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雨后,天气变得异常晴朗。天空湛碧,连一丝云都没有。

    仲氏和付玉两个人在屋子里把下人都赶了出去,特意定制好的檀木匣子放在桌上,面上嵌着佛家七宝。

    “啧啧,光这匣子就花了好几百两银子。”仲氏叹息着说:“不过谁让这里头的东西金贵呢!”

    他们准备送给永王的礼物是一颗佛骨舍利,这东西在重佛的大夏国来说,的确算得上一份重礼。

    其实仲氏之所以有底气来京城,也是因为这东西。因为它可遇不可求,花钱也不一定买来。

    高照自从上次来过之后就没再来付家了,只是打发了高府的下人来传话,说已经同永王府的管家打过招呼了,让付玉到时直接把东西送给管家就是。

    付玉夫妇把礼物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又十分郑重地将付玉的名帖放了进去。

    念了几句佛才将盒子盖好。

    然后把付承泽和管家叫进来,叮嘱了再叮嘱让他们一定要好好地把东西送到。

    付承泽和管家出了门,走到半路上听到有人叫他,扭头一看是苏好意在一家茶社门口叫他。

    付承泽不敢怠慢,连忙下了马走过来。

    “付大少这是要到永王府上去?”苏好意低声问了一句。

    付承泽点点头,对好苏好意他没什么好隐瞒的。

    “在下有几句话要说,是高公子的意思。”苏好意说道:“我定了位子,咱们进来说吧。”

    付承泽不疑有他,跟着苏好意进了茶社的门,管家就在外头等着。

    苏好意留心付承泽手上拿着的东西,她知道是什么,因为之前和付承训在一起的时候,酒后曾听他提起过。

    “付大少,你是不是有点儿紧张?来喝杯茶。”苏好意给付承泽倒了杯茶。

    付承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的确有些紧张,口渴得要命。

    喝完一杯,苏好意又给他倒了一杯。然后又跟他说了些去王府需要注意的事,付承泽很是感激。

    随后苏好意一失手,将半杯茶洒在了付承泽的衣襟上。

    付承泽手忙脚乱的去擦,苏好意在一旁连连道歉。

    好在现在天气热很快就能干。

    “付大少真是对不起,这事儿都怪我。”苏好意说:“要不我带你到旁边的成衣铺买身衣裳吧。”

    “不必了,我衣服的颜色也偏褚色,不明显。”付承泽说:“何况还有大事要办,就不耽搁了。等事成了一定要请苏公子的我家去做客,到时候千万赏脸。”

    “好说,好说。”苏好意笑着点头。

    再说付承泽同管家来到永王府门前,跟家丁说明来意,守门的家丁进去找了管家。

    管家出来后直接问:“你们就是高府的管家引荐过来的人?”

    付承泽连忙答应,把手中的盒子捧了过去,说道:“劳烦您千万将这个送到王爷面前。”

    说话的时候又往管家手里塞了一只荷包,里头装的自然是金银。

    “你们回去等消息吧,王爷这会儿进宫去了,等晚上才回来。”王府管家如是说。

    付承泽只好乖乖地回去了。

    而付承训一大早就跑去找高照,在高府门前一直等到过午,吉星才出来。

    “走,喝酒去!”吉星说道:“今天咱们不在城里喝,到城外去!”

    付承训哪里会有意见?高照说什么等同于圣旨,因此点头哈腰的跟在后头,还问:“八郎今天不一块儿去吗?”

    “他忙着呢,没空儿。”吉星说道:“就你的随从回府告诉一声,别叫你爹娘担心。”

    因此只有他们两个,连同高府的几个仆人一起出城去了。

    永王回府的管家拿着付承泽送来的东西进了屋子,跟着他的心腹下人问道:“这里头装的是什么?王爷可说了一概不许收礼。”

    “送礼的人说里头是一颗佛骨舍利,”管家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敲击:“若是别的东西一定不收了,但王爷早年发愿心为太皇太后供奉一百零八颗舍利,还差一颗,这不刚好齐了吗?佛家的东西最讲缘分,都送到跟前,咱们能不接吗?错过了才是真的罪过。何况高家的管家跟我打了招呼,总要卖他个面子。”

    “送礼那人所求是什么?”新妇问道:“王爷能答应吗?”

    “我还没糊涂的这地步,送礼的人名叫付玉,他是进京侯旨补缺来的。想要留在京城又没有门路,就想来求求王爷。”管家笑了一声说:“这点小事还用麻烦王爷吗?咱们私底下就给他办了。”

    “那您的意思是?”心腹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姓付的不过是想做个官而已,只要做上了又管是谁说的话呢?只要我把这宝贝呈给王爷,完成了他老人家的夙愿,这可是个大功劳。”管家说着将盒子打开,把里头付玉的名帖拿出来放到一边。

    盒子里铺着锦缎,最中央放着一小块骨头。

    管家看着这骨头半天没说话,心腹却有些慌了,舍利他也见过不少,但这个怎么看怎么也不像真的。

    “管家,要不然叫几位先生过来看看?”心腹提着一口气问。

    永王府门客众多,其中有不少人懂这个的。

    管家不说话,只是微微点头,心腹连忙出去找人。

    几位清客相公被叫了进来,围着着盒子看了半天。

    都一致认为这绝不是人骨,倒像是狗的骨头,之前也焚烧过。

    “这……,这付玉真是胆大包天,敢用这东西来糊弄您!”等那几个清客都出去之后,心腹对管家说:“多亏您提前看了,否则送到王爷那里,不治您个罪才怪。”

    “这姓付的王八蛋真是猪油蒙了心!居然敢到王爷府来耍手段!我管叫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该不会是高家管家……”心腹欲言又止。

    “这个倒不见得,高俭为人我还是清楚的,他不过是帮着牵条线,断然不会真的掺和进来,谁会想到这姓付的王八蛋敢玩这招?!”管家恨恨。

    “小人明白了,这付玉胆大包天,得好好惩治他一番。”心腹道。

    “他虽然可恶,可咱们王爷宅心仁厚,是从来不允许咱们这些人草菅人命的。这付玉嘛也不必追究太过了,只需革职永不叙用就是了。”管家吁了口气,带着几分不甘说道:“犯不上因为他这只臭苍蝇玷污了咱们王爷宽柔待下的美名。”

    永王虽贵为摄政王,但生性喜佛,不爱杀生。因此,管家虽然痛恨付玉,却也不敢做得太过,万一传到王爷的耳朵里,他这管家就不必做下去了。

    而此时付家人还在做着升官的美梦,根本不知道大祸已经临头。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