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好意得罪了海清秋,可是捅了大娄子。

    她当时别无选择,回过头就想着去给海清秋赔礼道歉。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船帮和楚腰馆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苏好意不想因为自己使得双方结怨,太不值当。

    她自幼就在市井混,明白所谓的伤和气大多是没给对方留脸面。

    所以,昨晚在和海清秋比试之前她就让其他无关的人出去了。

    既给海清秋留面子,也是给自己留后路。

    可这样还不够,她需得当面向海帮主诚恳道歉,原不原谅另当别论,她总要表现出诚意。否则像海清秋这样的人,绝没有轻轻放过她的道理。

    苏好意当然知道海清秋府上在哪里,不过自己贸然拜访能见到海帮主的机会微乎其微,海府护卫森严,自己多半会被挡在门外。

    不过她消息灵通,知道海清秋的夫人今天要到城外的寺庙里烧平安香,而海清秋对妻子疼爱有加,每次都会陪同。

    苏好意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去向海清秋赔礼道歉,因此吃过早饭就出城去了。

    大夏国崇佛,寺庙遍布京城内外,且大多香火旺盛。

    坊间优伶做谑语曾言:若要名利双收,要么做官要么做和尚。

    虽是玩笑话却一点也不假。

    苏好意打听到海清秋和夫人去的是观音庙,因为海夫人即将临盆,所以要去给送子观音上香,祈求母子平安。

    苏好意来到观音庙的时候,被在门口迎接香客的小沙弥拦住了,特意叮嘱她道:“八郎只管在前殿逛就是,不要到后院去。海夫人在后院上香,不许人打扰。”

    “我知道,多谢了!”苏好意知道海清秋对妻子护得不是一般的严,再加上他们身份特殊,与帮外的人交往甚少。

    不过说归说,苏好意来的目的就是见海清秋,哪有不去后院的道理。

    因此她在前殿左转右转,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前后殿交接的地方。

    住持特意安排了两个十三四岁的“舍身儿”在那里守着,防止有人去后殿。

    大夏国几乎每座寺庙尼庵里都有“舍身儿”,就是为了给长辈消灾殃而出家修行的孩子。

    “舍身儿”必须是童男女,出家的时间也不一定。少的一年半载,多的十年八年,甚至有一辈子都舍入空门的。

    这个得由高僧批签定夺。

    观音庙里的这两个舍身儿是认得苏好意的,因为楚腰馆的姑娘们最爱来这里上香,每次都会奉上可观的香资。

    他们对苏好意很客气,见了她连忙行礼问候。

    苏好意笑眯眯的,也不直说来意,只是同他们两个东拉西扯,顺便观察后院的动静。

    她想着等海清秋和夫人上香完毕出来的时候,在这里“偶遇”,到时候见机行事,尽可能消弭嫌怨。

    没想到,才说了没几句话,海家的两个丫鬟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

    拉住那两个舍身儿问:“这附近可有产婆吗?大夫也成!要快要快!”

    原来是海夫人在里头要生了,需要找人马上接生。

    可这是城外又是寺庙,哪里就能找到产婆和大夫呢,两个舍身儿也不得主意,只得领着这两个丫鬟去找庙祝想办法,把苏好意给扔在了一边。

    里头的呼痛声越来越大,苏好意踌躇了片刻,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海家的几个仆妇都围着夫人,俱不得主意。

    一个说:“这离算好的日子还有半个月呢,又没什么征兆,怎么突然间就要生了?”

    另一个说:“偏偏老爷不在跟前,连个拿主意的人都没有。”

    原来海清秋陪着夫人进了寺庙之后,因为有突发之事要去处理,所以就独自骑马走了。

    打算处理完事再回来,没想到他妻子张氏刚上了香羊水就破了,吓得一众人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

    本来张氏身边有一个年老的妈妈,略懂一些接生的手法。可因为她这两天病了就没有跟来,其他的下人都知道海清秋的脾气,谁也不敢不懂装懂。

    张氏是头胎,一点经验也无。况且事出突然,又是在庙里,丈夫也不在身边,所以格外的害怕恐慌。

    她越是怕,痛的就越厉害,更要命的是她自幼被海清秋娇惯养大,婚后更甚。生平最怕疼,此时早已涕泪横流,哭个不住了。

    苏好意担心闹出人命,连忙进来,说道:“海娘子莫哭,在下略懂接生之术……”

    海家的那些仆妇一见苏好意进来,忙哄地一声把自己家的娘子团团围住,呵斥道:“哪里来的登徒子,好大的胆子!还不快出去!”

    “不是我有意冒犯,实在是人命关天,”苏好意上前一步道:“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前打转,稍有不慎就会丢了性命,你们拦着我,万一夫人和孩子有了闪失,谁能担待?”

    此时张氏身下的衣裙早已经被羊水浸透,甚至连所站的地面都湿了,苏好意见情况紧急,又说:“你们快让夫人躺平,把下身垫高,一旦羊水流干孩子可就不保了。”

    “照他说的做,”张氏边哭边说:“这是老爷的第一个孩子,我一定要把他平安生下来!”

    那些仆人听了夫人的吩咐,顾不上驱赶苏好意,在地上铺上些衣裳,将张氏扶着躺下,又拿来一个蒲团垫在身下。

    去找产婆的丫鬟迟迟未归,众人等的越发焦急。

    张氏疼痛难忍,喊得嗓子都哑了。

    “夫人,你若想要孩子快些出生,可叫人去准备剪刀热水,我来为你接生。”苏好意道。

    “这可使不得!”一个婆子慌忙道:“你这不是要毁了夫人的名声吗?快出去别在这儿裹乱!”

    “是啊,谁不知道你是楚腰馆的苏八郎?”另一个帮腔道:“若是让你来接生,海帮主可不成了京城的大笑话!”

    “夫人不用太担心,一来外面的人并不知道我来了这里,二来这件事我绝不会说出去,”苏好意说着又往前走了几步:“还有件事,请众位替我保密。”

    张氏瞪大眼睛,似乎已经忘了疼痛。看着苏好意解开衣衫扯掉束胸,露出水红绫子的肚兜。

    原来京城众多少女的梦中情郎居然是个女儿身,实在太令人意外。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