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静闹得这么大,想瞒也瞒不住了。

    府里的侍卫将陈德兴捆住了手脚,可他还是声嘶力竭的叫喊,于是只好把他的嘴也堵上。

    管家这时候也来了,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他这是怎么了?”管家问。

    “不清楚,一个劲儿喊有鬼抓他,力气还大得吓人。”家丁说:“可能是疯了。”

    “跟他一起来的那个人呢?”管家看了半天没见苏好意的影子。

    “早出去了,说有事。”守门的家丁有一个跑进来看热闹,听管家问就说了。

    官管家直嘬牙花子,这他妈明摆着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可如今这情形哪还顾得上去找苏好意,只能先顾眼前了。

    这件事情惊动了东乡侯,派了人出来问。

    “刘管家,这是闹什么呢?侯爷今天本来就心不顺,我们刚哄得开心了,这会儿又坏了兴致。说要治你的罪呢!”出来传话的是个体态妖娆的**。

    管家当然不能把自己搭进去,只好把锅甩给陈德兴。

    毕竟这时候苏好意已经不在场,说的越多错的越多,所以他不敢再攀扯旁人。

    只说陈德兴找自己办事,不知怎么忽然间就发了狂。

    东乡侯被这件事坏了兴致,就让手下的人把陈德兴丢到茅厕里待一晚,等到清醒了再送衙门。

    其实苏好意给陈德兴下的药不过就是用毒蘑菇粉制成的迷幻药罢了,过几个时辰就会自愈,并不会伤害性命。

    她带着这个东西也是防身用的,今天拿来做弄陈德兴,纯属一时兴起。

    账是要不回来了,她也没打算要。

    陈德兴那厮被丢在茅厕里,清醒过来后根本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可他既不能动又开不了口,只能忍受着臭气熏天,在里头熬了一整夜。

    这还不算完,侯府的房子烧了半间,他要描赔,否则就要送官。

    陈德兴再怎么泼皮,却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乖乖的赔了一大笔钱,才算完事。

    想回头去找苏好意的麻烦,可手里又没把柄,又怕苏好意借船帮的手收拾自己。

    可他终究不甘心,喝酒之后发了几句牢骚。不知道哪个好事者把他的话传到了东乡侯的耳朵里,侯爷的气还没消,命人把他扭送到了官府,说他在府内纵火还偷东西。

    陈德兴在衙门里过了好几遍堂,被打得皮开肉绽,最后把家底儿都折腾光了,还被定了个流放之罪,发配到沙门岛去了。

    再说苏好意,整治了陈德兴后一脸坏笑地往回走。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路上行人渐稀。

    在经过天香街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住了她。

    苏好意回头一看,是墨童。

    “苏公子,果然是你,”墨童见了苏好意很高兴:“我老远看着还不大敢认呢。”

    司马兰台坐在车上,依旧是那副冷清相,苏好意连忙请安,笑问:“公子到哪里去了?是要回府么?”

    “苏公子不知道,我们是打医馆回来,”墨童嘴快得很:“我们公子的医馆开张了,就在城北。”

    “哎呦,这么大的事在下都没能道贺,实在是该死!”苏好意十分过意不去。

    “不妨事。”司马兰台回了一句。

    “苏公子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们谁也没知会,你也知道我们公子不耐俗务,况且医馆又不要生意兴隆。”墨童一张嘴说不够似的。

    苏好意一点儿也不意外,司马兰台怎么看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让他呼朋结友,大排宴宴,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公子的医馆开了,对京城的百姓来说实在是件天大的好事,病者遇良医,犹如旱苗遇雨,祛病除患恩同再造,”苏好意说道:“难怪那么多人仰慕公子了。”

    “苏公子有所不知,我们公子坐馆的第一天,差一点儿没挤出人命,”墨童心有余悸地说道:“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不知道怎么都病了,排着队让我们公子给瞧。有的还因为插队大打出手,看她们的劲头哪像病人。后来没办法,只好又找了一位郎中,凡是轻症都归他瞧,重症才送到公子那里去。”

    “多嘴。”司马兰台对墨童下了禁言令。

    墨童无奈地对苏好意眨眨眼,一脸的身不由己。

    苏好意不敢多耽搁,陪笑说道:“公子在医馆忙了一天,想必累了,早些回府歇着吧。”其实她今天也累了,想早些回去休息。

    “不是说游湖吗?”司马兰台一句话抛出来,让剩下的两个人一下子愣住了。

    墨童自幼跟着自家公子,何曾见他主动提出游玩过!

    苏好意也很突然,她的确之前邀约过司马兰台游湖,可是还没准备好,而且司马兰台主动提出来,实在有些突兀。

    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说道:“难得公子今日好兴致,可是在下还没准备齐全,呃……如此仓促,怕怠慢了公子。”

    “随意就好,不必刻意周全。”司马兰台似乎铁了心要游湖。

    话都说到这份上,苏好意就不能再推拒了。

    这里离落月湖也不远,苏好意上了车,让墨瞳先把车赶到醉仙楼去,她到后厨找了相熟的人,加塞订了一桌酒菜。

    多给了银子,叫他们做好之后送到湖边船上去。

    然后驱车来到落月湖边,此时湖上已经有不少画船往来,这时节天气渐热,因此夜里也就越发热闹。往往通宵达旦,这也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苏好意选好了船,上了船也叫他们先泊着等酒菜。

    不一会儿,醉仙楼的伙计将苏好意定的酒菜全部送了来,不但荤素搭配,连颜色配在一起也十分美观。

    船夫一篙撑开画船,荡悠悠飘向湖心。

    苏好意拿起酒壶给司马兰台倒酒,酒壶在她手里行云流水般三起三伏,有个名儿唤作“凤凰三点头”,酒杯里的酒满到九分九,一滴也没洒出来。

    “多谢公子赏脸,实在是小人的荣幸。”苏好意自己也倒了一杯,双手擎着向司马兰台敬酒。

    “也多谢你。”司马兰台碰了杯一饮而尽,脸上疏离的神情淡去不少,甚至多少能看出几分喜悦来。

    苏好意于是了然,兰台公子与世隔绝太久,根本不知该如何融入这俗世凡尘,也许他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冷。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