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星这倒霉孩子怕被人认出来,弄了两个斗笠给他和苏好意都戴上了,又把斗笠沿压得低低的。他们首先找到了船上的那对老夫妇,问了半天也不过是那样的情形,没有什么多余的线索可寻。

    之后,两个人又沿着河道寻找踪迹。因为尸体既然在河上漂着,一定就是从上游冲下来的。

    苏好意还没吃饭,肚子饿得咕咕叫。吉星早起也没吃饱,于是两个人就找了个二荤铺点了羊汤大饼坐下来吃。

    因为天气凉,羊汤可以很好的暖身。苏好意进京吃的第一顿饭就是羊汤大饼,那个时候是她的舅爷爷妙哉和尚带着她吃的,这么多年她一直都记得,也曾经带着吉星吃过几次。

    羊汤端上来之后,吉星从随身带的荷包里拿出了几只晒干的辣椒,揉碎了扔进去,还问苏好意:“你要不要?”

    苏好意有些意外,笑道:“你随身还带着这个。”

    吉星压低声音说:“这不是准备查案嘛,怕太疲劳,拿这个提神用的。”

    苏好意想了想,还是没要,喝了口羊汤问吉星:“要是我不跟你来,你就真打算一个人查?”

    吉星点头道:“那是当然,我打死也不敢用家里的下人,他们会给我告状,叫大伯知道了,就会把我关起来。”

    苏好意当然知道,高家的这些下人可跟其他府里头的不一样,从来也不会媚主求荣,一个个必须读书识字,凡事都讲礼义廉耻。

    两个人喝完羊汤算还了饭钱,继续沿着河岸寻找。但是春愁河两岸都有人家,并没有太隐蔽的地方。况且也无法断定那人究竟是在河边被杀,还是在别处被杀后在河边被抛尸。况且昨夜雨那么大,就算是有痕迹也被冲刷掉了。

    因为下雨,各家都关窗关门,既没人看见反常的人和事,也没人听见可疑的动静。

    苏好意觉得吉星不过是一时新鲜,等什么也查不到他自然就心慢了,觉得乏味无聊,也就放手了。

    因此特意陪着吉星走了很远,旧事让他疲乏,直到傍晚的时候依旧一无所获。

    吉星看了看天说:“我得出城去了,要是再不走城门可就要关了。”

    他和苏好意约好第二日继续寻找线索,之后便悻悻地离开了。

    苏好意陪着吉星走了一天,之前吃的那羊汤大饼早就消化净了,此时又已经饥肠辘辘起来。

    想着走回去路太远,于是打算先找个地方先吃了晚饭再说。

    夜色渐渐笼上来,甘露街无为巷里,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在极慢极慢地走着。

    车前挂着一盏风灯,摇摇晃晃,把马车的影子一会儿拖长一会儿拉短。

    常在这条巷子走动的人对于这辆马车已经熟视无睹了,知道是荆国公家的小公子又要睡觉了。

    荆国公家小公子乳名叫做冬妞儿,之所以取这么个女孩儿名是因为老来子娇养得紧,怕养不活,所以取了个女孩儿名。

    这孩子还不足一周岁,睡觉的时候必定要坐马车才能哄睡,否则就会大哭不止。

    每次这孩子要睡觉的时候,都得车夫赶着这辆专用的马车,一个奶妈抱着他在里头,再加上一个丫头陪着。总得这么来回走上几遭才能睡着。

    车夫在前面慢悠悠的牵着车,夜色昏昏,行人寥寥。马身上没挂铃铛,为的是不影响小公子睡觉。

    无为巷就在普照寺的后头,寺庙后殿的影子将巷子里的一段路遮得黑黑的。

    马车行经此处轻微颠簸了一下,车夫并没在意,以为是路上的小坑。

    走到巷口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就悄声的问了一句:“刘妈,能回去了吧?”

    每次都要等小公子睡着了才能把马车牵回府去,车里静悄悄的,没有回话。

    车夫又问了一句,还是没有应答。

    “也许是我的声音太小了,今天的风大。”车夫心中暗忖,把声音提高了一些:“翠姑,刘妈,能回府了吗?”

    可是里面还是没有人答应。

    车夫于是小心地揭开车帘朝里望去,因为有马灯照着,能够看得清车里的景象。

    车夫吓了一跳,因为车厢里奶娘和丫鬟都倒在里头一动不动,而小少爷却不见了。

    车夫被吓得魂飞魄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伸出手去试探那丫鬟和奶妈的鼻息,确定两个人还活着,应该只是昏过去了。

    他在车前车后一通好找,连包小公子的包被都没看见,更别提孩子了。

    这时巷子里前后都没有人,车夫又在巷子里仔仔细细找了一遍,也没见到小少爷的踪影,于是赶紧拉着车赶回去报信。

    府里的人一听小公子丢了,那还得了?!

    当即报官的报官,寻人的寻人,整个府灯火通明,吵吵嚷嚷,乱成了一锅粥。

    再说苏好意,虽然去的只是一家小小的饭馆,但能在天都站住脚的厨子手艺都不错。苏好意也是这一天走了太多的路,所以吃得格外香甜,忍不住多吃了一碗。

    因为吃的太饱,苏好意就不能快走。慢慢的往回走着,边欣赏夜色。

    因为刚下过雨,空气湿冷冷的,苏好意抱了抱肩打了个哆嗦。

    “嚯,这真是凉起来了。”苏好意呵了呵手说,多亏自己吃的够饱。否则又冷又饿的可真是够呛。

    苏好意慢悠悠的走着,看到前面有辆马车,认出是颍侯府小侯爷的车,想着两个人之前毕竟不怎么愉快,就想着还是避开的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就拐到了旁边的巷子里。

    她走的是方砖巷,这地方本来就很偏僻,到了夜里尤其显得安静。

    苏好意脚步非常轻,如果不是耳力过人的人,根本听不到她的脚步声。

    走到一半,前方黑影一闪,苏好意愣了一下,这夜还不算深,就已经有了贼吗?

    她看了看,这里是胡家的产业。胡老爷是他们那儿的常客,关系十分不错。苏好意于是就咳嗽了一声说道:“朋友,赶快出来,否则我就叫人了。”

    她的本意不过是将那个贼吓唬出来,让他别偷东西。

    苏好意没来得及防备,猛然间一道黑影扑了上来。紧接着,苏好意眼前腾起一片白雾。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