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绵吹尽榆钱老,节气将近立夏。

    公主府的锦帘换做了纱幕,影影绰绰,欲遮还露。

    管家将司马兰台引至二门,候在那里的两个绿衫细腰侍女笑着迎上来,齐齐问了安,一个从墨童手里接过药箱,对司马楚说道:“兰台公子且请随奴婢去给公主诊脉。”

    另一个则拖住墨童的手殷勤道:“仙童随我去喝茶吧!那边自有人伺候着。”

    墨童身不由己,跟着那侍女去了。

    司马楚被引进内室,每进一重门,都有一对颜色姝丽的小鬟迎候。

    这些侍婢看司马兰台的目光都直爽爽火辣辣,不似别府的丫鬟只敢偷偷地瞧。

    更有一股别样的香气由淡至浓,远嗅似麝香,近闻带着尿骚气,是有催情效力的灵猫香。

    到了正房门口,四个丫鬟揭起帘珑,齐声呼道:“兰台公子万安!公主有请!”

    声音娇脆赛过莺啼,尾音甜糯,明显是吴地的采莲女,这样的婢女身价是寻常丫头的十几二十倍,只有豪门才使唤得起。

    木惹儿公主的香闺极尽奢华之能事,同她的人一样,丝毫不掩饰对物欲的贪恋。

    司马兰台在绘着牡丹仕女的霞影纱屏风前站定,一直给他引路的丫鬟转过屏风去,随即只听里头一女子道:“还不快把公子请进来!你们也忒没规矩,如此怠慢贵客!”

    木惹儿公主的嗓音有些沙哑,这是天生的,使得她说话时总显得慵懒媚惑,别有风情。

    她隔着屏风已然看到了司马楚的如玉身姿,拼命压着心中的悸动,对侍女使了个眼色。

    侍女出来,躬身对司马楚道:“公子请进,奴婢去给您倒杯茶来。”

    说着转身出去了。

    司马兰台以为里头还有侍女,便转过了屏风,却只见一张大到夸张的紫楠拔步床,镂空雕花,饰以金粉。

    芙蓉软缎的床褥上侧躺着一个妖娆的外族女子,梳着慵妆髻,穿着十分大胆,只在银红肚兜外头披了一件玉色薄纱衫,衣襟大敞,雪脯半露,简直像是春宫画里的美人活了一般。

    此外并无第三人在场。

    司马兰台微微侧头,却听到门扇被人从外头合上的声音。

    “兰台公子请坐,”木惹儿公主的声音轻柔无比:“我这几日身子不舒服,就请您来给瞧瞧。”

    “公主哪里不舒服?”司马兰台一出声,木惹儿只觉得全身都软了。

    “就是……特别不舒服。”木惹儿细细叹了口气,一副娇弱无力的样子。

    “请公主伸出手腕来,让在下请脉。”司马兰台缓步走到床边。

    他每走一步都像踏在木惹儿公主的心上,公主心跳声如擂鼓,体内的火焰高涨,几欲燎原。

    司马兰台身着白衫,如云似雪般的高洁出尘,兼之容颜绝顶,令阅人无数的木惹儿公主顿时觉得以往那些男子同他相比简直是浊沫渣滓,更加相见恨晚。

    木惹儿公主是吉桑大可汗的独女,自幼宠爱无度。

    吉桑归顺大夏后,裂土封王,木惹儿也被封为“羞花公主”,还在京城赐了府邸。

    只是这位羞花公主全然不知羞,见司马兰台来到近前,她便伸出自己裸露的手臂,更趁机让薄纱滑落肩头。

    司马兰台神色如常,取出一块手帕来盖住木惹儿的手腕,然后开始诊脉。

    他的手指清瘦修长,但丝毫也不女气,木惹儿对着这手想入非非,面色越发潮红起来。

    “公主身体很好,无病。”司马兰台很快就诊完了脉,且下了定论。

    “怎么会?!”木惹儿美目大张,摇头道:“人家明明不舒服得很,吃不香睡不着,尤其心慌得厉害,终日好似丢了魂一般,公子不信就请摸摸看。”

    说着抓起司马兰台的手就往自己胸口上贴,一边咬着下唇,眸光迷离。

    这是多年摸索出来的技巧,男子最招架不住的姿态之一。

    可还未触到肌肤,司马兰台就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问道:“公主心慌多久了?”

    “总有那么六七八九天了。”木惹儿扯谎道:“哎呀,人家也记不清了,反正不是一天两天三天。”

    她看中了司马楚,想要将他收做入幕之宾,思来想去觉得既然兰台公子懂医术,那么直接请他来看病是再正当不过的理由。

    看病讲究望闻问切,一番询问触碰,自然就能碰出些滋味来。更何况瞧病自然不能只看一次,还要复诊,这么一来二去,什么好事不成?

    “是不是还伴有口渴?”司马兰台继续问:“夜里更甚一些?”

    “没错没错,”木惹儿回过神来使劲儿点头,连声道:“兰台公子真是神医,人家真真就是这般。”

    “如此可针灸几个穴位。”司马兰台道。

    “针灸啊……”木惹儿做出害怕的样子问道:“会不会很疼?要针在哪里呢?”说着扭动了一下身子,几乎要跌进司马楚的怀里。

    “针灸脚上的几个穴位即可。”司马兰台一副冷清像,无视眼前的活色生香。

    “脚上啊……”木惹儿这等**魔当然明白女子的脚于男子意味着什么,当即勾唇一笑,邪魅尽显:“那公子可千万要轻些,人家最是怕痛了。”

    嘴上这么说着,却已然把一双玉足伸到了司马兰台面前,趾甲上涂着艳红的蔻丹,右脚踝上还坠着一串镶宝石的银铃。

    司马兰台已然从药箱中取出几只细长的银针,木惹儿只觉得眼前一花,并没觉察到痛感,那几根银针就已然准确无误地刺入了她脚上的几个穴位中。

    “公子,怎么我的脚麻掉了?”木惹儿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脚不能动了。

    “无妨,拔针一刻钟后就会自行恢复。”司马兰台一边整理药箱一边回答她:“一炷香后叫侍女将银针拔掉即可。”

    “公子你这就要走了吗?”木惹儿急切的问道:“难道不是您给人家拔针吗?”

    “不需要。”司马兰台淡然极了:“拔针人人都会。”

    “那下次施针是什么时候呢?”木惹儿不死心地追问:“人家这病只怕得多针几次才管用啊!”

    “不必,”司马兰台道:“我看公主虽然身体强健无甚大病,但情浮意动,心绪不宁。必是平日房事过频,有伤元气。因此为你施了清心针,这针用的是清泻法,一次足可管三个月,多了反倒会伤身。”

    “啊?!”木惹儿听得目瞪口呆:“居然还有这种针?”

    “不要提前拔,会有性命之忧。”

    不管她信不信,司马兰台已经出去了,而她的脚已然麻掉,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兰台公子清俊的背影消失在屏风后。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