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天晴微凉,天都在晨风中缓缓醒来。

    司马兰台又来到了楚腰馆,墨童在外有看车。他白衣肃肃,手里提着一只篮子。

    姹儿姨殷勤上前,说道:“公子一大早就来了,真是愧不敢当。这些日子,我们母子两个实在麻烦您太多了!真不知怎么感谢才好。”

    司马兰台面容沉静,只是问道:“八郎如今怎样了?”

    “她好多了,虽然还有些疼,但已经不妨事了,伤口也不流血了。”姹儿姨连忙说:“公子的药真是灵药。”

    “那就好。”司马兰台颔首:“她醒了没?我上去看看。”

    “醒了,醒了,公子且随我上去。”姹儿姨领着司马兰台上楼去,到了楼梯口处陪笑说道:“公子且在这里稍候,我进去看看。这孩子的屋子乱着呢,别唐突了公子。”

    司马兰台站住脚,点了点头。

    姹儿姨进屋,掩了房门小声说:“我的儿,兰台公子来看你了。”

    苏好意央求道:“娘,我看还是不要见了吧!”

    “这是怎么说话呢,人家可是咱们的大恩人。”姹儿姨教训苏好意:“他又不看你的伤处,怕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方便见客。”苏好意狡辩:“等好了,我亲自去登门道谢还不行吗?”

    “人家已经来了,怎么能不见呢?!”姹儿姨嗔怪道:“不许你这么无礼,乖!听娘的话!”

    苏好意还想再说什么,姹儿姨已经开门出去了。

    不一会儿又听姹儿姨说道:“公子请进,我还有事,要到下头去看看,您随意啊,不要见外。”

    然后又对苏好意说:“八郎,你好生陪着公子说话啊!桌上有新沏的茶水,还有点心。”

    苏好意不禁腹诽:“让我陪着司马兰台说话,他哪有那么多话要说?”

    于是闷闷的应了一声。

    姹儿姨随手关了门,苏好意只得开口说道:“多谢兰台公子妙手回春。”

    司马兰台站在那里,只能看到苏好意的后脑,她趴在床上,头发梳起一半,比往日里要随意许多。上身穿着月白色的短袄,下身盖着佛青色的夹纱薄被。

    “可还疼么?”司马兰台走近了问。

    “还好。”苏好意脸埋在枕上,说话有些含含糊糊。

    “以后饮食要留心,”司马兰台叮嘱她:“不要吃太多性热的东西。”

    “嗯。”苏好意小鸡啄米似的点了两下头,然后就不知说什么好了。

    片刻的沉默后,司马兰台又开了口:“放心,不会留疤的。”

    “啊?……哦!”苏好意解过来之后不禁脸上发烧,都怪自己病的不是地方。

    司马兰台看不见她的脸,却能看到她的耳朵红了起来。

    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后,苏好意强装镇定,说道:“公子请坐,我这个样子实在没法招呼您,请别见怪。”

    司马兰台应了一声,就坐在苏好意的床边。

    苏好意不禁有些不自在,只得告诉自己他是大夫,医者无忌。

    “你为何不愿见我?”司马兰台单刀直入,不愿虚与委蛇。

    他如此问,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苏好意知道司马兰台当然不傻,他只是寡言而已,一定早看穿了自己的心事。

    苏好意本来是不打算向司马兰台解释的,可他既然问了自己,就要正面回答,也算不辜负他对自己的帮助。

    “那天在郊外,公子一定看到了我的穷形尽相。我想似你这般高洁的人,必然不愿再与我相交。我也自问配不上公子的青眼。”苏好意字斟句酌地说完,倒觉得轻松了许多。

    苏好意知道,在世俗眼中,付玉是自己的生父,仲氏是自己的继母,付玉的三个孩子是自己的手足。

    自己对他们下手,是不孝不仁,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她已经不奢望司马兰台还像之前那样,甚至他唾弃自己也能理解。

    然而随后的静默又让她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

    司马兰台的声音是苏好意听过最动听的男声,可如果说出的是绝绝的言语,那就另当别论了。

    她能扛住世人的非议,却不敢面对司马兰台的一个眼神。

    “我亦见过许多丑恶,但你绝不在其中。那件事,我单觉得你是个不忘本的人,如此而已。”

    司马兰台的话像一道佛光,苏好意顿时有种被赦免的欣喜,忍不住红了眼眶。

    说来也奇怪,她在面对付家人的时候从没觉得委屈,更没想过要哭,可为什么司马兰台一句话,她就觉得委屈极了。

    大约是兰台公子太超脱,他的怜悯格外珍贵。

    苏好意忍了半天泪,总算平静了,抬起头认真地向司马兰台说道:“多谢公子体谅。”

    “我没探望过谁,不是很懂探病的礼数,”司马兰台从他带的篮子里拿出一只新鲜莲蓬来:“你如今饮食宜清淡,很适合吃新鲜的莲子。”

    “哇,这莲蓬好大!”苏好意见司马兰台手里拿着的那只莲蓬足有汤碗大小,十分震惊:“而且还这么新鲜。”

    “是奇园的莲蓬,”司马兰台边说边亲手剥了莲子递给苏好意:“尝尝看,可好吃吗?”

    苏好意连忙道了谢接过来,硕大的莲子去了莲心,放进嘴里才嚼两下就满口清甜。

    苏好意摇头晃脑,眼睛眯了起来,夸赞道:“好香好香,我长这么大,头回吃这么好吃的莲子。”

    而司马兰台已经又剥好了一个莲子递到她手上,苏好意连忙说:“使不得,使不得,哪能让公子给我剥莲子呢?!”

    “无妨,”司马兰台把莲蓬拿的远一些,不让苏好意够到:“你生母……”

    “我生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苏好意神情黯然:“我对她全然没有记忆,是姥姥从小把我养大的。她是个吉祥姥姥,给人接生,观音庙那次我就是用她的法子给海夫人接生的。后来付家人又打起我的主意,姥姥拦着不让,就被他们的家丁给打死了。我被舅爷爷带进京,交给了现在的我娘。”

    苏好意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低下头平静了半天,才努力换上欢快的口气说:“姥姥特别疼我,记得小时候我生病或受伤,她总会给我做些好吃的。还说这叫安安疼,吃了安安疼,病就好的快。”

    “那你就再吃个莲子,”司马兰台将剥好的莲子递给苏好意:“这个也算是安安疼吧!”

    “公子你真好,你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好的人了。”苏好意满怀感激地看着司马兰台,由衷说道:“我觉得你特别像我姥姥。”

    见过发好人卡的,见过发姥姥卡的吗?苏好意,你可真是个人才!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