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里风伴雨,残叶落花狼藉一地。

    苏好意缩在床上懒得动,她最喜欢在雨天敞着窗子蒙头大睡,这样的天气基本上就不起床了。

    姹儿姨知道她的毛病,叫了个小丫头把早饭给她端到屋里去。

    苏好意知道,这样的天气就算是吉星也不会来,所以她也不穿外衫,披散着头发趿着鞋。吃了早饭之后,披了件夹袄,斜倚着窗子看了半天的雨。

    可无论是走还是坐,屁股都有些隐隐的疼。苏好意不禁有些愤愤,嘀咕道:“那天也不知谁踢的我,查出来下回往他的酒里下泻药!”

    这场雨整整下了两天,天晴后,苏好意决定出门去。

    这些天她都窝在家里,整个人葳葳蕤蕤的都快要发霉了。

    既打定了主意,苏好意就洗了个花瓣浴,又换了身新衣裳。照照镜子觉得脸上似乎血色不够,于是又缚了条红抹额。

    走出门去,折扇一展,摇了两摇,那个风流俊俏的苏八郎就又回来了。

    大街被雨水冲刷得十分干净,就连道路两旁的树木也格外新鲜。可终究已经入了秋,天格外高远,不似前几个月那般闷热。

    苏好意出来可不是随便逛逛,她是要收账的,其中有一份是船帮四当家欠的。

    苏好意当然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可即便如此,这账还是得要的。如果不去要或是要不回来,他下次一定会得寸进尺。

    苏好意是在路上碰上的四当家,当即上前去笑眯眯问安。

    四当家有点意外,大概是没想到苏好意真的还敢来找他。

    梗着脖子问了一句:“你还真敢来?上回骂的我好啊!”

    苏好意笑着说:“四当家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上回是我毛躁了。如今我保证把您当亲爹待!”

    四当家听她如此说,也不想绕弯子,直接说道:“告诉你,我不是没钱,而是你们楚腰馆的姑娘不值这个价。当然了,要是换成了你,我也就认了,再贵些也无妨。”

    苏好意不为所动,说道:“四当家真会开玩笑,我们那儿又不是男风馆。咱们都是好兄弟,可别再伤了和气。”

    四当家的凑近了说道:“苏八郎,你该不会真想拿帮主来压我吧?”

    虽然人人都知道苏八郎是帮主的义弟,可四当家的就是不服。

    海清秋要是为这么个小龟奴给自己难堪,那未免太过。

    苏好意边笑边摇头,说道:“四当家的千万别这么想,怎么能因为这么点事儿就伤了兄弟义气呢?况且这不过是些小事,也犯不上麻烦我大哥。”

    “算你还识趣,”四当家的拖长了声音,开始琢磨着如何刁难苏好意:“这样吧,我正要去喝酒,你要是陪我喝好了,我就把钱给你,绝不含糊。你看这样公平吧!”

    看苏好意没立刻回答,四当家的又说:“当然了,你要是不敢,这账可就黄了。不是我不给,是你不敢要,哈哈!”

    “当然公平,四当家的不愧是豪爽之人。既然你划出道来,那我当然从命了。”苏好意不能被他吓住。

    她要账这么多年,什么阵势没见过。

    于是四当家的把她带到了一家酒楼的雅间,小二跟上来,四当家说道:“先来八壶好酒,下酒菜么就随意了。”

    酒上来,四当家两只眼圆彪彪地紧盯着苏好意,说道:“苏八郎,你今儿要是把这八壶酒都喝了,我立马把银子给你。”他嘴上这么说,却打定了主意,就算苏好意把酒都喝了他也不给银子。

    苏好意嘴角噙笑,说道:“酒且放着,不急着喝。四当家,你难道不好奇当初在贯天楼我是怎么赢的海帮主吗?”

    苏好意边说边从旁边的果盘里拿出一只苹果来,就放在手上把玩。

    说实话,当初苏好意怎么赢的海清秋,别说四当家的不知道,其他兄弟也不知道。

    四当家当然知道苏好意像条小泥鳅一样滑不溜手,一直也提防着上她的当。可是苏好意抛出的这个问题他实在好奇,而且已经好奇很久了。

    “鬼知道你是怎么赢的,”四当家的冷笑:“多半是给帮主灌了迷魂汤。”

    “那这迷魂汤四当家想不想喝呢?”苏好意红唇半启双眼微眯,声音低低的送过去,四当家立时就酥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四当家还剩一丝警惕:“可别跟我耍花样。”

    “其实我当初是跟海帮主打了个赌,”苏好意这会儿又正襟危坐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我跟海帮主打了个赌,我赢了,就是这么简单。”

    “那你也一定使了诈!”四当家忿忿。

    “那为什么海帮主还认了我做义弟又对我那么好呢?”苏好意侧眼瞟了四当家一眼,对方的心立刻又毛躁起来,一把火似的烧。

    “四当家,不如我们也来打个赌吧!”苏好意单手支颐,向四当家提议道:“我若是赢了,你就将银子还我;我要是输了,听凭你的处置,如何?”

    四当家早就想入非非了,于是说道:“你且说赌什么?”

    “就赌这桌上的吃食,”苏好意道:“你随便选一个让我吃,我选一个让你吃。谁不敢吃对方给的东西,就算输。”

    “那不成,你若是在里头加了毒药,我当然不能吃。”四当家自以为聪明的说。

    “当然不能放有毒的东西了,也不可以放脏东西上去。”苏好意道。

    “那……我先选。”四当家的说:“你将这八壶酒都喝了。”

    “四当家这可不行,说好了是一个。这酒我只能喝一壶,八壶可不算数。”苏好意摇头纠正道。

    “那……”四当家的正犯难,这时小二送菜来了,他的眼睛顿时一亮。

    上来的四样菜里有一碗辣羊汤,他是为了捉弄苏好意点的,平时自己并不吃。

    “你把这一大碗羊汤喝了就成。”四当家道。

    “这有何难?”苏好意早就练的不怕辣了,拿过来就吃。

    吃完了对四当家说:“现在该轮到您了,您只需将这苹果吃了就成。”

    苏好意在把玩这个苹果的时候,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匕首在上面刻刻画画。不过四当家并没有看清她究竟在上面刻画了些什么。

    “不过是个苹果,有什么了不起,我连核都吃它!”四当家说着一把将那苹果夺过。正待往嘴里送,却不想傻了眼。

    苏好意在那苹果上刻出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关公,船帮最敬奉的就是关二爷,敢对关二爷不敬是要遭报应的。四当家无论如何下不去嘴。

    “四当家,掏银子吧!”苏好意挑眉笑道:“关二爷可看着呢。”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