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好意咬咬牙说道:“要不我留下来帮把手吧!”

    说实话,她的确有些腿软,眼前的情形和女人生孩子还不大一样。

    可就此出去她又于心不忍。

    司马兰台看着她的眼睛道:“你能挺得住吗?”

    “我……尽力。”苏好意慎重地说,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坚持得住。

    “那好,去西边架子上把那只青瓷瓶拿过来。”司马兰台道。

    苏好意很快拿了瓷瓶过来,司马兰台接过,打开瓶塞,将里头的药粉撒在伤者的创口处。

    出血的地方很快就止了血,苏好意叹为观止,心说仙源山的药真是不同凡响啊!

    “把他的上衣剪开脱掉。”司马兰台吩咐墨童,又转头对苏好意说:“你去后边烧水。”

    等到苏好意将水烧开用铜盆端过来的时候,那人还在昏迷着。

    司马兰台先清理了伤口周围的皮肤,然后用棉纱布将腹腔里的污血吸干净,仔细查看了里面的伤口,有几处被刺伤了,所幸没有直接致命的地方。

    苏好意看他又快又稳地将内伤创口都撒上药粉,等到被吸收后又用类似蜂蜜一样粘稠的胶水涂在上面,那东西将伤口牢牢黏住,再也不流血了。

    随后司马兰台又将那人的肠子归位,用特制的针线把伤口缝合。

    苏好意看得头皮发炸,生平头回知道还有这样处理外伤的法子,虽然超出她的认知之外,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办法十分有效。

    否则到了一般大夫那里,这人只能等死了。

    这时伤者的亲友都进来了,看着转醒的人又是念佛又是道谢。

    那个妇人则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给司马兰台磕头:“兰台公子,你就是活菩萨!我们家五代单传,我丈夫又死的早,要是我儿子有个好共歹,张家不但绝了后,我死了也没脸去见张家的列祖列宗啊!”

    苏好意上前搀起了妇人,司马兰台说道:“把病人抬回去后需要静养几个月,头一个月千万不能下床,也不要坐起来,前三天只喝水不要进食,随后也只能喝清淡的米粥。一个月后再正常进食。过一个月后再慢慢试着下床,伤口不要沾水,我给你带些药回去,隔三天上一回药,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真……真的吗?这样我儿子就能活命吗?”妇人还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不是铁器所伤,所以把伤口处理完就没什么大事了。”司马兰台点头:“不过被褥衣裳要洁净,清洗的时候要用热水烫过,伤口就不会化脓了。”

    那妇人高兴的直掉泪,摘下手上的银镯子做诊金:“公子,这是我家最值钱的东西了,我知道这根本抵不过一条命,不够的我再回去凑了给你拿过来。”

    “不要了,”司马兰台道:“你们快回去吧。”

    妇人有些愣住了,还想再说什么,墨童笑着上前说道:“大婶,我们公子不收你的诊金,你们慢些走,别颠簸了病人。”

    这时司马兰台已经到后边的屋子里去了,苏好意猜他应该去清洗和更换衣裳了。

    因为刚才抢救伤者,司马兰台的一身白衣好多地方都沾了血。

    等那些人离开墨童又打了一盆水,拿了两只干净的手帕给苏好意:“苏公子洗洗手吧!一会儿您到前头去坐着,我把这儿打扫一下。”

    苏好意洗干净了手就到前边来,此时已华灯初上,紫蓝的天幕上星光点点。

    等到司马兰台再出来的时候,果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头发显然也整理过了,又是一副神仙姿态。

    苏好意向笑着上前,吁口气道:“公子医术神乎其神,在下当真开眼界了。”

    经过这件事,她再看司马兰台的时候,总觉得他头顶有佛光,世人都祈求神佛救苦救难。可又有谁真的见过神佛现身呢?

    而司马兰台就不一样了,他是真的能救人性命解除病痛。

    苏好意说话的时候,一眼瞥见司马兰台的颈侧还有一滴米粒大的干涸血迹,她手上恰好拿着刚刚擦过手的帕子,于是说道:“公子别动,我给你擦擦。”

    司马兰台比苏好意高出一头,她得踮起脚才好够得着。

    因为挨得很近,司马兰台的呼吸打在她的侧脸上,带动苏好意鬓角的发丝微微颤动,像蝴蝶翕动的触须。

    那小小的血迹一擦就掉了,苏好意的手刚要抽回来,就被司马兰台反握住了。

    墨童刚从里间探出头来,吓得又缩回去了。

    苏好意也错愕,但紧接着就明白了司马兰台的意图。

    原来他是要给自己诊脉。

    看他不苟言笑的样子,苏好意心中难免打鼓,想该不会是自己得了什么可怕的病,否则哪里用得着兰台公子出手呢?

    “公子……我……”苏好意想说什么,司马兰台放下她这只手,拿起了另一只,她只好闭嘴。

    等到诊完了脉,司马兰台说道:“你最近是不是睡得不好?”

    “……嗯。”苏好意点头。

    “觉不觉得口苦?”司马兰台又问。

    “早晨刚起来的时候有点儿。”苏好意如实回答。

    “眼睛也有些胀涩吧?”司马兰台轻叹一声问。

    苏好意的心都吊起来了:“公子,我这是什么病?还有得治吗?”

    “别怕,你只是虚火上升。”司马兰台说道:“给你拿一包我自己配的茶饮,每天冲水喝,过几日就好了。”

    苏好意暗笑自己太紧张,轻轻甩了甩头说:“那就多谢公子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改日再来拜望您。”

    这时墨童已经把苏好意的扇子拿了来,双手递过去说道:“苏公子,这是您的扇子。”

    苏好意边道谢边双手接过来:“有劳仙童了。”

    一眼瞥见司马兰台盯着自己手里的扇子,苏好意心中一动,试探着问道:“不知这扇子能否入得了公子的眼?若是喜欢在下就转赠了您吧。”

    这扇子还是吴涯先生送她的,画的是西楼残月,甚有意境。还题了两句唐诗: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好。”司马兰台当即就拿了过来,他平时其实是不用扇子的。

    在一旁的墨童也觉得有些奇怪,自从回了天都,他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不了解自家公子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