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付明月一言不发,只静静地坐在车上。

    宗清雪见她这样子也没刻意找话说,含笑看着车外。

    车子不紧不慢地走着,宗清雪忽然睁大了眼指着路边的一个人说:“我的天!那不就是衣家那位傻少爷么!”

    付明月听了也忍不住看了过去,只见路边的古柳下坐着个穿蓝布衣衫的人,赤脚穿鞋,露着大半截脚踝。年纪大约二十上下,八斗头,绿豆眼,两眼分得很开,一脸的呆相,一看就是个傻子。

    付明月狠狠地扭过头,见过兰台公子后再见这个傻子越发令人恶心。

    宗清雪笑道:“你初来京城,不知道衣家每代都会出个傻子。这傻瓜叫衣旭,听说他出生的时候连哭都不会,到五岁上才会说话走路,平日里除了发呆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里,可惜了他爹衣尚书可是出了名的鬼精。”

    饶是付明月刚来京城,也听说过大夏官场“一佛二鬼三阎王”的说法。

    “一佛”指的是高肃高端己,也就是高照的祖父。

    他德高望重,随和宽厚,从不把人往死路上逼,所以被称为“高佛子”。

    “二鬼”指的是衣崇柏,他颇有心机,又处事圆滑。不过大约是因为不够厚道,世人都爱造他的谣。

    比如说衣旭是他妻子和傻小叔私通生下来的。

    “三阎王”则是白鸦卫的都指挥使权慕权倾世,这人年纪轻轻,但手段狠绝,凡经他手的人最轻也要脱层皮。

    虽然不过是个三品官,但多少朝中大员、封疆大吏甚至累世勋贵见了他都不免胆寒。

    不过这些对付明月一个闺中女子来说都太遥远,如今的她单是从心里深深厌恶衣东升那个傻子罢了。

    等到付明月回到家后,刚进院子就听到她祖母吴氏依旧在唠叨着和衣家的亲事。

    付明月当然不高兴,一甩手回自己屋里生闷气去了。

    这天傍晚快嘴六来到楚腰馆找苏好意,走的是后门。

    两个人站在河堤边说话。

    “八郎,你叫我打听的事,我打听到了。原来这付家进京是侯旨补缺来的,那个付玉在地方任职十年了,如今来京述职,想趁这个机会留在京城,”快嘴六一张嘴倒豆子一样:“小人也打听过了,他家并没有什么大靠山。不过是和吏部郎中宗弘有同榜之谊,想托赖他做成这件事。”

    苏好意听了点点头,快嘴六又说:“小人还打听到,宗弘的夫人想要让付家的那个病秧子小姐嫁给吏部尚书家的傻子,可付玉夫妻不乐意。此外就是付家那个小少爷,活脱儿一个败家子,毛还没长齐呢,就背着家里人常往勾栏院里头钻。”

    “六哥打探得真够详细,”苏好意含笑说道:“真是多谢你了,这个你拿着,以后有事还找你帮忙。”

    苏好意说着,递给快嘴六一块十两重的银子。

    快嘴六连忙摇手说道:“八郎多给了,前头那些已经足够了。”

    “拿着吧,说不定我过两天还有事麻烦你。”苏好意把银子硬塞到快嘴六的手里。

    快嘴六又是高兴又是惭愧,说道:“小人以前就没少得你的照顾,这里头的规矩我都懂,绝不会对外人说起。”

    “对了,那个付承训最常去哪家?”苏好意问。

    “最近这几天好像常常去相思阁。”快嘴六说:“这小子恋着那家的小桃红呢!”

    快嘴六走后苏好意也不打算回楚腰馆去了,她需要好好盘算些事情,于是就信步沿着春愁河岸边走边思索。

    等到把心里的事想出个大概,发觉自己已经走出了很远,但一想这个时候楚腰馆里人正多,回去也不得清净,于是就又往前走了一大段路。

    走到天香街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司马兰台的医馆应该就在附近,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不如就去看看好了。

    到了兰台医馆门前,负责在门前分诊的那个老郎中已经回去了。墨童在门里坐着,恰好看到苏好意来了,便笑嘻嘻的跑了出来。

    “苏公子今天有空,到里面来吧!我们公子在里头看书呢,再等一会儿也要走了。”

    “我这时候来是不是不巧?”苏好意有些顾忌:“兰台公子忙了一天,应该早些回府歇着才对。”

    “苏公子别误会,我们本来也没有固定回府的时间,”墨童赶紧解释:“对了,上回你的扇子落在了我们车上,我一会儿到后面给你拿去。”

    苏好意这才想起来,上回陪司马兰台游湖之后,自己的扇子就不见了,应该是当时睡在车上不小心遗落了。

    她是第一次进兰台医馆,只觉得这里就像司马兰台本人一样干净清雅,屋子里淡淡的药香气令人神魂安宁,妥帖舒适。

    司马兰台正在看书,见苏好意进来便把书放下了。

    从小到大,苏好意的眼前就没缺过好看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小的都有,可是平心而论,能让她每次见了都惊叹的,也就那么两三个。

    而兰台公子的相貌气质用珠玉来形容都显得俗气,似乎只有用夏日山巅雪,秋夜团栾月才能比拟。

    两个人见了面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外头一片吵嚷。

    随即,几个大汉抬着张竹床冲了进来,竹床上躺着一个人,面白如纸,气若游丝。

    他身上盖着张白布单,胸腹部已经被鲜血浸透。

    “兰台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儿子!”随后进来了一位五十岁上下的妇人,她的腿已经软了,是被两个年轻人架进来的。

    司马兰台一见这情形早已经站起身来,走到跟前将白布单掀起。

    苏好意就站在床旁边,自然也看到了,心里特别不适,只能强忍着。

    那个人的腹部不知被什么豁开,肠子都流了出来。

    “是被什么东西伤的?”司马兰台一边问一边脱去了外头的广袖罩衫。

    “是毛竹竿,”妇人哭着说:“竹竿头被削尖了,用来叉鱼。”

    “我知道了,留下两个人做帮手,其他人都下去吧!”司马兰台说着已经取了银针给这人封住了好几个穴位。

    众人不敢违拗,扶着老妇人出去了。

    司马兰台叫墨童取了内服的药给那人吃下去,转头对苏好意说:“太血腥了,你别看,先出去。”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