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苏好意和玉如璧在无求庵见了面,又早过去了半个月。

    她们平常很难见一次,又何况玉如璧如今忙着亲事。

    苏好意单是听说她和周家的亲事定了下来,心里也为她高兴。

    不管怎么说,女子嫁人等于二次投胎。尽管玉如璧心中忐忑,但苏好意看得出来,她对这门亲事还是很满意的。

    如果周逸臣真的如传闻中那般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想必一定会善待玉如璧。

    也许就真的如戏文中唱的那般“厮配得美貌仙郎,准折得幼年坎坷形状”。

    苏好意自己不会走寻常女子的嫁人生子之路,但她还是希望玉如璧婚姻美满,按部就班地终其一生。

    毕竟对于正常女子而言,安稳是最好的归宿。

    因为姹儿姨不在家,苏好意也不打算过生日。

    吉星和她是一天生日,在那一天必然出不了府。所以两人提前就互送了礼物,和往年一个套路。

    司马兰台被皇上召进宫去,一连数日都没让出来。

    他本来要给苏好意过生日,却硬生生地错过了。

    只有幽荦一早就砸苏好意的门,用笼子装着一只老鼠。

    苏好意见了大惊,躲到一边,叫道:“赶快拿走!”

    “怕什么,你不就是小耗子吗?”幽荦提起笼子往苏好意跟前送:“同类相见,不该惺惺相惜吗?”

    “叫你拿远些!”苏好意跺脚道:“你再这样我真生气了!”

    自从知道幽荦清楚自己是女子之后,苏好意格外注意与他保持距离。

    她虽然自幼女扮男装惯了,可也知道男女有别。倘若对方不知道还罢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装糊涂了。

    “你别怕,这不是普通的老鼠。”幽荦说着打开笼子,伸手把那老鼠拿了出来:“你别看它小,用处可大着呢!你不是过生日吗,这个算是送给你的礼物。”

    “多谢多谢,好意心领了,这宝贝你自己留着吧。”苏好意敬谢不敏。

    “先别急着拒绝呀,”幽荦这人虽然平时嬉皮笑脸没正经,但其实耐性还不错,细致地为苏好意讲解:“这小家伙是通人性的,已经被训化了。有它在身边,比养一头大狼狗都管用。它又小巧机灵,吃的也少,很适合你随身带着。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快就能察觉,而且它的牙齿有毒,一旦有人企图伤你,它还能保护你。而且它还会飞,不信你看!”

    幽荦说着将那老鼠抛了起来。只见那老鼠四肢张开,前后肢之间有宽宽的类似蹼的东西,能让它飞行一段距离。

    “这是什么老鼠?”苏好意之前还真没见过。

    “孤陋寡闻了吧?”幽荦洋洋得意:“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说实话,我抓它也的确费了好多力气呢。驯养它也耗费了不少精力,这可都是为了你啊!”

    “那我也不要。”苏好意摇头。

    “为什么?”幽荦问:“它不咬你的。”

    “光是不咬我有什么用,万一误伤到别人,还有毒,这不是害我吗?”苏好意频频摇头。

    “我教你怎么配解药不就得了,”幽荦道:“况且它也不会随便咬人。你想想,有它在身边总是能起到防身之用吧!你敢说自己不会遇到危险?”

    听了幽荦的话,苏好意确乎有些心动了。忍不住又看了看那只会飞的小老鼠。

    它的样子虽然很像老鼠,但毛色洁白。细看还挺可爱。

    “收下吧!有它陪着你,我走了也放心。”幽荦忽然就伤感起来。

    “你要走了?”苏好意很意外。

    “是啊!”幽荦长叹一声道:“谁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苏好意这是才注意到他的神色很是疲惫,身上的衣服也皱巴巴的,似乎还沾着不少污迹。

    “你是要回家去吗?”苏好意问,虽然她从来也没问过幽荦的家在哪里。

    “你舍不得我?”幽荦猛地凑过来,几乎要撞上苏好意的脸。

    “没有没有,你快走吧。”苏好意往后退,幽荦这人实在招惹不得。

    “不过我会尽快回来的,”幽荦道:“你不要太想我啊!”

    “不然我也送些礼物给你吧,”苏好意道:“你这人虽然没正经,可的确帮过我不少。而且我看你这样子,多半是不能再见了。”

    “胡说八道!”幽荦笑骂:“我便是死了,魂也要回来的。不过这次恐怕真得一段日子,你别嘴硬了,想我就直说。”

    “恭送幽公子!”苏好意伸手道:“一路顺风!”

    “别闹了,我真得走了,”幽荦难得正色:“叫他们端盆炭火上来,我有用。”

    这时候屋里早就不生碳火了,苏好意叫人从后厨弄了一盆碳上楼。

    幽荦宽衣解带,苏好意气得要骂,却见他把衣服扔进了火盆里。

    “你这是做什么?”苏好意不明所以。

    “变个戏法给你瞧。”幽荦挑眉一笑,弯腰去火盆里把烧过的衣服扯出来抖一抖,那衣服不但没有烧坏,反而变得干净挺括,像新的一般。

    “这……”苏好意呆若木鸡:“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厉害吧?早就说让你拜我为师,你还不肯。”幽荦说着把衣服穿了回去:“我们那的宝贝多得是,你跟我回去,全都给你!”

    苏好意笑了笑没说话,自从她认识幽荦就见他身上总是穿着紫色的衣服。估计是这衣料十分特别,不怕火烧。

    “除了我之外,这里有没有你想要的?”苏好意道:“说实话,我也不喜欢欠人情。”

    “我想要你就给吗?”幽荦坏笑着问。

    “我说了除了我,你要什么都给。”苏好意其实是个十分重承诺的人。

    并且她不喜欢亏欠别人,幽荦帮过她,这种欠人情的滋味很不好受。

    “如果我要你的佛骨舍利呢?”幽荦笑着问:“那么贵重的东西你也肯么?”

    “有什么不肯?”苏好意失笑:“我不信佛的,你若喜欢就给你吧!”

    虽然那东西是她生母遗物,但苏好意还是肯割爱。

    幽荦的人情早些还上便少一份纠葛,倘若生母在天有灵也一定不会反对的。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