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马二少爷,没想你还喜欢干屠夫的勾当,这癖好可不怎么样。”面对如此凶险的场景,幽荦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气,笑吟吟地说。

    “你们两个竟然能找到这儿来!”马驳脸上的神情狠厉无比,一看就动了杀心:“是来给这个风流公主陪葬的吧!也好,就送你们一道去了!”

    木惹儿见有人来救自己顿时激动起来,苦于不能开口说话。

    苏好意于是说道:“那个,马二公子,先把公主放下来,有话好说。”

    马驳哪里会买她的账?口气狂妄地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话。”

    幽荦冷笑一声,吹响了笛子。那只猴子猛地窜了上去,对着马博的脸就是一爪。

    马驳很快地躲开了,他的衣服被猴子抓破了。但是冬天穿的厚,所以并没有伤到皮肉。

    苏好意没想到这马驳的身手竟然这么灵活,尽管那只猴子十分敏捷,却一时也不能伤他。

    幽荦捡起马驳之前扔在地上的鞭子,苏好意则抄了一支木棒在手里,慢慢围了上去。

    马驳见此情形不想恋战,从怀中掏出一颗丸子,猛地向地上一摔,顿时烟雾四起。

    不但什么也看不见,还十分的呛人。苏好意和幽荦只能用衣裳遮了脸,过了一会儿,烟雾才散开,但马驳已经不见了,显然是跑了。

    幽荦跺脚道:“功亏一篑,竟然让他跑了!”

    苏好意此时最惦记的还是公主,说道:“先把公主放下来,至于马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幽荦上去将木惹儿公主解下来,苏好意准备把自己的披风脱下来给木惹儿穿。

    幽荦制止她说道:“用我的吧!”将自己的披风给木惹儿裹在身上,知道她不能走,于是干脆将她抱了起来。

    木惹儿公主经历了这一番折磨,竟然还不忘调情,深情地望着幽荦道:“你真是个会疼人的,不如跟了我吧!”

    幽荦嘻嘻笑道:“公主错爱了,我喜欢男的。”

    他们离了这里,直接回了公主府。

    公主府的人得知公主回来了,都急忙迎了出来,唯独不见了阿媚。

    木惹儿冷笑道:“她的确没脸来见我!”

    正在这时,一个小丫鬟吓得面无人色地喊叫道:“不好了!不好了!阿媚姐姐上吊了!快来人啊!”

    公主府的侍卫急忙进去将阿媚救了下来,所幸救的及时,人并没有死成。

    木惹儿冷冷地看着她说道:“将她给我看起来,不许再寻死!”

    这时管家已经请了大夫来给公主治伤诊脉,苏好意和幽荦就准备离开。

    木惹儿公主特意叮嘱道:“八郎和幽公子都别走。”

    又吩咐下人:“好生款待他们两位,这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说着还不忘朝幽荦飞了个眼。

    “折腾了一宿,困死了,不如咱们两个睡觉吧?”幽荦看着苏好意坏笑着问。

    “你困,你就找地方睡去,我在这儿陪公主。”苏好意不理他。

    “小耗子,你吃醋了是不是?”幽荦问。

    “吃醋?吃谁的醋?”苏好意一头雾水。

    “别装了,我都知道。你是看公主三番两次的打我主意,所以吃醋了。”幽荦胸有成竹地说:“你放一万个心,我心里只有你。”

    “别别别,你还是放过我吧。”苏好意敬谢不敏道:“说真心话,我觉得你和公主挺般配。”

    幽荦还要说什么,这时有丫鬟端上来热乎的点心和茶水。苏好意就一心一意地吃茶吃点心,根本不理他了。

    随后二管家过来十分殷勤地说道:“叫二位公子受累了,实在是感激不尽。公主已经服了药睡下。二位也到客房里去休息几个时辰吧!公主已经说了,这两天都要留二位在府中,有要紧的事随后和二位商议。”

    之后就叫两个丫鬟,带着幽荦和苏好意分别到各自的房中歇息。

    这时已经黎明,苏好意倒头就睡,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怕姹儿姨担心,准备托王府的下人去楚腰馆告诉一声,没想到管家想的十分周到,早已经派人去了。

    而这时白鸦卫的人也早已经得到消息,权慕亲自来到了公主府。

    众人都来到了会客厅,木惹儿公主经过一番休息,重新梳洗打扮之后,气色恢复了几分。

    “权大人,这件事我是不能善罢甘休的。您看我是直接朝您说话还是另写了状纸到天都府去告状?”哪怕是活阎王,在木惹儿眼里只是个男人。

    “公主可否告知详情?”权慕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没什么不能说的,”木惹儿伸了个懒腰说:“前些日子,我跟那姓马玩了几次,新鲜劲儿一过就想跟他分开,谁知他竟然不答应。我当然不会买他的账,滇南王再厉害也打不到漠北去。谁知忽然有一天,他居然说自己想开了,我觉得也是好事。谁想他居然设计了阴谋的害我。”

    木惹儿说道此处,幽荦朝苏好意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我在说什么来着。

    因为有权倾世在场,苏好意老老实实地缩在一边,恨不能找个洞藏起来,所以也不理幽荦。

    “阿媚那妮子早跟他滚到了一处,我心里明镜似的,只装作不知道。以前那些公子哥们。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谁想这次那妮子居然动了真心,真不知那姓马的,对她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她死心塌地地卖命。”

    苏好意知道,木惹儿身边的丫鬟没几个是完璧,多和公主的裙下之臣有染。这种情形是避免不掉的,所以公主也看得开。

    “那天我去神女庙,原本毫无防备。半路上阿柔吃坏了肚子去解手,阿媚妮子就趁机把我给迷晕了,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那地窖里了。中间他们用了什么手段,我也不是很清楚。”木惹儿咬牙道:“真是玩儿了一辈子鹰最后让鹰啄了眼。”

    权倾世听了木惹儿的话后叫手下把涉案的人都带进来,车夫、女尼、车夫,还有阿柔阿媚。

    “当日究竟是怎样的情形你们都老实说出来,”权倾世冷眼看着那几个人道:“免得用刑。”

    阿媚依旧是死也不肯开口,看样子她是豁出去了。

    “回大人话,奴婢当时的确是半路上解了个手。离开的时候没发现什么异样,回来的时候公主也还在马车上啊。”阿柔认真回忆着当天的情形说道。:“后来是我和阿媚一同陪着公主进的神女庙的禅房,我们在外间侯着,公主一个人进了里间。”

    “我可没去什么神女庙,在半路上就已经昏迷了!”木惹儿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难不成还有两个我?”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