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好意早起在自己房中吃过饭,穿戴整齐,将小金龟系在腰上,站在窗口看了看天,又拿了把湘竹骨的扇子出了门。

    楚腰馆前门不开,她从后门出来,沿着春愁河一路向南走。

    今天苏好意要干她的老本行------收花账。

    楚腰馆门面大,生意多,来的客人也是各形各色。有挥金如土就以花钱为乐的,也少不了小气吝啬欠债不还的。

    遇到这样的,就得上门讨债,不过这花账可不是好收的。

    苏好意今天要去的是宋三少家,宋家是天都小有名气的瓷商。

    这位三少爷虽然是个庶出的,却是宋老爷的独子。之所以行三,是因为他上头还有两个正出的嫡子,不过都夭折了。

    宋三少二十几岁的年纪,整天狂嫖滥赌,不务正业。

    宋家虽然有几个钱也搁不住他这么糟践,更何况他手里的钱也有限,一时花光了又耐不住寂寞,于是只好赊账。

    楚腰馆也有个规矩,新客人一律不许欠账。老客人的话可以欠半个月,但半个月后就必须得付清了,否则就要上门去讨。

    宋三少的花账挂了快两个月了,在苏好意之前,楚腰馆的几个龟奴也来讨过,可宋家不认账。

    于是苏好意才出马,一般像这种烂账、死账最后都得落到她手上。

    来到宋家门前,苏好意忍不住乐了。原来宋三少欠债不止一家,百花楼、千红阁好几家的人都在这门前等着呢。

    这几个人一见苏好意都笑着叫“八郎”,苏好意也忙回礼。

    “这是怎么说的?姐姐们怎么亲自来了?”苏好意问那几个人。

    妓院里出来催账的都是龟奴,姑娘们出来还真是少见。

    “这宋三少太不地道,睡了老娘不给钱,明摆着想要白嫖嘛!”一个叫小蝶的姑娘说:“他丢的起这个脸,老娘还丢不起这个人呢!”

    “是啊八郎,我们家不像你们楚腰馆根深叶茂,做的就是小本生意,还等着米下锅呢。”又一家的姑娘说。

    “姐姐们笑话了,我们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何况每天支出去的银子也要好几百上千,总不能只出不进呐!”苏好意笑眯眯道:“合着咱们就在这儿等吗?不能进去坐着?”

    “你还做梦呢?这宋家不认账,哪肯让咱们进门去?”小蝶一边用小锉刀轻轻磨着指甲一边说:“我在这儿蹲了三天了,都晒黑了。”

    苏好意听了,笑了笑不再说话,找了个干净有阴凉的石台阶坐下,用扇子遮了脸,低头打瞌睡。

    就这么等到了将近正午,宋家的府门才开,原来是宋老爷要出门。

    讨账的几个姑娘连忙站起来冲上前去,围住了宋老爷要账。

    这个说:“宋老爷,我们卖的是皮肉挣的是辛苦钱,就是天王老子到了我们那儿也没有白嫖的道理。您好歹高抬贵手,赏我们几个钱,让我们回去也有个交代。”

    那个说:“宋老爷,您一顿饭钱就够了还我们的账了,何苦为难我们这些下九流呢?”

    又一个说:“要是再不掏钱,我们可闹的公堂上去!到时候看谁丢人!”

    可不管这些人怎么说,宋老爷都铁青着一张脸,只是喝令家中的仆人将这些人赶走,之后坐上车扬长而去。

    宋家的仆人被那几个姑娘缠得恼火,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别跟这儿裹乱!撒泼骂街都不好使!实话跟你们说,三少爷因为总到你们那儿去,已经被老爷打的动不得了。也说了要钱一个大子儿没有,要命就进去把三少爷抬到你们那儿去!”

    说完也一甩手进去了。

    那几个讨债的姑娘还不死心,站在门口骂了半天街。

    说实话,她们也并不想对簿公堂,衙门里的官差最能勒掯他们这些卖笑的。

    就算经了官把账要回来,也得有一大半落到官差的手里去。这还算好的,要真是遇上心黑手狠的,不搭些钱进去才怪。

    苏好意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根本就没上前。

    站起身跺跺脚,一言不发的走了。

    她可没回楚腰馆去,而是跟着宋老爷的马车下去了。

    马车停在广宾楼门前,宋老爷下了车径直进去了。

    苏好意猜宋老爷多半是来这儿谈生意的,不然不可能特意跑到这儿来吃顿午饭。

    她也随着进去,就在宋老爷旁边的一张桌上坐下来,朝宋老爷拱了拱手。

    宋老爷狠狠瞪了她一眼,就把脸转过去,再也不看她了。

    过了一会儿,又一个商人模样的人走了上来,宋老爷急忙抱拳迎了上去,显然今天要请的就是这个人了。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坐下,宋老爷把小二叫过来点了几个菜。

    小二是认得苏好意的,从这边桌上下来直接走到她跟前,低声笑着说道:“难得八郎今日来,我们掌柜的吩咐小的来问问,您是一个人,还是等朋友?”

    “就我一个人。”苏好意含笑答道:“随便给我来两个菜就行了。”

    小二退下去,过了半天,左右手各托着一个托盘上了楼。

    把宋老爷他们点的菜上齐了,回头又给苏好意一桌上放了两荤两素四道菜并一壶酒。

    “八郎,您慢用。掌柜的说了上回的事多亏您,这点酒菜不成敬意,权当孝敬您的。”小二十分分殷勤地说。

    “多谢,多谢!愧不敢当。”苏好意忙拱手。

    这边宋老爷和那人果真是在谈生意,那人听口音就是外地人,苏好意听了几句就听明白了,他们是因为运费的事谈不拢。

    宋老爷的意思是他的瓷器价钱已经压得很低,如果再包运费实在不划算。

    而对方却丝毫也不肯相让,还说京城里做瓷器的又不止他一家,不信找不到更便宜的。

    两个人先前还算和气,说着说着就有些急了。

    苏好意站起身走过去,手里端着一杯酒,陪笑着说道:“二位可否听小人一言?”

    宋老爷以为她是故意来拆台让自己难堪的,便沉着脸说道:“这没你的事,少给我添乱!”

    苏好意不走,笑吟吟道:“宋老爷的瓷器往梅州运,不知是走水路还是走旱路呢?”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