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的繁华热闹在早上就已经显现出来了,尤其是各大商铺,客人如流水一般。

    太阳还没升得多高,玉如璧已经走了三家绸缎庄。

    她的贴身丫鬟扮成个小书童的样子,胳膊上挂着个包袱,里面放的是从各个绸缎庄选出来的样布。

    这时的天气已经变得十分温和,两个人走了许多的路,都微微出了汗。

    玉如璧抬起袖子擦了擦汗,又觉得双腿酸痛,弯下腰捶了捶腿。

    小丫鬟就说:“姑娘,咱们这两天已经把京城中有名的绸缎庄逛的差不多了。也选了十几样料子,也差不多了吧?”

    “再看看,说不定有更合适的。”玉如璧的脸儿像月光般皎洁,仿佛带着淡淡的光晕,她永远这么温柔可亲,对下人也从没发过脾气。

    “不该奴婢说,夫人这两天似乎察觉到什么了,清早还问咱们院子里的人,说姑娘连着几天到庙里,到底是许了什么愿心?”小丫鬟有些担忧的说:“您听听这话,不就是起疑了吗?”

    玉如璧听了,低头不语。

    丫鬟口中的夫人是她的继母,也就是玉大老爷的填房颜氏。

    颜氏进玉家也已经七八年了,和玉如璧算相安无事。

    一来,玉如璧温柔娴静,从不惹事。二来,玉家的所有长辈都十分疼爱她。

    这颜氏也不是傻子,在众人面前自然也要竭力做个好继母。不过她的性情和玉如璧实在大相径庭,母女俩实在没什么话好说。

    “那我们今天就尽快选完,”玉如璧觉得自己恢复了力气,一边走一边说:“把样布交给他们之后,明天就不必出来了。等他们选定了衣料,咱们再把样衣做好送出来。”

    苏好意是她的好友,如今需要帮忙,玉如璧便要尽力帮她。

    其实咱也她早就已经想过会因此受到申斥,但依旧不改变自己的决定。

    兰台医馆的客房里,吉星住的那间屋子满屋都是纸稿,有团成一团,有的散在各处。

    这几天吉星连续熬夜,快天亮的时候累的睡着了。谁想在梦里忽然有了灵感,连忙爬起来,忙乱中手摁到了砚台里,一手的墨也顾不得擦。

    在梦里的记忆消失之前,尽快记录下来。

    “不错不错,就是我要的这个样子!”吉星望着纸上画出来的衣服手舞足蹈。

    楚腰馆的歌台上,幽荦正指导二十几个妙龄少女翩翩起舞。

    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示范,看到谁做的不对,就要大声纠正。

    “春燕,手抬高一些!阿喜,腿要跨出去!青梅,屁股收紧!”

    一天要跳上几十次,幽荦寸步不离,嗓子都喊哑了。

    而衣家院子里,衣旭依旧拿着个大皮囊让众人呼气。

    下人们见了他就躲,但因为少爷实在锲而不舍,竟没有几个人躲得脱。

    “少爷,你就饶了老奴吧!”一个老仆人无可奈何地哀求道:“我昨天和前天都吹了,现在胸脯还疼呢!”

    可依序根本就不管他说的是什么,只是执拗的举着皮囊。皮囊的一端连着一只软管,用来吹气。

    这时一个厨娘刚好路过,衣少爷便叫她也吹气。

    厨娘道:“大少爷要气到底干什么?我们后厨正发面呢,发完的面要排气,那个气你要不要?”

    听了她的话,衣旭像是想到了什么,把手中的皮囊一扔就冲到厨房去了。

    从里头拿了许多发面用的东西,然后一溜烟似的不见了。

    这几天,苏好意更是跑断了腿,先是到兰台医馆去拿首饰的样稿,然后再去公主府拿宝石,将这两样都送到银楼,让银匠照着图稿的样式打出个样品来。

    又去码头拿海鲜,带回厨房让厨子试做,回头又去银楼拿打好的首饰样品给吉星看。

    确定有需要调整的地方再做调整,衣服的样稿出来之后从样布里面选定了几样,苏好意拿着样布去绸缎仿定料子。又把首饰样品带回银楼让银匠修改。

    还要将样衣的图纸和衣料想办法送到玉如璧那里,玉如璧连夜赶制好样衣叫人送出来。

    让人试穿样衣跳舞,有不合适的地方做些许调整。

    最终首饰和衣裳都定了下来,尽行大量的制作。

    期间还有菜品点心的试吃,以及各样琐事。一番忙碌下来,终于在花魁大会的前两天将一切事宜都定妥了。

    这天,苏好意总算睡了个八分饱,起床穿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腰又细了,这阵子实在太忙了,吃不好也睡不好。

    “老天保佑,让我顺顺利利的过了这一关,在我娘回来之前,我一定把自己喂的胖胖的。”苏好意小声念叨。

    今天要定妆,吉星会来楚腰馆把他这段时间研制的胭脂水粉都派上用场。

    所以今天会有一场格外正式的预演,衣服,妆容,发饰统统配齐,看看还有哪里需要改动或补充的。

    苏好意还没下楼,吉星就已经到了。

    不过司马兰台这次并没有和他一起来。

    “好像是栾夫人病了,”吉星跟苏好意说:“七哥昨晚就没在医馆里住。”

    “不严重吧?”苏好意忙问。

    “有七哥在应该没什么大事。”吉星一边往桌子上放东西一边说。

    “姑娘们把衣服换上吧,换好了衣服就排队来化妆。”苏好意把声音抬高了,尽量让大家都听见。

    她们的衣服以白色为主,用料七层,都是轻薄的料子,最外头覆了一层极薄的蛟绡,显得朦胧柔和,长袖宽摆,便是不起舞也显得飘飘欲仙。

    吉星将众人的头发都盘做飞仙髻,戴上梳篦,插上空心金簪,这样在跳舞的时候,不会因为首饰太重而脱落。眉间贴上宝石花钿,显得高贵又端庄。

    “这么一打扮还真像仙子了!”姑娘们互相看着都觉得十分满意。

    莺哥是扮男子的,做书生打扮。

    “来来来,上台跳一遍!”幽荦拍着手说:“忙了半个月,今天终于能看看成品了。”

    乐声一起,莺哥先上场。她手里拿着卷书,翻上两页似乎困倦了,便倚在一块大石头上睡着了。

    接下来便是他的梦境,一个仙女率先发现了他,随后招来了同伴。

    众仙女引逗这书生和她们玩耍,书生先是惊疑,随后欣喜。

    台上衣袂翻飞,或跳跃,或飞旋,中间有很多难度极高的定式,但姑娘们跳的非常好。

    幽荦笑着问台下众人:“如果这支舞不能夺魁,我就把另一只眼睛也蒙起来。”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