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好意拿到了银子,满面春风地从酒楼出来。

    刚走过两条街,就见前面有一个破衣烂衫的人正慢慢的走着,虽然只是背影,他也一眼就认出了是谁。于是蹦蹦跳跳的改善去亲昵的在那人肩头拍了拍。

    那人一回头,果然就是云青。

    苏好意看到云青的脸,说了一半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这是……”苏好意这才留意到云青的腰间系着一条白麻绳,显然是家里有了丧事:“你爹……”

    云青垂下头,低声说道:“我爹他过世了。”

    原来那日邱氏偷偷跟着云青上山抢夺了他的书,云青异常懊丧。

    因此回去的时候比平时晚了一些,而邱氏则拿了云青的书换了酒喝得烂醉。

    云青他爹瘫痪在床,想要水喝却叫不到人,他自己摔下了床,那以后没两天就一命呜呼了。

    苏好意把云青拉到路旁的僻静处,关切的问他:“老人家的后事安排的怎样了?”

    云青艰难地摇摇头,没有说话。他今天就是出来借钱的,想把父亲安葬了,可一分钱也没借到。

    苏好意见他如此也就明白了,又问他:“坟地有没有?”

    云青点头,他家虽穷却几辈都是京城人,是有一块祖坟的。

    “那就还差棺木和请阴阳生算是大头,此外亲友来吊唁,总要准备几桌杂烩菜的,另外就是再买些纸钱香烛。”苏好意认认真真地替云青盘算着:“亲朋好友帮着抬棺也就是了,不用再花钱雇人。这样满打满算下来,有七八两银子也够了。”

    七八两银子的确不算多,可对云青来讲比登天还难。

    苏好意当然知道云青没有钱,她于是拿出刚刚从四当家那里收回来的五十两银子硬塞到云青手上。

    云青本能地拒绝,苏好意紧握着他的手说:“这银子你拿着,千万别推辞。咱们两个相识这么多年,我都没敢拿银子辱没你,知道你是个有骨气的。可今时不同往日,老爹尸骨未寒,总要尽快入土为安。另外,我想着你爹不在了,你后娘也不会再守着了。就剩你自己,虽然孤凄可也能静心读书了。

    这里是五十两银子,京城里最一般的私塾,一年的束脩也要五两银子,再加上些纸笔,总也要个七八两。这点钱虽然不多,除去料理老爷子后事的钱还能剩下四十两,足够你心无旁骛的读几年书了。

    你总要跟命争一争,说不定就能争赢了呢!”

    云青真的没有再拒绝,强忍着眼泪说了声多谢。

    苏好意又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家住在牛角巷吧?等明天我去吊唁老爷子,也算尽一份心。”

    随后苏好意就走了,云青踉踉跄跄跑到河边无人处,嚎啕大哭了一场。

    平静下来之后,云青拿着苏好意给他的钱,去棺材铺买了棺材,又给老爷子买了身寿衣。装殓好了,第二日出殡。

    邻居再加上几个亲戚,帮着把云老爷子安葬。

    苏好意也如约去了,穿了一身素服,送了一陌纸钱。

    等到亲朋都散去之后,邱氏躺在床上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她好吃懒做惯了,并不想和云青相依为命,更何况这小子为了给他爹办丧事,肯定借了不少银子,好大一个坑要填。

    可一时之间,她又找不到下家,不禁有些发愁。

    天色渐渐的暗了,云青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邱氏喃喃骂了一句,她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午饭吃的杂烩菜已经消化完了。

    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云青捧了一碗汤进来,邱氏的鼻子比狗还灵,一咕噜就爬了起来,说道:“好香的鸡汤!哪儿来的?”

    “隔壁王大娘送的,你趁热喝了吧。”云青说着把碗递了过去。

    邱氏害馋痨一样接了过来,不忘斜了云青一眼道:“算你小子有孝心。”

    然后也顾不得烫,三口两口就把一碗鸡汤喝下去了。

    “娘,虽然爹没了,儿子以后也会好好孝顺您的。”云青低眉顺目地说。

    “你既然这么有良心,那我就不回娘家去了。”邱氏就坡下驴道:“你早些睡吧,明日早些上山砍柴去。”

    云青点点头,拿了碗出去了。

    不一会儿,外头起了凉风,星星点点的落起了雨。

    雨越下越大,像老天害了失心疯。

    邱氏痛苦地在床上滚来滚去,她的呻吟声被雨声盖住了,左邻右舍通通听不见。

    云青躺在另一个屋里,硬木板泛着潮气,硌得后背生疼。他没有睡,只是一动不动地睁大了两眼望着一团浓墨似的黑夜。

    那就像他的人生,乌漆嘛黑一团糟。

    可总会有天亮的时候吧!

    云青摸了摸怀里硬硬的银子,脑中浮起给他银子的那个人,她是自己命里唯一的光。

    第二天上午雨停了,左邻右舍才发现邱氏害了风瘫,口歪眼斜,嘴角流着涎水,一句话也说不出。

    而云青正跪在床边,小心地喂她喝粥。

    邻居们难免为云青抱不平:“你这后娘实在恶毒,平日里没有一天好好待你。如今她这个样子,你还要反过来伺候她!真是没天理了。”

    “是啊,她要是你的亲娘,没什么说的,你当然要孝顺她。她若是对你好些,也还说得过去。如今彻底成了你的累赘,你还没娶亲,赶快把她送回娘家去吧。”又一个心直口快的人说。

    也有人觉得云青命不好:“这孩子命太苦了,从小就没了娘,一个爹也指望不上。如今好不容易算是甩了累赘,后娘偏偏又瘫了。这老天爷还真是不长眼。怎地就可一个人坑呢!”

    当然,也有人夸赞云青孝顺的:“这孩子就是忠厚孝顺,二十四孝里的王祥对他的后母不也是这么孝顺么?后来做了大官,这都是有福报的。”

    尽管众人议论纷纷,云青却只遵循自己的想法。

    他老老实实地照顾着后娘,端屎端尿,比侍奉老爹还要尽心。

    他也已经找到了私塾,先生是个极其刻板严肃的人,一言不合就拿出铁戒尺来打。

    也是因为这个,他那里的学生特别少,束脩也只要五两银子。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