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兰台带着面具,没人能看到他的神情,但看他的动作却是一丝不乱。

    只见他右手半握拳,对准孩子的背心敲了下去。

    “这是在干什么?”围观的人不解:“这孩子已经断气了,打他有什么用!”

    “是啊,是啊!他娘也拍了半天的,没见缓过气来。”

    那孩子的娘瘫坐在地上,哀哀哭叫,她已经完全绝望了。

    司马兰台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孩子的背心,根本不理会周围的嘈杂。

    只听啪嗒一声,大半块糯米糕被孩子吐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咳嗽干呕声。

    原来那孩子被米糕噎住了,一口气上不来窒息昏迷,司马兰台将米糕拍出来,那孩子也就苏醒了。

    手脚乱蹬,大哭大叫。

    那女人疯了一样把孩子抱进怀里,一面亲吻着孩子的脸,一面胡乱地向司马兰台道谢。

    而众人正要准备夸赞这位神秘公子救人得法时,司马兰台脸上的面具不小心滑落,露出了真容。

    人群忽然鸦雀无声,忽然有一个女子激动地大叫:“是兰台公子!真的是他!”

    这一声喊仿佛点燃了火药桶,四周的人呼啦一声都朝这边涌了过来。

    女孩子们脸儿通红,像一群兴奋的小麻雀,叽叽喳喳地冲了过来。

    苏好意顿时就吓傻了,这可是上元夜,姑娘们要扑过来谁也拦不住。去年她和吉星差点儿被活吃了,不知被谁亲了好几口,衣裳都快扯散了。

    以她们对司马兰台的狂热程度,后果只会更加不堪设想。一时间,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忽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苏好意猛地回神,是司马兰台。

    “跑!”司马兰台说了一个跑字就拉着她开始飞奔。

    苏好意来不及细想,腿比脑子快地跟着司马兰台跑了起来。

    吉星见这情形,一咬牙把将面具摘了,伸出双臂拦住人潮。

    “是高照!”有人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

    于是有人继续去追赶司马兰台,而剩下的则把吉星围在中间。

    苏好意回头去看,却已经看不到吉星的影子了。

    她身不由己地跟着司马兰台狂奔,周围的灯火烟花都变成了一片虚幻的光影,飞一样地掠过去,像一场荒诞离奇的梦。

    身后人声鼎沸,苏好意奇怪那些养尊处优的小姐们哪里来的力气狂追不舍?

    她们跑脱了绣鞋,跌落了珠钗,却依然心心念念着兰台公子。

    苏好意转过脸去,看到司马兰台随风飞扬起的墨色长发和翻飞的洁白衣裾,顿时开悟。

    在青春年少的正当时,在这金吾不禁的上元夜,能跟在心仪的人身后狂追不舍,也算是没辜负一场落花心事。

    天都少女千千万,兰台公子却只有一人。谁都知道希望渺茫,所以才格外珍惜这一场追赶,哪怕多年后,早已绿叶成荫子满枝,也依然在心里装着一场旧梦,去抵消无情岁月,温慰余生寂寥。

    如果一个人的心里住着一轮月亮,哪怕那月亮再高再远,也依旧皎洁圆满地映照着她的心田,别人或许看不出来,自己却知道终究是不一样的。

    一年才有一次这样放纵的机会,而且不是每年的上元节都能遇到司马兰台。

    那只美人灯被司马兰台握在手上,苏好意的另一只手拿着送给司马兰台的棉纱兔子。

    人多路窄,一个不小心那兔子的脚就勾在了灯架子上,松了套,一条线被扯开,随着奔跑纱线一寸寸地拉开,先是兔子的两条腿消失了,然后是身子和前腿。

    这滑稽的情形让苏好意忍不住笑了出来,她一笑就泄了力气,脚步慢了下来。

    但司马兰台的速度丝毫也没降下来,依旧拉着她跑。苏好意不得不感叹兰台公子真是好体力。

    终于看到了画船,两个人加快脚步上了船。

    “开船!”司马兰台吩咐艄公。

    船离开岸边,把那群姑娘们抛在了岸上。

    苏好意坐在船头,一把扯掉面具,看着手中仅剩的兔子耳朵,又是喘又是笑。

    司马兰台手撑在船舷上,额头已经沁了汗。只是他的神色永远那么克制矜持,哪怕在狂奔后也依旧如此。

    苏好意却管不了那么多,她平日里自诩走得快,可今天却觉得有些吃不消。

    “苏八郎,你别喘了!”船帘呼地被掀了起来,木惹儿一阵风似地走了出来:“你那是在喘气吗?分明是在勾引人!”

    “哎?!”苏好意吓了一跳,差点没站起来:“公主,你怎么在这里?”

    “我么,不请自来咯!”木惹儿说着就坐到了司马兰台旁边:“今天这么热闹的日子,岂有不出来逛的道理?我看墨童一个人守在船船上怪可怜的,就叫我的侍女拉着他去逛了,我留在这儿看船。”

    木惹儿见司马兰台望向船舱,猜他是在找墨童:“公子不要忧心,墨童丢不了的。我在船舱里温了酒,准备了精美的席面,且喝一杯暖暖身。”

    苏好意知道木惹儿对司马兰台一直未死心,看她此时的眼神分明是明晃晃的见色起意。

    “下个渡口靠岸,”司马兰台吩咐艄公:“把公主请下船去。”

    木惹儿媚眼微眯,司马兰台还是这么不解风情,不过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尤其那冷清的样子,越发激起自己想要撩拨的欲望。

    这样一个冰美人,倘若动了情那该是怎样的奇景?有生之年见识一次也足够了。

    所以木惹儿无论如何也不想下船去,就像没听见司马兰台的话一样,向苏好意道:“八郎,快扶公子进来,外头风冷。”

    说着自己先进去了。

    苏好意忍着笑向司马兰台道:“公子进去吧,夜深了,外头确实冷。”

    司马兰台终究没进去,对艄公道:“找个地方靠岸。”

    之后拿起面具戴上,拉着苏好意弃舟登岸,把木惹儿公主扔在了船上。

    “司马兰台你有种!”木惹儿发现自己被扔下的时候变得气急败坏,在船头直跳脚:“别叫我逮着你!”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