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好意和吉星听了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

    大夏国风起开化,与以往的朝代相比,女子的地位相对还是比较高的。

    尤其是这些贵族小姐们,在家中全是掌上明珠,真要闹个绝食什么的,长辈们大约只能妥协了。

    苏好意早就见识过京城中的女子对司马兰台是何等的疯狂,就连木惹儿公主对他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

    上次自己从司马兰台那里拿洗浴的药给公主送去,公主差点儿没把那药当成宝贝供起来。

    还说等自己身上的疤痕消下去后一定亲自去道谢,苏好意丝毫也不怀疑她能当着司马兰台的面说出以身报恩的话来。

    “七哥未免也太招风了些,”吉星小声对苏好意说:“别的不知道,他的那几位表妹就已然闹得天翻地覆了。我嫂嫂每次从娘家回来都要说一些和七哥有关的事,他舅舅家和姨母家的姑娘们真是把三十六计都用上了。”

    “可我怎么从未听兰台公子与哪家小姐闹出什么传闻来?”苏好意颇感好奇:“那些小姐们如此疯狂,却也没听她们把兰台公子怎样。”

    “别看七哥涵养极佳,那些姑娘们背地里要死要活,真到面对面的时候却又一个个不敢和他说话了。”吉星笑道:“你不觉得七哥那人周身都散着冷气?满脸都写着生人勿近吗?”

    “这个我还真没觉得。”苏好意摇摇头,他和司马兰台在一起的时候,对方总是那么温和有礼,就像初春的阳光一样。

    “那是你见的还少。”吉星不知苏好意和司马兰台私底下常见面:“反正我是怕他的。虽然是平辈,可和他在一处,总忍不住绷着一根弦。”

    “兰台公子可有训斥过你吗?”苏好意不解:“又或者向长辈告过你的状?”

    “这些都没有,七哥那么寡言的人才不会搬弄是非呢。”吉星道:“大约是他太过于老成的缘故,又或者有些人天生就带着疏离之感,一般人暖不化他。”

    苏好意没再说话,因为她想起来,第一次见司马兰台的时候,木惹儿公主从茶社二楼扔了戒指下去。当时司马兰台看过来的眼神的确是冷冰冰的,尤其是他眉心的那一道竖痕,确实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

    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对他已经全然没有了这种印象呢?

    苏好意也不是很能记得清了,但转念一想,兰台公子对自己随和大约是因为把自己当成男子的缘故。

    苏好意在这方面还是很能理解司马兰台的,因为她身边也常有莺莺燕燕围绕不去,很是苦恼。

    因为知道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所以都是尽可能绝情地斩断对方的妄想。被不喜欢的人喜欢,真是一种非常不好的滋味。

    “不过话说回来,七哥若不如此,早叫那些见色起意的女人们给活吃了,别看七哥平时总爱穿一身白,他可不是绵羊。”吉星冷哼一声道:“生的太好也是苦恼,我真怕再过两年我也变成这个样子。到时候我也像七哥那样,人还没靠近就一个眼神把她打发了。”

    苏好意并不觉得吉星这样说很夸张,单就长相来说,吉星的确有资本。就算自己和他自幼相识,每次一见他还是忍不住要诚心赞叹。不过他的性情么,可就不敢恭维了。

    不知到时候那些为他色相所迷惑的女子,若是知道这家伙急起来连狗都咬,还会不会死心塌地地迷恋他。

    不过吉星和司马兰台一样,都是出生高贵的世家子弟,婚事上头都不必发愁。

    苏好意和吉星喝完羊汤后,便分了手。吉星回高府去,苏好意直接回了楚腰馆。

    本以为在羊汤馆听到的事,不过是一时趣闻罢了,谁想随后的几天竟然越演越烈。

    这天苏好意吃完早饭下楼,见许多人围在一处议论纷纷,因为无事可做,便走上前去听了听。

    春梅笑道:“前几日穿白衣被打的人里就有黄家的二少爷,再加上他也被退了亲,一肚子无名火,那天在酒楼里喝多了,就骂了几句兰台公子。谁想没过两天,走夜路的时候就被人套了麻袋,打断了一条腿。”

    “这也太吓人了!”莺哥儿咬着手指道:“万一一个失手把人打死了怎么办?”

    “黄家已经报了官,可到现在也没查出是谁下的手。”紫菱一拍手道:“满京城爱慕兰台公子的女子多了去了,一个个查过去得查到明年这时候。”

    “说来也好笑,那些姑娘们对兰台公子爱而不得,反倒成立了同盟,”阿熏今日梳的是梅花髻,头顶别着一枚珍珠梳篦,把她的小团脸衬得更甜美:“说是要什么终身捍卫兰台公子,其实人家哪里要她们捍卫?”

    “这也有些太过了吧?难道只准兰台公子一人穿白衣服?”双娥瞪大了眼睛道:“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么说以后男子上街都不能穿白衣了?”软玉手里抓着一把瓜子,边嗑边说:“那万一赶上谁家办丧事,她们也不让人家穿?”

    “瞧您这话说的,丧服自然没人拦着,”阿染笑道:“官府已然贴出告示了,明令禁止不许再这么胡闹了。你还不知道吧?街上的人管这叫白衣劫。”

    “说起来官府也不能真的把她们怎么样,一来这些人都是些未出阁的女孩子,二来身份都不低。也不过是吓唬吓唬让她们消停些罢了,还以为真能把谁抓起来不成?”这时姹儿姨也走了过来。

    苏好意忍不住要笑,她还头一次听说有这样的事情。

    “小耗子你别美,我看你和兰台公子走得蛮近,小心被人盯上。”软玉半吓唬半认真的说道:“没事儿少出去吧,街上现在乱得很。”

    软玉的话倒是给苏好意提了个醒,她想起司马兰台和自己约定上元节的时候一同游玩。如今听这说法似乎还有些冒险,万一哪个司马兰台的爱慕者看自己不顺眼。一呼百应之下,没准儿也会落个腿断胳膊折。

    想到这里,苏好意便觉得有些发冷,决定躺到被窝里好好想想对策。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