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苏好意来见吉星,吉星非让她陪着自己一起下墓。

    京中这些富家子弟们在地上玩儿腻了,就打起地下的主意来,时常几个人一伙去挖古墓,纯属为了找乐子。吉星平时也没少干这勾当,只是苏好意没参与过。

    在太阳下站了一会儿,苏好意背上都是汗,问吉星:“你说那地方在哪儿?远不远?”

    “不远不远,从这儿往西走,还不到十里路。那儿有个前代的大坟,已经被挖开过了,咱们今天就过去转转。”吉星随意地说。

    苏好意还是怯怯的,央求道:“要不你干脆给我梳妆吧,咱们改日再下去好不好?”

    吉星一脸的委屈,说道:“才不要呢,说好了陪我下地的。”

    看他这委屈的小模样儿,苏好意顿时就心疼了,连忙说:“好好好,都依你。”

    吉星这才又换上一副笑面,拉着苏好意的手跑到对面的大树下拿了一袋子东西。

    因为天气实在热,太阳尤其毒辣,苏好意采了两只荷叶,两个人顶在头上,权当伞用。等到了那地方,只见荒村怪树一片萧索,远远的还有一个不大的村落。

    吉星带的那口袋东西里有铁器,火把,还有些干粮和水。不过一走了这一路,水也基本上喝光了。

    苏好意只看到老大一个土堆,上面荒草丛生。吉星围着这土堆转了一圈,就找到了入口,喜道:“入口没填死,省的咱们费力气了。别犹豫了,快进来!”

    苏好意硬着头皮奓着胆子跟在吉星身后,入口虽然窄了些,需要猫着腰,但里头的墓道却很宽敞,两个人并行完全没有问题。

    吉星将火把点燃了,照了照四周的墙壁说道:“这墓主一定是前朝的贵人,瞧瞧这墙上的壁画就知道。”

    苏好意哪有心思看那些,只觉得壁画上的人眼睛都直直地看着自己,忍不住嘀咕道:“真不知你怎么会喜欢来这地方,阴气森森的。”

    “自然是因为好玩儿了,”吉星高兴地说:“你不知道,我有很多新妆的样式,都是从地下的壁画借鉴的。”

    苏好意听了悚然而惊,不知道楚腰馆里那些排着队让吉星画新妆的姑娘知道了这件事会作何感想。

    “你想啊,我们不能亲见前朝的风物人文,可从这里就能窥见一斑,不是挺好的事儿吗?”吉星特别想让苏好意认同他。

    “我觉得这样扰人安宁总归是不好的。”苏好意吸吸鼻子说。

    “这有什么?若是人死了无知无识,那同泥土瓦砾也没什么分别,也就没有打扰一说。倘若死后有灵,那被埋在地下,想必也十分寂寞,偶尔有人也蛮不错。”吉星大言不惭道。

    苏好意听了忍不住笑:“难道你们就不怕墓主把你们留下解闷儿?”

    “当然不怕,我们都是纯阳男子,才不会怕它!况且我们和一般的盗墓贼不同,又不拿墓主的东西。”

    苏好意一听,又忍不住怕起来,说道:“我又不是男子,万一他要把我留下怎么办?”

    “他敢?!那我就把他拖到外面去暴尸!”吉星瞪起眼睛道:“不过放心,死人从来都怕活人。记得有一回,我们进了一个古墓,打开棺材一看,里面的人面目如生。隋老二非要把那人抬出来跟他喝酒,结果往外拽的时候,只听咕咚一声,从那人怀里掉出个绿玉西瓜,和真西瓜一般大小。紧接着,拿那墓主就变成了灰化在地上了。”

    苏好意知道吉星嘴里说的隋老二就是隋将军家的二公子,时常和吉星他们混在一处。

    不过吉星说的事实在太让她害怕,苏好意缩着脖子说道:“你别说了,我听的都腿软了。”

    说话的功夫,他们已经进了墓室,四周墙上果然有许多彩绘。中间摆放着一只大彩棺,棺盖已经掀开横放在棺材上。

    墓室的地面有些凌乱,散落着零碎的陪葬品,里头的味道令人作呕。

    “这味道也太难闻了。”苏好意忍不住干呕了两声。

    “用这个布巾捂住口鼻会好些。”吉星把个方巾地给苏好意,有些奇怪道:“这墓被打开已经很久了,怎么还有味道?”

    苏好意将方巾对折系在耳后,吉星已经拿着火把如痴如醉地欣赏起墙上壁画了。

    苏好意一颗心乱跳,不敢离吉星太远。

    墓室里原本鸦雀无声,突然棺材里响了一声,这动静可把苏好意吓了一跳,一下就抓住了吉星的胳膊。

    吉星连忙回过头安抚她:“别怕,应该是棺材里进了老鼠。”

    “咱们还是快出去吧,这里头真瘆的慌。”苏好意只觉得背后冒凉气。

    “怪不得你们那儿的姑娘都管你叫小耗子,”吉星好笑地看着苏好意:“原来你的胆子这么小!今天既然来了,索性就把你的胆子练大一点儿。”

    吉星说着就拉着苏好意往棺材跟前走,苏好意打死不敢往前,闭眼大喊:“不要!不要!”

    “你别怕,看着我把墓主从棺材里扯出来!”说着拿起火把往棺材里照着准备伸手。

    苏好意吓得两手捂着眼睛,一个劲儿跺脚:“死吉星!你再吓我就和你绝交!”

    吉星原本嬉皮笑脸的,可看到棺材里的情形后面色立刻凝重起来。

    苏好意以为他不吓自己了,就说:“你要看壁画就再看一会儿,咱们就出去吧,我还要回城的。”

    “八郎,我跟你说,事情不对。”吉星道。

    “当然不对了,我早就说这样不好,赶紧出去就是了。”苏好意道。

    “这棺材里有个死人。”吉星道。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棺材里难道还有活人不成?”苏好意要被他气笑了。

    “不是,这个死人是新鲜的。”吉星道:“应该才死没几天。”

    “你不说这是个前朝的墓吗?是不是他身上也带着什么宝物,所以才没腐烂?”苏好意道。

    “应该不是,他根本没穿衣服,”吉星道:“而且不是好死。”

    苏好意腿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那……咱们该怎么办?”

    “报官吧!”吉星慎重道:“人命关天,不能隐瞒。”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