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日照轩窗,苏好意轻轻翻了个身,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一夜睡得很香,兰台公子手段高明,她的创痕平复,基本上已经行动如常了。

    这时中秋节已经过了,苏好意错过了一番热闹,却也省去了一番忙碌。

    慢悠悠地起床,还没等吃饭,一个小丫头走进来递了一封信给她,说道:“小巴剌拿进来的,说是哪位少爷写给你的。”

    “送信的人还在外面吗?”苏好意问。

    “不在了,说是递了信就走了。”小丫头说着就跑出去了。

    信皮上没写字,苏好意把信打开一看,这封信没头没尾,只写了个地址——城西四十里大丰田庄。

    苏好意认得这是吉星的字,当即心惊了一下,喃喃道:“好端端的吉星怎么到田庄上去了?多半是有事,我得去看看。”

    说完也顾不得吃饭,直接换好了衣裳,跟姹儿姨交待一声就出门了。

    她走后没多久,墨童就来了,提着一包茶饮和一篮子鸡头米。

    “小仙童,你又来啦!你家公子呢?”阿熏刚巧看见了他,笑吟吟走上去问。

    “阿熏姐姐好,我是来给苏公子送茶饮和鸡头米的,他在吗?”墨童笑着问。

    “他不在,我在。”阿熏道:“是兰台公子让你来的?”

    “不是不是,是我顺路到这儿。”墨童连忙说:“顺便请苏公子得闲儿到我们那儿去转转。”

    “那你来的可真不巧,她刚出去。”软玉刚好也下了楼,轻声慢语地说道:“回头我替你转告吧!”

    苏好意来到大丰田庄,早有人在门口等着她了,是个穿浅碧衫子的丫鬟,一副柔婉和顺的样子。

    苏好意常听吉星提起他房里的丫鬟,在心里略微估摸了一下,便满面含笑的说道:“想必您就是静莲姐姐吧?”

    那丫鬟的俏脸微红,说道:“苏公子猜的不错,我们少爷在里边等着您呢,请随我来吧!”

    苏好意随着静莲进去,高家的田庄,因为夏季的时候主子们偶尔会来避暑,所以也建了几处像样的房子。

    吉星趴在床上,一听苏好意进来就笑着说:“咱们两个到底是一天生的,你才好了,我的屁股又开花了,这真叫同病相怜。”

    “天!你怎么被打成这样子?”苏好意连忙上前,她没想到吉星被打的这么重,懊悔道:“早知如此,我就去兰台公子那里给你求些药带来。”

    “有的,我娘早拿了药来了。”吉星笑嘻嘻地说。

    怕苏好意拘束,吉星把屋里的丫头都赶出去了。

    又不放心的叮嘱道:“八郎来看我的事儿,千万别叫家人知道。”

    心直口快的秋棠说道:“小祖宗,可不用你说,难道我们想让你被打死么?”

    苏好意见他这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自责地说道:“一定是因为我你才挨打的。”

    “才不是因为你,总是我不爱读书的缘故。”吉星说道:“你快别多想了。”

    苏好意心疼地摸着吉星的脸说:“看看你都瘦了,眼窝又这么青,想必是疼的吃不好睡不好。都怪我报仇心切,连累了你。”

    吉星却还是没心没肺地笑着,呲着牙问苏好意:“这么说你觉得亏欠我?”

    苏好意点头道:“当然。”

    “那你可愿意补偿于我?”吉星贼兮兮地问。

    “你说要怎么补偿?”苏好意问他。

    “等我伤好了,让我给你梳妆,还要陪我玩儿!”吉星急急提出要求。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好了,就让你给我梳妆还陪你去玩。”苏好意捏了捏吉星的脸,跟哄孩子没两样。

    吉星高兴的差点跳起来,牵动了伤口又疼得龇牙咧嘴。

    苏好意本不想在这里逗留太久,怕人多眼杂,有人告吉星的黑状。可吉星见了她,死活不肯撒手。到底陪着他吃了一餐饭,苏好意才回城。

    回到楚腰馆,就有人告诉她说,墨童早起的时候来过,送了些东西。

    不过苏好意看到的只是一个空篮子,无论是茶饮还是鸡头米,都让姐妹们分着吃了。

    她本也不在意这些事情,笑笑就过去了。

    有几个姐妹围住她,调笑道:“八郎,哪天你再装个病,让兰台公子过来。”

    苏好意气得直笑:“什么叫再装病?好像我之前的病也是装出来的,你们有闲情都去陪陪客人,多赚些个银子。没的惦记人家兰台公子做什么?”

    “那么兰台公子不来也成,把吉星给我们请来,好些日子没添新妆了。”

    “上个月他几乎天天来,教了你们多少?还不够画的?”苏好意无奈道:“况且他如今不得闲儿,我也请不动。”

    苏好意不便对人数吉星被打的事,随便拿话遮掩过去了。

    虽然心里头惦记着吉星,可她自己不好总去,于是就打发了人,隔几天就去送些吃的玩儿的。

    转眼就过去十天,按理说每年这个时候早都凉下来了,今年偏偏秋老虎发威,老大个太阳挂在天上,无云又无风。

    吉星又打发人来给苏好意送了信,说自己的伤已经好了。

    苏好意便穿了衣裳准备出去,下楼的时候遇见姹儿姨:“你这是做什么去?昨天不还说账都收完了吗?”

    “娘,我出城一趟。”苏好意道:“晚上回来。”

    “你出城去做什么?”姹儿姨奇道。

    苏好意不想让母亲担心,就随口说道:“我去还愿。”

    “敢情你要到庙里去呀,”姹儿姨听了也不再多问了:“多添点香油。”

    苏好意答应一声出了门,因为不知道吉星要自己陪着他玩什么,所以干脆就雇了辆车,好节省些体力。

    等到了庄子门口,吉星已经在外头等着了,可见有多着急。

    苏好意跳下车调笑道:“小祖宗这回总算能出关了,说吧,想要玩什么?”

    “你起先是答应过我的,什么都可以对不对?”吉星扯着苏好意的手来回晃。

    “是是是,全都依你。”苏好意点头。

    “那你要陪我到地下走一趟。”吉星两眼放光。

    “啊?!”苏好意顿时就退缩了:“换个别的成不成?我真的怕黑又怕鬼。”

    “不要换,你就没陪我玩过这个。”吉星嘟嘴,满脸的委屈:“况且天气这么热,地下可凉快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