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家大老爷高明臣回京了。

    吉星提心吊胆了一整天!到最后也没什么事发生。他大伯甚至连问都没问他,吉星的心才算放下来。

    哪想睡到半夜,吉星竟被人从床上扯了下来,直接拖到了祠堂里。

    高大老爷端坐圈椅上,脸色比外面的天还黑。

    “你这个孽障,进了祠堂还不快跪下!”高明臣冷喝。

    吉星还没清醒过来,他只穿了中衣,赤着脚。秋夜湛凉,他整个人都瑟缩着,哆哆嗦嗦地跪好了。

    吉星屋里的丫鬟婆子以及院子里的小厮不明白究竟是为了什么,因为吉星每次出去都不带人,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少爷都在外面做了些什么。可是见形势不好,也都想着去找人说情。

    如今夜都深了,肯定不能惊扰老太爷,三老爷三夫人是最合适的人选。

    可大老爷早就想到这一层了,早已经命人把他们这个院子给看得严严实实的,谁也别想出去。

    祠堂里,高明晨盯着吉星看了半天,责问道:“你老老实实的说,我不在家的这阵子你都做了些什么?!”

    吉星揉了揉眼,还带着几分懵懂,说:“没做什么。”

    高明臣听了冷笑:“你还说梦话呢!要不要我给你当头浇盆冷水,让你清醒清醒?!”

    吉星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就是……出去了两趟。”

    “趁早把实话说出来!念在你老实的份上,还能少打你几下。要是一味延挨着不说,我就打到你说为止!”高明臣面目越发狰狞起来。

    吉星的眼睛转了转,想着大伯如此说一定是知道些什么,倒不如直接认罪,于是说道:“是侄儿贪玩,出去喝了几回酒,跑了几次马,别的就没了。”

    “真的就只有这些?”高明臣冷冷的看着吉星问。

    “只有这些,再没别的了。”吉星连连点头笃定地说。

    “你敢发誓?”高明臣又追了一句。

    “我发誓!”吉星说。

    “好,好好!真是我高家生养的好儿郎!”高明臣笑得咬牙切齿,整个身体都颤抖了,他这个样子让吉星心里忍不住发毛。

    等到笑够了,高明臣站起身来,走到吉星身边,一脚把他踹倒在地,叱道:“畜生!居然还敢糊弄我!你当我不知道你私逛花楼的事?!从曾祖太爷起到你的兄弟辈,哪一个到那地方去过?!更何况你居然还敢牵扯永王府,你不要命了?!就算你不要命,难道高家全族都要跟你陪葬吗?!幸亏永王爷没追究,否则这事怎么了局?!”

    吉星被翻出老底,跪在那里垂头不语。知道自己免不掉一顿毒打,现在只希望别牵连到苏好意。

    好在高大老爷的确不知还有苏好意,单以为是吉星一个人在作怪罢了。

    看吉星这副样子高大老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看着他运了半天的气,冷声问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吉星摇了摇头说道:“侄儿听凭处置,这些事的确是我做的,没得抵赖。”

    “早知道你不见棺材不掉泪!”高大老爷恨铁不成钢,吩咐左右:“把他给我架起来,打板子!”

    高家家法森严,犯了错的子弟都要趴在条凳上挨板子。

    大老爷身边的小厮,两个人摁着一个人打。

    打了没几下,高大老爷呵斥道:“没吃饭吗?使劲!”

    吉星趴在那里,不哭也不求饶。他越是这样高大老爷就越生气,对掌刑的小厮下令:“给我狠狠的打!”

    这时候吉星已经挨了二三十板子了。

    三老爷和三夫人到底是听着信儿了,急忙赶过来。

    一进门,夫妻二人就都跪下了,三老爷一个劲儿自责没把吉星教好。

    “责任不在你们,是他自己不学好,你们又没教他做恶。”高明臣道:“回去睡吧,不用管他。”

    三夫人见吉星面白如纸,连忙过去抱着他,心疼得直哭。

    “大哥,你就饶了他吧!他究竟还只是个孩子。这一次一定长记性,往后不会再胡闹了。”三老爷苦苦哀求。

    高大老爷长叹一声道:“咱们高家的家训里说得明明白白——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他这么小就敢如此胡闹,将来还不定会闯下多大的祸。我现在教训他,你们心疼。将来真要闯出弥天大祸来,断送了整个高家。你我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呢?”

    “大哥身为族长,身上的责任最重,考虑的也最长远。”三老爷说道:“你教训他也是为了他好,更是为了整个高家着想。可真的不能再打下去了,他撑不住的。何况要是动静闹得太大了,惊扰了老太爷,那可就糟了。”

    高明臣是个大孝子,他之所以晚上的时候才朝吉星发难,一来是怕高老太爷会阻拦,也怕他担心着急。

    正说着,二老爷也来了,见吉星挨了打,也一起帮着三老爷向大老爷求情。

    高明臣见这阵势是不能继续打了,便说道:“这逆子再不严加管束,就彻底成了脱缰的野马。你们都拦着不让我打他,可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宠溺着,任由他性子去。又何况不能让老太爷见了他这样子,免得着急。连夜把他送到城外的庄子去吧,让他在那里好好反省用功读书,什么时候真的有了改观,什么时候再回府里来,否则我对族中的其他子弟没法交代。”

    众人听高大老爷如此说,互相看了看,也只能同意。毕竟高大老爷身在其位也是左右为难,他们也要体谅大哥的难处。

    吉星被抬到了三老爷的屋里,三夫人一边掉眼泪一边给他上药。

    “好孩子,以后千万别再这样了。大老爷打你,他心里比谁都疼。你要是那憨的蠢的,他必然不会这么上心。皆因你是小辈子弟中最聪明俊秀的一个,他是对你寄予了厚望的。可你又偏偏贪玩,总不听他的管束。也怪我们,什么事都不忍心逆着你的性子,生怕你受了委屈。”三夫人一边哭一边说:“难怪人家说慈母多败儿,是我害了你呀!”

    “不关娘的事,是儿子不争气。”吉星疼的一脑门子汗,还是倔得像头驴:“我这就到田庄上去,让大家都清净。”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