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蒙蒙亮,破柴扉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穿着破烂的衣衫走出了门。

    周围的邻居都还没起,云青就已经拿着柴刀准备上山砍柴了。他早已担起养家糊口的担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他身上应验得毫厘不爽。

    这时候早晨已经有了露水,云青补了又补的鞋子和裸露的脚腕都被露水打湿了。他的手上,脚上,胳膊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有的是被蚊虫叮咬的,有的是被草刺树枝划伤的,还有一部分是他后娘打的。

    山路蜿蜒,像一条懒洋洋的草蛇,他每天要走将近半个时辰才能到山上。这条路从春到冬,他每天都要走两遍,就算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

    尽管砍柴又苦又累,可他宁愿呆在山上也不愿留在家里。和吃不饱穿不暖相比,那个想要逃离却又不得不每日守着的家更让他痛苦。

    尽管清早天气凉爽,云青却还是走出了一身的汗。他要趁着太阳没升高前把柴都砍好,然后放在那里晾至半干,再背下山去。

    因为秋天的太阳更毒,等太阳升高了砍柴,身上的肌肤就会被晒得生疼。

    云青从十岁开始上山砍柴,可到现在连个像样的柴刀都没有,他带着柴刀不是很趁手,刀把用破布缠了一圈又一圈,可两手还是被磨得血迹斑斑。

    将柴砍够了,云青从怀里掏出粗粮饼子,就着山涧的水囫囵吃了下去。之后漱了口,洗干净手,走到不远的山洞里。

    这个山洞是云青的秘密,他没对任何人说过。

    山洞不大,走进去后,在石壁上有一个枯藤掩盖着的凹陷。

    云青踮起脚,小心的摸索着从里头拿出一只包袱来。

    然后拍掉包袱上沾的尘土和枯叶,珍而重之地将其打开,包袱里有几部书,有新有旧,也有毛笔、墨盒和一沓宣纸。

    那几本旧书是云青他父亲的,已经残缺不全了。新书是上回苏好意送他的,还有那些笔墨纸砚也是。

    这些东西云青都爱不释手,但又舍不得用。尤其是那沓宣纸,他只在上头写了三个字——苏八郎。其余的时候练字,都用树枝在沙地上写写画画。

    他将那本新书拿过来,端端正正的放好。抬眼看了看刚刚升起的旭日,胸膛里顿时积蓄起了千层豪气。

    长长地舒了口气之后,他小心地揭开书页,认认真真地读了起来,渐渐地入了迷。

    就在云青读的忘我的时候,一个尖刻的声音响了起来:“真是捉住贼了!我说呢,你怎么天天那么早就上山去砍柴?!原来是跑到这儿来躲清闲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云青的后娘邱氏。

    她四十岁出头,身材虽瘦却脚大手大,驼背虾米腰,一脸的黑斑,嘴唇薄的像两张纸,一对黄眼珠,一看就是个性情刻薄的人。

    “我已经砍完柴了。”云青连忙站起身,将书护在身后。

    “什么叫砍完?我说你每天只砍那么点儿柴,还要耗在山上大半天!真是越来越奸滑了!”邱氏一边骂着一边恶狠狠地走上去,扭住云青的耳朵:“你老子在家都要死了,还得老娘端屎端尿!你跑到这儿来躲懒,你这个没良心丧德的白眼狼!你的心都黑透了,就你这么个行货,还想做读书人!真叫左邻右舍都笑掉了牙!你若是个丫头片子,老娘早把你嫁出去了。还能赚几贯钱养老,谁想你又是个赔钱货!”

    邱氏一个劲儿的乱骂,骂的不解恨了,又要动手打。

    云青稍微挣了一下,邱氏倒在地上,先是愣住了,没想到云青居然敢反抗,接着就撒泼打滚的哭了起来。

    “老天爷呀,你怎么不降下劈雷劈死这个不孝的孽种!怎的不刮了旋风把他卷上天去!你那个窝囊废物爹瘫在炕上起不来,这些年要不是我缝缝补补,烧火做饭,你们爷两个能活到现在?!眼见你翅膀硬了就不认娘了,我到叫左邻右舍的来评评理,要不就去衙门里告你忤逆!”邱氏哭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她的样子实在令人作呕。

    云青就站在一旁,眼神冷冷的看着她撒泼。

    闹了一会儿,邱氏大概也觉得很无趣,于是抹了抹脸坐起身。

    把云青的书卷起来,说道:“这玩意儿拿去卖,应该还能卖些钱!老娘已经好几天没喝酒了,正好解解馋。”

    云青急忙拦住她,尽可能好声好气的说:“这东西值不了几个钱的,我多打些柴,回头就给你买酒喝。”

    邱氏听了立刻挺了挺腰,冷笑道:“怎么一动真格的你就怕了?现在知道你老娘的厉害了?”

    “是儿子不孝,惹您生气了。”云青咬着牙说:“求您别和我一般见识。”

    “哟,这么乖的儿子,”邱氏阴阳怪气的说:“你要真心认错,就跪下给我磕一个。”

    云青低着头,两只拳头捏的紧紧的,后槽牙几乎都要咬碎了。

    可他最后还是缓缓跪下了,没了这些书他的日子就彻底变得一团漆黑。

    邱氏见他真的跪下了,立刻疯笑起来:“你还真跪下了!我可知道你是为了什么跪的,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你爹都没给我跪过!居然为了这几本书就痛痛快快的跪了。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告诉你,你想瞎了心这辈子也不可能出人头地!你就跟你那个窝囊爹一样,都是废物!”

    云青伸手去抢夺邱氏手里的书,邱氏却灵巧得很,一下子就躲过了。

    “小王八蛋,你少跟我来劲!告诉你,你要是弄伤了我,我到衙门里去告你,让你吃牢饭!”邱氏恶狠狠地,像一只炸起毛的母狼。

    云青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并不是在吓唬自己。这个泼妇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干的出来,真是被她告了忤逆,自己这辈子就别想读书了。

    邱氏见云青这样子,知道他怕了,洋洋得意地转过身,哼着小曲儿下山去了。

    云青没有哭也没有喊,他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块生铁,脸上只剩漠然的神情。

    没人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除了他自己。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