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惹儿半倚在苏好意身上,懒懒地说:“依我说别忙着定下来,最好看看良宵苑会打什么牌。歌舞我虽然是外行,可评判们都是男人吧?若是没点子新鲜意思那就是白玩儿。”

    “公主说的有道理,”苏好意很赞同:“每年的歌舞都要翻新,以求得引人耳目。我去良宵苑看过,虽然未能看全,但他那里的确与众不同,尤其是衣裳和布景,可惜的是那天出来的早,没能看到歌舞。”

    “那就找个人再去看看,总得摸摸底。”木惹儿道。

    “他们已经认得我和吉星了,没法再去。”苏好意无奈道。

    “我去吧!”幽荦一力应承:“见识见识那个姓董的到底有多大本事。”

    “我和你一起去吧小达达!”木惹儿身体前倾道:“我可以女扮男装!”

    “公主若是去了,我可就顾不得看别人了,”幽荦笑嘻嘻地说:“何况我独来独往惯了。”

    苏好意看了看时候也不早了,就说:“耽误各位许久,今天就到这里吧!那明日咱们再碰头,定下来跳什么舞穿什么衣裳。”

    吉星本就是坐不住的性子,又惦记着要去做胭脂香粉,所以第一个爬起来跑了。

    玉如璧也起身告辞,衣旭在后面跟着。他从第一次见了玉如璧后就一直跟着她,时常在玉家门前转悠。

    但他并不讨厌,所以玉如璧也没有驱逐过他。

    木惹儿见司马兰台太高不可攀,于是便抓着幽荦不放,硬拉着他说:“上次的救命之恩还没谢你,你随我回府去,让我设宴款待你。否则我就不帮苏八郎,回头去帮那个董清平。”

    苏好意也对幽荦说:“你若真通音律解歌舞,不妨去公主府上看看,她家有许多江南来的丫头,各个能歌善舞。”

    幽荦本不要去的,听了苏好意的话,很有深意地看她一眼,仿佛在说:我这可都是为了你。

    众人都走了,苏好意也打算回楚腰馆去。

    正准备向司马兰台道别,却见墨童进来说道:“公子,马车备好了。”

    “随我出城。”司马兰台对苏好意说了一句迈步就走。

    苏好意不知何事,乖乖在后头跟着。

    马车走的不紧不慢,司马兰台侧过头,苏好意恰好也转过脸来,二人目光相触,苏好意报以浅笑,像微风拂过春水。

    “在车上睡一会儿,”司马兰台早就看到了她眼下的青痕:“到了叫醒你。”

    “我不困,”苏好意摇头:“一会儿回家去再睡就好。”

    “听话。”司马兰台的语气不是命令,却也不容拒绝。

    苏好意半倚在靠垫上,认真闭上眼睛酝酿睡意。兰台公子是名医,大夫的话自然是要听的。

    可好半天她也没能入睡,脑子里似乎有根弦总是绷着。

    “把手给我。”司马兰台嘴上说着的同时就把苏好意的手牵了过来,用拇指从手腕横纹二寸处向上推拿至手心。

    苏好意很快就松弛下来,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哈欠,抬了抬眼皮,朦胧的视线里是司马兰台清俊的侧颜。

    刚刚还说不困的人,现在睡得安稳香甜。

    苏好意被叫醒的时候一个梦刚做了一半,清醒了片刻才开口:“该下车了吧?”

    “不急,缓一缓再说。”司马兰台没让她立刻起身。

    片刻后,苏好意下了车,有些奇怪:“这不是奇园吗?”

    “进去看看。”司马兰台没有多说,直接就去了奇园的地窖。

    苏好意是第一次来,也是第一次见到规模如此之大的地窖。

    里头修建得很宽敞,没有一般地窖的土味霉味,反倒有股甜香。

    “这里头有几十种果酒,还有一些去年冬天储备下的果子,菰耘居士储存得法,这些果子的味道和刚摘下时差别不大。”司马兰台对苏好意说:“你看看在花魁大会上能否用的上。”

    苏好意到了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司马兰台带她到这里,是要帮她在花魁大会的第二场比试中获胜。

    奇园的东西不是寻常可比,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京中的显贵人家也不是想吃就一定能吃得到的。

    如果楚腰馆在花魁大会的饮馔比试中用了奇园的东西,那就等于有了绝对的优势。

    “公子真是帮了我大忙了!”苏好意顿时欣喜万分,情不自禁地拉住了司马兰台的手,摇晃着说道:“我这几天就在发愁,到时候准备哪些吃的才能打动评判们,有了这些东西我就能高枕无忧了。”

    见她笑得明媚欢畅,司马兰台也不禁莞尔,拉着她的手道:“我只能在这上头帮你一些,其他的就不能够了。”

    “这就足够足够了,”苏好意忙不迭地说:“公子这话是要叫八郎去死么?您还要怎么帮啊!我真是感激不尽,我……我一直都得您的庇护……”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

    兰台公子对自己的恩情真是数都数不完,随便哪一件都够她苏八郎结草衔环了。

    可人家却自谦到让人汗颜的地步,这是什么神仙人物啊!

    苏好意使劲眨巴几下眼睛才将眼泪咽回去,要是真哭出来也太丢人了。

    “你似乎特别爱吃石榴。”司马兰台拉着苏好意走进一间不太大的隔间,里头是满满的木架,摆放着数十个藤编篓子,上头用草纸严严实实地封着。

    司马兰台伸手打开一个,里头是一个又一个纸裹的圆球。拿出一个递给苏好意:“这个你先吃着,顺便看看这里都有什么,回去好列单子。”

    苏好意接在手里沉甸甸的,一猜就是石榴。

    “菰耘居士在不在?”苏好意问道:“总要跟他商议一下才好。”

    这里头的东西说一句有市无价也不为过,尤其是如今这时候。

    得看看居士愿意割爱哪几样,她才好回去定夺。

    “你想用什么、用多少都可以,不必跟居士说,”司马兰台道:“不需要考虑其他,只要比试赢了就好。”

    “这……这合适么?”苏好意还有些不敢信:“这些东西……”

    “放心,我跟居士说过了。”司马兰台示意苏好意不必纠结。

    “那也该商定好价钱,到时候我们来拿东西的时候把钱付了。”苏好意忙说。

    “不要钱,”司马兰台又拿了个石榴给苏好意:“他求之不得。”

    “嗳?”苏好意顿时错愕:“为什么求之不得?”

    司马兰台却不告诉她,只说:“再多问就不让拿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