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天光渐收。

    楚腰馆上下收拾得整齐干净,里头的姑娘们个个儿打扮得桃羞杏让,或调琴弦,或凭栏凭窗,等着客人来。

    姹儿姨在三楼的看台上往下头看,苏好意刚好把一楼看了一遍,见各色东西都齐全了才上二楼。

    几个姑娘在楼梯处截住她,调笑道:“今儿什么好日子?你穿成这样是要去见哪家姑娘?”

    苏好意今天穿了件簇新的交领绯色箭袖夹纱袍,腰上系着玉色丝绦,两端绾做梅花结,一对宫穗错落垂在腰侧,显得她腰肢细韧,身姿风流。

    这颜色的衣裳过了十八岁的人都穿不得,容易显得花哨轻佻。

    可若是十二三岁的少年穿了又难免一团孩气,不够出挑。

    偏偏苏好意的长相肤色十分衬这衣裳,远看近看都好看。

    “我一会儿要出去赴宴,已然跟我娘说过了,”苏好意未语先笑:“姐姐们今日都好惹眼,必定能接到又英俊又体贴又大方的客人。”

    “臭小子,偏你的嘴这么甜!若不是因为你,我们还不一定留在楚腰馆呢!”其中一个姑娘用扇子轻拍着苏好意的肩膀道:“你跟姐姐说实话,是不是外头恋着谁呢?”

    “没有的事,”苏好意笑:“我这不还小呢么!”

    楚腰馆的姑娘不少对苏好意存了心思,可她却从来都不招揽,众人又不知她是女儿身,所以就疑她在外头有人。

    当然,也有人怀疑她和吉星两个分桃断袖,毕竟这两人没少腻在一处。

    “小耗子,你再不走可就不好走了,”软玉在楼下仰头道:“孙八爷打前儿起就说要找你呢!真要让他见了你,不啰嗦一两个时辰才怪。”

    “阿金过会儿来,让八爷跟他说话本子的事吧!”苏好意朝软玉挑了挑眉,谢她的提醒。

    “臭小子,我要是再年轻十岁也叫你勾了魂去。”阮玉笑骂着转过身去拿琵琶。

    她当然知道苏好意是女子,可也不得不承认她有男女通吃的本事。

    苏好意上楼去跟母亲打了招呼,然后下楼从后门走了。

    今日海清秋家的公子请满月酒,苏好意作为义弟当然要赴宴,只是船帮和其他门户不同,请客都在晚上,越是大宴越是如此。

    海清秋坐上船帮老大的交椅将近二十年,除了十年前大婚,还没有因为什么事庆贺过。

    所以今天的宴请必定十分隆重热闹,苏好意深知这一点,因此不敢怠慢。

    虽然在外人看来,她如今在船帮的身份已然很高,可苏好意绝不敢有恃无恐,说白了还是她性子使然。

    海清秋的府邸在景明街烂头巷,这里原本是贫民窟,从巷子的名字就能看得出来。

    船帮本来也是在水上讨生涯的贫苦弟兄们结成的帮派,这里头的人出身都不高。

    不过后来船帮渐渐做大,垄断了京城内外民间水上的生意,才渐渐的发达起来。

    京城九街十八巷,指的是天都最早建成的时候定下来的街巷,如今几百年过去,早已扩张了不止一倍。

    可人们约定俗成,依旧用九街十八巷来代指京城的街道。

    这里和楚腰馆隔了四条街,饶是苏好意的脚程快,到了海府门前,夜幕也早降下来了。

    她之前有几次从这里路过,可从来也没进去过。

    以往的海府都是大门紧闭,只开侧门。今天却张灯结彩,府门大开。

    门前迎宾的是童三爷,带着帮中几个年轻伶俐的兄弟。

    童三爷见了苏好意连忙上前抱拳,说道:“苏小爷可来了,帮主和夫人已经问了好几遍了。”

    “叫兄嫂惦记着了,真是过意不去,”苏好意一边回礼一边说:“三爷辛苦了,我先进去,回头再找您说话。”

    “小爷是头回来,我把您送进去再出来。”童三爷知道苏好意是海清秋夫妇的座上宾,因此丝毫也不敢怠慢。

    海清秋家的院子真叫大,房舍建的也气派,带着股子江湖豪强的味道。

    七进的宅子,宴席设在第三进的齐心厅,苏好意进门拿眼一扫,估计总有上百桌。

    彼时里头热闹非凡,这些人都是粗人,讲究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满口说的都是江湖义气。

    童三爷看了半天也没见到海清秋,略带歉意的对苏好意说:“苏小爷,帮主这会儿不在。想是进后宅看夫人和少爷去了,我先给您找个位子坐着。”

    苏好意知道童三爷还得到前门去迎客,连忙笑着说:“我随便找个地方坐就好,三爷您快出去忙吧,别耽搁了正事。”

    童三爷之前就已经得了海清秋的吩咐,将苏好意安排在主桌。

    此时桌上已经坐了几个人,有几位是船帮的当家人,还有几个是天都的大富商,都是平日里和船帮有生意往来的。

    正中间空着的上座当然是留给海清秋的,童三爷让苏好意坐在海清秋的左手边。

    苏好意说什么也不同意,执意坐到旁边的那张桌子上去,童三爷劝了半天也没用。

    只好说道:“苏小爷,您这实在是为难我们了。回头帮主可是要责怪老朽办事不利的,您就坐过来吧,全当是可怜我们了。”

    苏好意谦让不过,只好坐到海清秋对面的位子上,算是整张桌上最末的位次。

    童三爷见她坐稳了,这才出去。

    其实自打苏好意进门,就有好多双眼睛落在她身上。

    苏好意年纪虽轻,可认识她的人却不少,在座的这些人有不少去过楚腰馆,都是见过她的。

    苏好意也不回避,谁看她,她便和善地看过去,报以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让我瞧瞧这位妙人儿是谁呀!”一道粗嘎的嗓音在苏好意身后响起,随后一张大手就要拍上她单薄的肩头。

    谁想苏好意滴溜溜一转身,堪堪避过这人的手,让那人拍了个空。

    那人不免有些不悦,刚要发作就对上苏好意满面春风的一张笑脸。

    “我当是谁?原来是四当家的。”苏好意认出这人是船帮的四当家,这人倒也算是个好汉,可惜坏在了色字上头。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