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车给我围起来,这小子溜得快着呢!”小侯爷吩咐手下人:“别让他跑了。”

    苏好意被找麻烦也不是头一回,虽然心里头觉得烦,但依旧笑模笑样的下了车。

    “小侯爷,今日公主请我过去,不过说说话而已,您这么兴师动众的,传出去不好听吧?”苏好意笑着说:“您耐心等等,过些日子应该就能见到公主了。”

    “你少在这儿跟我装像!公主的事你能做的了主吗?”小侯爷恨恨道:“早听说你是出了名的男狐精,我就要看看能不能把你打得现原形!”

    “小侯爷不过是要整治我罢了,”苏好意神色不变,语气从容地说道:“又不一定非要动粗,搞得好像野蛮人一样。”

    “你别跟我绕弯子,我今天就是要打断你一条腿,”小侯爷鼻孔朝天叫嚣道:“让你坏我好事!”

    “小侯爷今天一定要把我怎么样也成,”苏好意道:“不过不劳您亲自动手,也免得到时候公主怪罪您。”

    “这么说是你自己动手了?”小侯爷不相信有这等好事:“我早听说你诡计多端,可别想着耍我。”

    “小人哪儿敢呐?”苏好意笑,说出自己的想法:“听说小侯爷有雅兴的时候也会赌两把,不如咱们一局定输赢。我若是输了,就绝不再去见公主。您要是输了,也别再为难我。您看怎么样?”

    “怎么赌?”小侯爷一听赌顿时手痒起来,他平时可没少往赌坊跑。

    “怎么赌也是您说了算,骰子、骨牌、叶子牌,双陆、打马、赶围棋,自要您选定了就成。”苏好意无可无不可。

    苏好意不嗜赌,但凡是赌钱的勾当她都会。平日里也没少往赌坊跑,通常都是帮客人跑腿或是去收花账,可看多了,想不懂也难。

    “少爷,这苏八郎是出了名的鬼灵精,您可得当心。”小侯爷旁边一个篾片师爷,捋着山羊胡子小声说。

    “用不着你提醒,我还能让他给算计了?”小侯爷轻斥,回头指着苏好意道:“死龟奴,我告诉你,咱们就掷骰子比点子大小,你要是输了,就自己用刀刮花了脸,从此别出来迷惑人。”

    他是不相信苏好意输了不见公主的,两个人若是偷偷再见,他又能怎么样?

    还不如毁了苏好意这张脸,这样的话公主自然就不会再想见她了,何况是她自己动手,还能让自己少些麻烦。

    “小侯爷要赌几只骰子?”苏好意问:“扣不扣盅子?”

    “拿骰盅来。”小侯爷爱赌,自然随身带着赌具。

    一只骰盅三只骰子,就地铺了錦毯。

    苏好意和小侯爷对坐,中间留出两尺见方的空处来。

    “这副盅子我天天摸,不信你能赢得过我。”小侯爷得意道。

    “那您就先请吧!”苏好意一伸手:“小人恭候着。”

    小侯爷将三粒骰子装进盅子里,高举到耳边,晃了又晃。

    骰子在紫檀木的骰盅里响成一片,小侯爷似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双臂猛的下压,将骰盅扣在了地上。

    众人都紧盯着小侯爷的手,见他将盖子揭开,不禁“嚯”了一声。

    三只骰子,一个六点,两个五点,共十六点,这已经算十分大的点数了。

    小侯爷没料到自己今天手气这般好,顿时得意起来,看着苏好意道:“龟儿子,该轮到你了。”

    苏好意将骰盅在左右手上都颠了颠,又将三粒骰子在手里摸了一遍。然后装进骰盅里,不紧不慢地晃了几下,之后很随意的就放下了。

    众人都以为她自知赢不了,才会如此散漫。

    谁想盖子揭开后,居然是两个六点,一个五点。

    “小侯爷,在下今天运气好,堪堪赢了您一点。”苏好意起身拱手:“就此别过了,改日您若去楚腰馆,酒钱全给您免了。”

    “你他妈使诈!”小侯爷怒气冲冲,扯住苏好意的袖子不放:“你刚才一定动了手脚。”

    “小的不动手如何能摇骰子?”苏好意无辜道:“再说这可是您的赌具。”

    “不成,你把袖子綰到胳膊肘上去!”小侯爷道:“再摇一遍!否则别想走!”

    苏好意看了看小侯爷抓着自己袖子的手,叹口气道:“好吧!这次您可一定要说话算话。”

    对方松了手,苏好意把两只袖子都绾了起来,又重新摇了骰子,揭开盖子一看,三个六点。

    明眼人一看就懂了,苏好意上一把是给小侯爷留了面子的,只比他多了一点,这次为了证明自己的本事,才摇了三个六点出来。

    小侯爷未必不懂,可他就是不肯承认,跳脚道:“你敢赢我!今日非要破了你的相不可!”

    说着就要手下的人动手。

    苏好意说道:“小侯爷,自古有言:赌赢赌输不赌赖,您这么做可是不够地道。”

    一边说一边准备趁机逃跑。

    打是打不过的,可要跑这群人只怕还没人能追得上她。

    “都给我围紧了,别让这小王八蛋跑了。”小侯爷当然知道苏好意最擅长溜之大吉,提醒手下的人不可掉以轻心。

    “真是好巧!”这时外头忽然有人说话。

    众人扭过头去看,苏好意一下子就笑了。

    说话的这个人五旬上下年纪,相貌端庄气质儒雅,一身竹根青布袍,腋下夹着个账本,身后跟着四个渔民打扮的年轻人。

    “三爷怎么来了?”苏好意笑吟吟招呼道。

    这人姓童,大名不常叫,因为行三,人都称其为三爷。

    他是海清秋手下第一得力之人,虽然饱读诗书却屡试不第,后来就做了船帮的账房先生。海清秋赏识他,让他主管船帮的赌坊生意。

    “自然是寻你们二位来的,”三爷指的是苏好意和小侯爷:“在下奉海帮主之命,要跟二位交代些事情。只是没想到二位居然在一处,倒免得在下两处奔波了。”

    小侯爷见了这人立刻就没了之前的气势,但在人前还得勉强撑着。

    “小侯爷,这是您在我们宝源局欠的账,”童三爷说着将账本拿了出来,递到小侯爷面前:“都三个月了,可该还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