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十二,一早楚腰馆的厨娘做得了早饭,叫伙房的小丫头挨屋去请姑娘们起床吃饭。

    到了冬天,天都的大多数人家都改做了两顿饭,楚腰馆也不例外。

    早饭在辰初吃,晚饭在未末。各人都在各自的屋里吃,有客人留宿在这里的,早就定好了饭菜,一并送到姑娘的屋里去。

    大夏国的人腊月里多吃素,要到元日才开斋。

    苏好意慢悠悠地起来,有小丫头进来给她收拾好屋子,把炭烬和汤婆子拿出去,回头又端了早饭进来。

    苏好意先不吃,问那小丫头道:“我娘的饭菜可端上来了?”

    小丫头说:“姹儿姨还在礼佛呢,过会儿再送。”

    姹儿姨早起要念经,起码要一个多时辰才能念完,早些年她只给妙哉一个人念,后来又添上了苏好意,近来又添上了司马兰台。

    苏好意听了听,果然还有击磬声,于是说道:“那就先别盛出来了,放在锅里吧。”

    小丫头抿着嘴儿悄悄向苏好意说道:“新来的月儿姑娘让我把这个给你。”

    说着塞给苏好意一只热乎乎的白煮蛋。

    楚腰馆给新来的姑娘们待遇很好,吃素斋的时候总要再加两只白煮蛋。

    倒不是说看不上旧人,而是在这里待过一段日子就有积蓄了,可以自己添钱叫伙房做可口的饭菜。

    苏好意忙说:“这可使不得,你给她拿回去。”

    来楚腰馆的姑娘十个有八个对苏好意有好感,处得久了,知道她的性情才知道慢慢放手,新来的姑娘们往往一头热。

    苏好意吃完了饭便走下楼去,亲自给姹儿姨端早饭,大托盘里放着清粥小菜和两个馒头。还没来得及上楼,楚腰馆的前门就被打开,走进来了几个人。

    打头的二人一个瘦高一个矮胖,都穿着白鸦卫的官服,苏好意一见就忍不住头皮发炸。

    认得带头的这两个,一个叫崔礼,一个叫石贤。都是权倾世手下的人,如果说权倾世是阎王的话,那这两位就是判官了。

    比较之下,苏好意还算撑得住,其他人早都吓坏了,楚腰馆一时鸦雀无声。

    那两个人来到苏好意面前,没有多余的话,只说:“苏八郎,都指挥使大人叫你过去问话。”

    “这……”苏好意一听,不免打怵,试探道:“二位大人,不知究竟是什么事?”

    时贤绷着脸不说话,崔礼也像戴了个铁面具,冷声道:“白鸦卫办事,岂是能乱问的!叫你去就快去。”

    苏好意陪笑道:“那也叫小人把早饭给我娘端上楼去,再随大人到衙门里去。”

    “你若是再耽搁,我就叫人把你拖去。”石贤开口了,他的脾气更坏。

    这时姹儿姨也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因为着慌,手中握着那串菩提子的念珠一下子断了,噼里啪啦落了一地,那声音令人心惊。

    可还没等她赶到楼下,苏好意就已经被白鸦卫的人带走了。

    楚腰馆的众人呼啦一声将姹儿姨围起来:“这可怎么办?”

    姹儿姨稳了又稳,说道:“都回各自屋里去,不是说了只是叫去问几句话吗?大惊小怪什么。还有客人在呢,别乱了。”

    把众人都赶回了屋子,姹儿姨才握着软玉的手说道:“扶我上楼去换身衣裳,叫来宝备车,你同我出去一趟。”

    姹儿姨的马车停在了兰台医馆的后门,下车的时候有点儿急,她的脚绊了一下。

    软玉一直扶着她,低声说了句“小心”。

    “没事,快去叫门吧!”姹儿姨拍了拍软玉的手背说。

    毛婆婆开的门,她是认得姹儿姨的。

    “婆婆,公子在不在?”姹儿姨见了礼后问:“今日实在是冒昧,可我有要紧的事找公子。”

    “您请进来吧,公子在前头呢。”毛婆婆连忙请她们进来:“不知这会儿得不得闲儿,我叫墨童过去看看。”

    姹儿姨再三道谢,并且说什么也不肯到屋里去,只在廊下等着。

    墨童去了不一会儿,司马兰台就从前面过来了。

    姹儿姨忙迎上前去,哀恳道:“公子,我家八郎又被白鸦卫叫去了,我实在不知道究竟又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找谁,还能投奔您了。”

    “您先在这里等,我去看看。”司马兰台没多问,也没有丝毫的犹疑。

    墨童去牵马,毛婆婆也已经将外面的大毛衣上拿了出来给自家公子穿上。

    再说苏好意,她被白鸦卫的人一直带去了衙门。

    白鸦卫的衙门和他们的官服一样,以黑色为主,只在大门和檐柱上绘有白色乌鸦的装饰。

    苏好意几乎是被提溜进去的,那感觉跟生魂进了阎王殿没有什么差别。

    权倾世坐在镜面乌木的大案前,一身黑衣惨白着脸,他似乎很久没休息了,黑眼圈极重。

    苏好意见了他就手脚冰凉,呼吸发滞,却不得不老老实实上前请安。

    权倾世看她一眼,侧脸吩咐下人:“看茶。”

    青瓷茶盏端了上来,苏好意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官窑的东西。

    她几次都想开口问权倾世叫自己来究竟是要问什么话,可又怕措辞不对,惹怒了活阎王。

    权倾世看她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就问:“怎么不喝茶?”

    苏好意吓得连忙将茶盏端了起来,热茶的暖意隔着茶托透到苏好意的手上来,这是她从出门到此时唯一感觉到的温热。

    权倾世又看了她一眼,苏好意一惊,险些将茶盏掉在地上。

    努力地咧了咧嘴,算是笑了笑,硬着头皮喝了一口茶。

    刚把茶盏放回去,苏好意就忍不住抽噎着打起嗝儿来。

    跟上次在权倾世面前吃栗子一模一样。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真的不是存心的。”苏好意连连赔罪,扯出手帕来捂着自己的嘴。

    可无论她怎么忍,都控制不住。

    “木惹儿公主失踪了。”权倾世看着桌案上对着的卷宗道:“叫你过来为的就是这件事。”

    “什么?!公主……不见了?”苏好意顿时吃了一惊,一下就不打嗝儿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