要有年老稳重的下人陪同,以保证年轻人不做出格的事。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同游,彼此都有些放不开。

    不过羞涩归羞涩,脸上也依旧带着甜蜜的神情。可见双方都是满意的。

    周逸辰今日穿的是一袭浅青儒生袍,青青子衿,风流倜傥。

    玉如璧穿的是藕荷上衫,银白绣花的马面裙,鸦青发髻上戴着两朵小小珠花,不招摇不艳俗,很贴合她温柔娴静的气质。

    两个人慢慢走着,稍稍拉开一点距离,玉如璧落后周逸辰半步。

    她微微低着头,视线里便始终有那浅青的衣袂随风轻飏。

    而周逸辰不时稍稍侧头,恰好能看到玉如璧墨染似的秀发和粉润的面颊。

    所有诗词歌赋里形容美人的语句顿时都鲜活起来,却又抵不过眼前人妩媚。

    周逸辰自认不是登徒子,可去年上元夜的那一眼却让他顿时深陷。

    不过是窥见了玉如璧的侧颜,他就魂不守舍起来。

    也许在别人看来,这宗亲事已然顺遂得不得了。可周逸辰却清楚,自己这一年跟母亲闹了多少场才换来了首肯。

    提亲的前一夜他愣是没敢合眼,生怕不成。

    婶娘杜氏回到府里还故意骗他,说玉家小姐不愿意。

    他听了几乎不曾发疯。

    今天约玉如璧出来赏景,他也是深思熟虑了好几天。

    今日终于如愿以偿,反倒觉得是在做梦,不敢相信是真的。

    书童到前边买凉茶去了,周逸辰便对玉如璧道:“小姐走累了吧?咱们到前头歇歇。”

    玉如璧虽然羞赧,却终是大家闺秀,点头微笑应道:“公子想得周到,我也确实有些累了。”

    前面不远处便有一座凉亭,里头刚好没人。玉如璧刚刚坐下,只听有人说道:“表兄,你今日没上学么?”

    玉如璧看时,是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子,姿色中上,举止文雅,一看就出身不低。

    带着个丫鬟走过来,显然也是出来游玩的。

    周逸辰见了这女子便笑了:“原来是净莲妹妹,怎么自己一个人出来,都没找个伴吗?”

    原来这女子就是周逸辰的姨表妹白净莲,她的母亲和周逸晨的母亲是亲姐妹,她和周逸辰自幼一起长大的。十岁之前几乎天天待在周家,后来渐渐大了,才去的少了些。

    “这位一定是玉家小姐了,果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真让我自惭形秽。”白净莲其实早就看到了玉如璧,她当然知道周玉两家结亲的事,为此她几乎不曾难过死。

    她从小就喜欢逸辰表兄,一直想要嫁给他。她的心事母亲早就知道,也乐见其成。

    一来亲上加亲,二来周家的门第也的确不错,周逸辰又一表人才。

    姨母也不反对,只是觉得彼此年纪还小,等过两年再摊开了说。

    又何况自家儿子需得以学业为主,过早论及婚嫁,只怕会分心。

    表兄周逸辰待她也一直很好,这让白净莲一直觉得表哥也是喜欢自己的。实则周逸辰就是个温和的人,即便是对外人也一向宽厚温和,又何况是对自家亲戚呢?

    不过白净莲可不这么想,她早就认定了表兄是她的,所以一厢情愿觉得是玉如璧横刀夺爱。

    青梅竹马敌不过一见钟情,表哥像中了邪一样,说除了玉如璧谁也不要。

    姨母曾下死力劝过,却终是改变不了表兄的心意。

    白净莲在家中以泪洗面数日,最后决定擦干眼泪会一会那位传说中的京城第一美人。

    所以今天的相遇并不是偶然邂逅,而是她有意为之。

    玉如璧并不清楚她和周逸辰之间的事,见她是周逸辰的表妹,便起身见礼。

    口中谦逊道:“姑娘过誉了,如璧实不敢当。”

    偏偏这白净莲是个有城府,丝毫不在面上表露对玉如璧的嫉妒不满,反倒十分亲热,拉着玉如璧的手说:“说实在话,我仰慕姐姐许久了,只可惜没有机会亲近,如今是老天爷可怜我,让咱们成为一家人。”

    她这个样子让周逸晨原本有些提着的心也彻底放下,觉得她实在是个深明大义的好姑娘。

    “千万别这么说,实在折煞我了。”玉如璧有些惶恐,这位白姑娘姿态也放的太低了些,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姐姐要是不嫌弃,等我有空了就到你府上去拜访可好?”白净莲笑着问,她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一派天真无邪。

    玉如璧笑着答应,她家里虽然也有两个妹妹,但年纪差的太多。根本玩儿不到一块儿去。

    虽然她和苏好意是好友,但碍于苏好意的身份,两个人每次见面都要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

    所谓爱屋及乌,玉如璧心里装着周逸辰,自然也觉得他表妹十分可亲。

    “咦,那不是衣家的那个傻子吗?他也出来赏景啊。”白净莲看到不远处的衣旭正用两只绿豆眼看着玉如璧,忍不住腹诽道:男人果然都是一路货色,就连傻子也不例外。

    “他这一路一直跟着我们,”周逸辰笑道:“不过他并不讨厌,你不要说人家傻,多不礼貌。”

    听周逸辰如此说,玉如璧心里更加看重他。觉得他真是个温和宽厚的人。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