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落了几点雨,让暑热的天气微微有了些凉意。

    付明月的哭声时高时低,跟树上的蝉声混成一片,让人心烦意乱。

    付承训一脸不耐烦地出门去了,外头花花世界,他何苦在家里受这折磨?

    付承泽用棉花堵住了耳朵读《中庸》,他身体弱,不爱出去玩儿,宁愿读读书写写字。只是他不是特别聪慧,仲氏打算稳定下来后想办法把他送进国子监去。

    仲氏又禁不住对丈夫抱怨起来:“老太太真是越发老悖晦了!宗夫人今天说的那件事,她想都没想就要答应。若不是我拦着,只怕把明月的八字都给了人家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怎么能让她跳火坑呢?!”

    “好了好了,你也别生气了。”付玉有些头疼的说:“老太太就是性子急些,她没见过什么世面,又听宗夫人那么一说,以为是一条路呢。”

    “这跟见没见过世面都没关系,”仲氏抹了把泪说:“她是想拿孙女给儿子换官做!反正你飞黄腾达了,自然能妻妾成群,想生多少个都行!”

    “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何尝会有这样的心思。”付玉无奈地说道:“明月的婚事自然有你我做主,你不同意,我不同意,又怎么能成呢?”

    原来今天宗弘的夫人来付家做客,仲氏谋求心切,在跟宗夫人攀谈的时候不免多问了几句。

    宗夫人当然清楚她的意思,就说自家的丈夫也不过是在吏部任郎中,只是个五品官,手中的权力有限。

    付玉要真想留在京中,且能够稳步上升,需得攀上更高的枝才成。

    又说如今的吏部尚书衣大人家中有个傻儿子,京城中的显贵人家都不肯与之结亲。

    衣夫人也说了,他们家儿子这样,也不好再打高门贵地的主意,但起码也得是身世清白,知书达理的好人家姑娘才能进衣家的门。

    宗夫人见了付明月,觉得她就很合适。

    说倘若这门亲事成了,付玉就不用担心仕途了,毕竟和尚书大人成了亲家,哪有不照应的道理。

    当时付家老太太也在旁边,听了这话不免动了心,上赶着问了好几句。

    但仲氏却不舍得让自己的爱女嫁一个傻子,所以就把婆婆给拦住了,宗夫人见了自然明白,就打住不再多说。

    “哼!宗夫人真把咱们当成土鳖了,”仲氏嘴角带着讥讽之意说:“口口声声是为咱们着想,打量谁不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她从中做个媒人,自然要两头买好,拿我女儿替她丈夫讨好上官,亏得她打得这样的好算盘!”

    “咱们心里明白就好,多说无益。这话在家里说说就是了,千万别传出去,以后还要用到人家呢。”付玉说道:“毕竟放眼整个京城,咱们只认得他们一家。其实我原来就说留京实属不易,咱们在地方上也好,到现在了,八字还没见到一撇呢。”

    这些年付玉虽然做的是七品县令,但因为敛财有道,在地方上也确乎过得很滋润。

    仲氏听了这话被气的笑了,说道:“好像我图个诰命夫人似的!进京不过是为儿女着想,在地方上连门好亲事也寻不到,进学也不容易。哪里比得上京城遍地权贵,还有太学呢!况且十年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难道白白的放过了不成?!”

    “知道你是为了这个家着想,可现在这个情形只能从长计议。”付玉道:“我是当爹的,当然也心疼儿女。”

    “说起儿女来我就更生气了,”仲氏长出一口气说:“当年若是把那个丫头从老家接出来,让她去庙里做舍身儿,既能给咱们家消灾祈福,过十年还俗,刚好就能嫁那个傻子了。”

    原来付玉在娶仲氏之前是有个妻子的,姓苏名怀慈,和他是同乡。

    两人成亲后育有一女,只是孩子出生没多久,苏怀慈就过世了,那时候付玉刚刚考中秀才。正被仲氏的舅舅赏识,有意把自己的外甥女嫁给他。

    仲氏说自己“一不给人做妾,二不给人做继母”,付家人于是就遗弃了那个孩子。

    那孩子后来被苏怀慈的母亲抱走了,抚养到了六七岁。

    付玉和仲氏成亲之后,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就是付承泽和付明月,只比苏怀慈生的那个女儿小一岁。

    可这两个孩子却是胸腹相连的怪胎,这在当时实在是件耸人听闻的事情。

    好在这两个孩子几个月的时候,遇到了从仙源山出来云游的青鸾夫子,将他们两个的身体分离开来。

    后来有高僧说,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是因为付玉德行有亏,想要消灾免祸就得向寺庙献个舍身儿。

    那个时候,付玉已经到外地做了县令。于是就派了家仆回老家去寻找他和苏怀慈生的那个女儿,准备让这个孩子到寺庙里去做舍身儿,可最终也没能成。

    最后没办法,花了一百两银子买了个孩子送去了。

    但仲氏总觉得这样会大打折扣,因为毕竟没有血缘。也极有可能是因为这个,付玉这么多年才没能升迁。

    “还提当年的事做什么?又不是我不想,都是那个野和尚从中作梗。”付玉不想多谈。

    “你当然不想提了,”仲氏变得更不高兴了:“我知道你忘不了苏氏那个贱人,她不就是生的妖媚么?可惜命不长!”

    她嫁给付玉最初的那几年,闭口不谈苏怀慈,总觉得提了是给对方长脸。

    不过随着儿女们长大,她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又来了,你跟一个死人计较什么?”付玉无可奈何地说。

    “不过,不管怎么说,以后对宗家可要有些防备心才行,”仲氏道:“最好是能再搭上一条别的路,免得被他们利用了。”

    “别的路?说的轻巧!是司马家还是高家?”付玉苦笑道:“或者直接去找永王?”

    “你别阴阳怪气的,”仲氏看他一眼说:“咱们不过就差个引路的人罢了,只要能够的上,就凭咱们手里的东西,难道就换不得个六品的京官么?”

    不得不承认,仲氏的确是有些手段的,如果不是她帮着盘算筹划,付玉未必能走到今天。

    “行了,你多琢磨琢磨吧,我去看看女儿。”仲氏说着站起身来:“这大热的天可别哭坏了她。”

    付明月和付承泽两个人自幼身体就不好,这让仲氏没少操心。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