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好意洗了澡出来,气色明显好多了。

    毛婆婆见她出来,忙拿了个大布巾上前给她擦头发,说道:“如今天气凉了,头发这么湿着可不成。公子特意嘱咐了,让你在熏笼前坐着烘一烘头发,等头发干了再躺下休息。”

    苏好意连说:“我自己来就好。”

    从毛婆婆手上接过布巾自己擦拭头发。

    已经九月中,天气的确凉了。

    熏笼里燃着无烟的银炭,又放了安息香,暖香四溢,苏好意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毛婆婆退出去了,屋里只剩苏好意一人。

    日影偏西,西窗上筛满了婆娑竹影,青瓷盏中茶汤氤氲着薄雾,平头案上打开着一部旧医书,白玉镇纸压在其上,莹润的玉色和发黄的纸页放在一处,古拙又清新。

    苏好意去过很多地方,可生平第一次独处如此岑寂静室,她自幼习惯了热闹繁杂,一乍如此竟没有不习惯,单是觉着新奇有趣。

    靠着熏笼,想起半句诗来——似乎是“斜倚熏笼坐到明”。

    苏好意并不爱读书,只是平素耳濡目染,听着来楚腰馆的文人雅客们吟诗作赋,记下来许多。

    她记心好,人又灵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读过许多书呢。实则她一读书就犯困,认得不少常用的字,何曾认真读过一天书。

    姹儿姨也没让她读书,只因妙哉在信里特意说了,苏好意的生母酷爱读书,立意要嫁个读书人,却不知读书人最是负心,因此还是不读书的好。

    何况姹儿姨觉得,苏好意自幼在欢场中长大,读了书,知道了所谓的“礼义廉耻”,只会让她矛盾痛苦。

    反倒不如不读书来得快乐,人生不过百年,何必一味自苦?

    不知不觉头发干了,苏好意爬到床上准备睡一觉。可躺下之后困意竟然消散得一丝也不剩。

    她心里还在担忧,兰台公子将自己保释出来,只不过是暂时安全了。自己的嫌疑仍未洗脱,也许不知道哪一天白鸦卫的人又会再来把自己抓回去。

    又何况还担心着姹儿姨和楚腰馆的那些人,不知道现在家里头到底怎么样了。

    苏好意长叹一声,忧思翻涌。

    “没有睡?”司马兰台走了进来,他脚步太轻,以至于苏好意都没听到。

    连忙坐起来,笑道:“公子忙完了?我还不困。”

    司马兰台走到跟前,伸手试了试苏好意的额头,确定她体温正常。

    然后说道:“你不必担心,楚腰馆只是暂时被封,过几天自然就无事了。”

    司马兰台知道就连自己的医馆周围也有白鸦卫的人,不过都是便装。

    见苏好意睡不着,尽力掩饰着心中的忧虑,司马兰台于是叫墨童去熬了碗安神汤来。

    “你太久没睡,神思只会更加不安,久了身体会吃不消。”司马兰台看着苏好意眼下的青痕说:“事大如天睡亦休,养好精神要紧。”

    苏好意不知为什么,只要司马兰台在身边,她就会觉得莫名心安。

    不单是他为人本就可靠,就连他身上带的药香都让苏好意觉得放松。

    将一碗安神汤喝下,苏好意才问:“公子是怎么知道我被白鸦卫抓去的?”

    司马兰台把她从白鸦卫的大牢里救出来,一路苏好意只顾着哭。到了医馆还没安定下来,司马兰台就到前面去给人看病了。

    直到这时候,苏好意才找到和司马兰台好好说话的机会。

    “我听高照说的,”司马兰台道:“他被关在家里出不去,所以求我救你。”

    “他……可还好?”苏好意很担心,以她对吉星的了解,那家伙知道自己被抓,肯定急得要死。他又是那么一个火爆的脾气,不知会闯出什么祸来。

    “高家人看他很紧。”司马兰台只说这么一句,苏好意就懂了。

    “救我出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公子一定欠了很大人情吧?”苏好意一想到司马兰台去求人,心里就特别难受。

    他这样一个人,必然是不喜欢低头求人的。

    “是求了太皇太后,”司马兰台如实相告:“老人家一向慈爱。”

    听他如此说,苏好意的心多少好受了些。

    早就听说太皇太后是位十分慈悲的老人家,司马兰台去求她,必然不会受到刁难。

    “先睡一会儿,天黑之后再吃晚饭。”司马兰台示意苏好意抓紧时间休息。

    安神汤喝下去有一会儿了,苏好意也觉得眼皮有些沉。

    “公子,我能不能看看那本书?”苏好意指了指案上的医书问。

    司马兰台微微挑眉,伸手把书拿过来递给苏好意,他没想到这小东西会对医书感兴趣。

    其实苏好意完全是为了催眠,她不想辜负兰台公子的好意,要尽快睡着。

    果然一页书都还没读完,苏好意就撇了书,跟周公对弈去了。

    司马兰台将书轻轻拿到一边,打开被子给苏好意盖好。

    看着小小的一团蜷缩着睡在大床上,穿着自己的衣服让她显得更稚涩,偶尔的抽搐表明她内心里的恐惧仍在。

    九月的天黑得已经很早,室内渐渐昏冥。

    凉风起了,吹得幔帐飘飘,苏好意怕冷似地在睡梦里缩紧了脖子。

    司马兰台看到她颈项上的青痕,隐约看得见五指印记,眼前闪过权倾世阴冷的脸。

    起身关了窗,重又走到床边,苏好意不知梦到了什么,眉头锁得紧紧的,一脸委屈。

    司马兰台伸手去揉她眉心,苏好意似乎感到了温暖,将脸蹭到他手上,眉头舒展开了一些。

    司马兰台不忍心抽回手,脱了鞋上床,把苏好意揽进怀里。

    睡梦里苏好意又回到幼时,那让她安心的药香气,温暖的怀抱,都让她彻底放松下来。

    夜里雨落莎莎,至此最让苏好意安眠的几样东西都凑齐了,她窝在司马兰台怀里一夜未醒。

    期间翻了个身,背对着司马兰台,但随即又转了回来,初生小兽一样哼哼着摸索进司马兰台怀里,微凉的指尖贴上温热的衣襟还不忘发出满足的喟叹。

    “婆婆,咱俩把饭吃了吧!”墨童小声对毛婆婆说:“我回去禀告一声公子今晚不回去了,省得夫人惦记。”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