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苏好意还没起来。她似睡非睡的,在床上翻过来又翻过去。

    姹儿姨推门进来,到她床边揭起帘帐,见她已经醒了就问:“你这程子怎么了?是不是身上不舒服?我见你人恹恹的,总是提不起精神来。”

    “没怎么啊,多半是要换季的缘故。”苏好意没情没绪地说:“过几天就好了。”

    “我也觉得这些日子有些不舒服,总是头晕头疼。”姹儿姨说着揉了揉太阳穴:“也许天凉下来就好了。”

    “找个大夫来看看吧,别把病养大了。”苏好意连忙爬起来说,她心里十分自责,这些日子她忙着报仇的事,的确没像以前那样关心母亲。

    “瞧把你吓的,哪至于就得重病了呢?”姹儿姨又把她摁了回去:“时候还早呢,你再睡一会儿吧!我也回去躺躺。”

    苏好意抱着姹儿姨的腰,脸贴在她身上,像个黏人精:“娘,你就在这儿和我一起睡吧。”

    “怎么了?是不是在外头受了委屈?”姹儿姨摩挲着苏好意的脸问:“受了欺负要跟娘说,千万别一个人忍着。”

    苏好意觉得眼眶发酸,努力忍了半天才笑着说:“怎么会,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儿。”

    姹儿姨于是就不走了,躺在苏好意的床上,娘两个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

    苏好意七岁的时候被姹儿姨收养,她们彼此都清楚没有血缘,可将近十年的时间,她们早就和亲生的母女无异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好意又睡着了,后来是吉星来把她叫醒了。

    “我娘呢?”苏好意睡眼惺忪的问。

    “姹儿姨出门办事了。”吉星说着躺到苏好意床上,把脸埋在苏好意的发间,连说:“好香好香。”

    “别闹,我该起来了。”苏好意推开他坐起身。

    吉星两只眼睛发光,苏好意知道他又犯了老毛病,懒懒地说:“我不出门去,给我简单的梳一下就好了。”

    吉星一边梳头一边对苏好意说:“你不想要出去玩儿,我也有好东西。你不是还没吃饭?刚好。”

    “什么刚好?”苏好意不解地问。

    “我们一起来吃辣鱼好不好?”吉星兴奋地说:“我们府里新来了个厨子,做的辣鱼特别好吃。我今天把他带来了,就用你们的厨房给咱们做着吃。”

    “我可不敢吃。”苏好意拼命摇头:“那东西是审犯人用的,吃一口舌头都要冒火了。”

    大夏本来是没有辣椒这种东西的,后来有出海的人从海外带了回来。

    尽管他们说当地人都把辣椒放进食物里,可大夏国的人还是表示接受不了。

    不过这东西也算是个稀奇物,有人拿它来驱虫,还有人用它辟邪,不过使用最多的还是衙门里的人用它来审犯人。

    “你信我好不好?”吉星央求苏好意:“真的真的特别过瘾。”

    苏好意默不作声,持保留意见。

    吉星又说:“我看你最近都没精神,这东西可提神了。”

    “那……就试试。”苏好意还有些犹豫。

    这时吉星也给她梳好头发了,于是跑到楼下去,叫他府里的厨子赶紧准备。

    那条青鱼是提前就腌制好了的,所以前后不到两刻钟的时间辣鱼就做好端上来了。

    吉星高兴得直搓手,说道:“你尝尝看,保证越吃越上瘾。”

    苏好意有些不放心地看着盘中的鱼,里头除了红艳艳的辣椒之外,还有许多蒜瓣和其他香料。

    至于味道嘛,闻上去有些呛人,感觉就算吃下去也会呛嗓子。

    “其实辣椒和羊肉牛肉放在一起也好吃,不过你爱吃鱼,所以我叫他做了这个。”吉星献宝一样:“别愣着呀!快吃呀!”

    苏好意被吉星催促不过,拿起筷子来夹了一块儿鱼腹上的肉放进嘴里。

    忽的一下脸就红了,强忍着没吐出来。

    “太辣了,太辣了,我觉得找不到自己的舌头了。”苏好意拼命的摇着头说。

    “那你喝这个冰水。”吉星把水杯递给她,苏好意使劲喝了几大口才算缓解了辣味。

    吉星自己吃了一大块儿,大呼过瘾。

    苏好意本来不打算再吃的,可辣过之后又似乎有些回味,感觉怪怪的。

    吉星又一个劲儿的劝她,苏好意又试着吃了两口,慢慢的也品出些香味儿来了。

    比起苏好意的小心翼翼吉星却吃的不亦乐乎,他脸上出了汗,但越是出汗就越显得肌肤白腻,嘴巴红红的,像只小鸭子。

    一条鱼都被吃光之后,苏好意也出了一身的汗,又喝了冰水,觉得整个人似乎轻快了许多。

    “我要回去了,过几天再来。这东西越吃越上瘾,再过两天你就会想了。”吉星笑嘻嘻的说。

    苏好意连连摇头,表示她不打算再尝试了。

    到下午的时候姹儿姨头痛加剧起来,以至于无法起床,还一个劲儿要吐。

    苏好意看了心焦,连忙亲自去找大夫。

    不过一连请来了好几个大夫,都无法确诊。

    这个说是因为头里有风涎,那个说是因为阳亢,还有说是血虚的。

    但不管哪一个开的方子抓的药都不对症,姹儿姨吃下去后丝毫不见减轻。

    “这要疼下去,不把人疼死了?”到了第二天上午,姹儿姨的症状还没有丝毫减轻,软玉于是说话了:“小耗子,你赶紧带着姹儿姨去兰台公子那儿吧!叫他给看看,别再这么耽误着了。”

    苏好意何尝没有想到,司马兰台的医术她亲眼见过,的确不是一般庸医能比的。

    可一想到前些日子在城外的相遇,苏好意就免不掉心里打鼓。

    可看母亲疼成这个样子,她就算是硬着头皮也得去。

    于是咬了咬嘴唇说:“你们给我娘穿好衣裳,我到下面叫他们备车,这就去兰台医馆。”

    软玉等人开始七手八脚的帮姹儿姨穿衣梳头,苏好意走到楼下去叫个龟奴套好了马车。

    姹儿姨没办法走路,得两三个人扶着她从楼上下来。苏好意在车上铺好了被褥,让她躺好。

    然后自己也上了车,另外叫上两个人,预备着一会儿把姹儿姨从车上扶下来。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