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圆死了。

    七窍流血,双目圆睁。

    她也许是怕受刑,也许不想多做解释。

    总之,选择了一死了之。

    白鸦卫的人将围观的众人都驱散了,让她们各自回房间去,并把圆圆的尸体抬离了屋子。

    权倾世蹲在地上,扶住苏好意的双肩问:“你怎么样?”

    苏好意脸色苍白,眼神呆滞。

    圆圆的死状还在眼前,她说不清究竟是害怕还是恶心。

    爱一个人就要拉把他(她)拉入泥潭,并且还理直气壮,这样的态度真的令人胆寒。

    这份爱意就像是不见天日的枯井里开出的一朵恶花,苏好意从不知晓,更未回应。可却要无可逃避地为之负责。

    这样的爱意不知还有没有?还有多少?

    此刻她只觉得万分孤独和疲惫,只想找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待着。

    但放眼望去,眼前却没有一个可以放下心去依靠的人,母亲不在,吉星也回家去了。

    “你起得来吗?”权倾世轻轻摇晃着苏好意。

    她这个样子令人十分担心,可自己又不敢造次。怕苏好意像之前那样对自己避之不及。

    权倾世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杀煞气重,不易让人亲近。

    “我……不舒服,”苏好意终于开口了,目光散乱,嗓子也哑的厉害:“我好难受。”

    幽荦连忙走过来说道:“我就是郎中,让我看看!”

    可苏好意却躲开了他的手,摇着头道:“我不要你治!”

    她如此反应,权倾世就更不许幽荦靠近她了。

    就在苏好意彷徨无依之时,司马兰台走了进来。

    谁也不知道苏好意当时是怎样的心情,她并不是虔诚的教众,却真心觉得司马兰台所在的地方才是净土。

    司马兰台走到她面前,苏好意毫不犹豫地朝他伸出了手。

    权倾世和幽荦见此情形,几乎不曾吐血。只是碍于苏好意现在的情形,他们不能阻拦。

    司马兰台将她扶了起来,苏好意摇摇欲坠:“公子,我好像病了,好难受。”

    司马兰台毫不犹豫地把她抱了起来,走了出去,从后门上车。

    今天若不是有个要紧的病人,他早就过来了。

    苏好意坐在车上依旧魂不守舍,她最近太累了,劳心劳身,伤肝伤神。

    她也只有十几岁,却要担起若干重担。能够做的好,却也并不轻松。本来紧绷的精神被今天的事一刺激便撑不住了。

    “安心,我在。”司马兰台摸了摸苏好意的头轻声说。

    虽然只有四个字,苏好意的神经忽然就松懈下来,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头一歪就睡着了。

    “慢慢绕城走一圈。”司马兰台给苏好意盖上自己的外衫后低声吩咐墨童。

    司马兰台带着苏好意离开后,幽荦站在那里咬了半天的后槽牙。

    软玉走过来推了推他说:“幽公子,别运气了。八郎不在家,还有很多事得料理呢!”

    “关我什么事?!”幽荦冷笑:“怎么不去找司马兰台?”

    “别闹了,人家兰台公子哪管这些俗务!”软玉根本不把他的话当回事:“你看这一堆烂摊子,你不管谁管?!我累了一天,得去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就上楼去了。

    幽荦的神情真是难描难画,像吞了苍蝇一样,可惜根本没人理他。

    想着明天还有宴饮的比试,苏好意如今这个样子,就算想放手也不忍心,只能自认倒霉。

    只是终究意不平,干脆到厨房去,掏出一瓶醋来喝。

    正喝到一半儿,六叔走过来说道:“幽公子你可别都喝了,明天做菜还要用呢!”

    权倾世命人连夜给圆圆验尸,然后亲自带着几十个人去了良宵苑。

    “围起来!”权倾世一阵风似地走进去,头微微向右勾着。

    他手下的人都知道他要整谁的时候就是这副神情,看来良宵苑今天要倒霉了。

    别看花魁大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良宵苑却没有因此停下生意,依旧宾客盈门。

    不过白鸦卫一来,众人可就慌了。

    “无关人速速离开!”权倾世冷脸一放,天王老子都得避一避风头。

    客人们听了他的话,忙不迭都散了。

    “给我搜。”权倾世的薄唇几乎都没张开,这三个字是打牙缝里挤出来的。

    “哟!这是做什么?我们本分做生意,难道还犯了王法不成?”董清平款款走上前,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面对活阎王都能面不改色。

    “少装蒜,”权倾世鹰眼狭长,看人的时候总是直盯着对方的眼睛:“我怀疑你这里窝藏江洋大盗,要立即搜查。”

    他当然不会说出真正的原因,那样的话只会让董清平倒打一耙。何况圆圆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想要收集其他证据,还得另费周章。

    “听见了吗,姑娘们!大人说了,咱们这儿窝藏着江洋大盗呢!快把你们各人屋子的门都打开,箱子柜子也都敞开,方便老爷们搜查!”董清平高声说。

    这里的姑娘们也都笑嘻嘻的,并不畏惧。一个个搔首弄姿,竟然还向权倾世和其他的侍卫们抛媚眼。

    白鸦卫的人正准备上楼,从楼上走下一个人来,中等身量,微微发福,穿着得很华丽,眉头皱着一脸的不悦。

    这个人权倾世认得,是英王府的世子。

    英王和永王虽非亲兄弟,但也算皇族中比较有实权的人物。

    英王世子见了权倾世并不像一般大臣那么畏惧,反倒有几分不屑:“从什么时候起,你们白鸦卫都干起查封妓院这种事来了?是没案子办了还是假公济私?明白告诉你,这里是我让开的。有没有江洋大盗,难道我还不清楚?真要抓人就把我带走吧!”

    “大人,要不今日就算了吧。”权倾世的手下走过来小声说:“属下刚刚看到英王殿下似乎也在这里。”

    权倾世虽心有不甘,可也知道不能一味蛮干,于是冷着脸说道:“既然世子在这里,那我们就不多打扰了。”

    说罢转身就走,英王世子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一个下人生的野种也配挑衅天潢贵胄!狗仗人势的死瘸子!”

    权倾世脚步微顿,似是听到了他的话。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