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桓亦懂这个道理。

    皇宫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有赏有罚。

    皇子险些坠马,却无人受罚,这说不过去。

    不可能罚霍以骁和隐雷,竹青也是奋力想救他,那么受罚的,只能是没有跟着去的李德。

    何况,李德还一直在祸水东引。

    不止唐昭仪听出了端倪,先前从围场里被抬到行宫后,李德的各种话语,就让朱桓很不满意了。

    只是当时腿痛得厉害,他嫌说话费劲,才没有跟李德计较。

    唐昭仪见朱桓并不反对,心中的郁气散了些。

    她苦苦一笑,道:“说起来,叫那狗奴才一打岔,母妃那胸口憋着的气,多少出了一些。”

    朱桓看着唐昭仪:“母妃……”

    唐昭仪的手落在了厚厚的被褥上。

    被子下面,是朱桓伤了的腿。

    “太医说,”唐昭仪哽咽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道,“太医说,许是以后要跛着脚了。”

    “是,”朱桓道,“我自己也觉得,恐是走路会出些问题,那一下砸得挺凶。”

    唐昭仪先前被李德气回去的眼泪,又再眼眶里打转:“母妃不想你做个跛子,脚若跛了……”

    “母妃,”朱桓打断了唐昭仪,轻声道,“母妃,您该这么想,起码我还活着,起码我我还能跟您说话,能自己吃喝穿衣,虽然有点跛,也还能去您宫里陪您说话,给您画像。”

    唐昭仪恍惚了一下。

    朱桓又道:“您想想皇后娘娘,再想想冯婕妤,我现在这样,真的不糟。”

    唐昭仪的眼泪倏地落下来了。

    她想到了徐公公使人来报信时,自己那几乎要停止跳动的心。

    哪怕,来人说,太医已经看过了,殿下就是腿上跌打伤,旁的什么事儿都没有,唐昭仪还是怕得要命。

    非得亲眼看看才放心,亲眼看过了还后怕不已。

    因为,前车之鉴啊。

    朱晟中毒被救下,可他成了活死人,不会动、不会说话,就只会流泪。

    冯婕妤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岁,无论她再要强,再逼着自己打起精神来,儿子残了的痛苦依旧包围着她。

    唐昭仪与冯婕妤伺候皇上都二十多年了,以前争宠再是激烈,再有大小矛盾,见她如此,多少还是感慨的。

    朱钰就更糟了。

    俞皇后闻讯赶去,面对的是从血泊里被抬回来的儿子,守到天亮,守到儿子咽气、变冷。

    天在一瞬间就塌了,俞皇后选择自尽,也不奇怪。

    有那两车辙子在前头,唐昭仪如何不怕?

    朱桓说得没错,她其实该庆幸的。

    庆幸儿子只是伤了腿,没有中毒如朱晟,也没有像朱钰一样浑身是血。

    “我啊、我……”唐昭仪抹着眼泪,道,“脚跛了,你以后可怎么办……”

    朱桓听懂唐昭仪没有说出口的话。

    他一个皇子,不缺银子,不缺人伺候,别说是跛脚了,就算是断一条腿都不用担心以后生活。

    更何况,他只是走路不平稳,根本不影响日常起居。

    会影响到的以后,只有那把椅子了。

    父皇有其他儿子,朝臣自不会选择一位身有残缺的皇子为继承人。

    他与龙椅无缘了。

    朱桓叹了一声,取了帕子替唐昭仪擦眼泪:“不瞒母妃说,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这事。”

    唐昭仪看着儿子。

    “您上回说,您不知道推着我走到底对不对,我也一直在想,我是不是真的想要去承担,又能不能担得起,我没有答案,”朱桓苦笑,“我很矛盾,也很犹豫,心里像是压着块石头,让我喘不过气来。

    直到刚才,太医说我以后会跛脚时,我突然有了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也让我意识到,这就是我的答案。”

    唐昭仪嗫嗫着:“桓儿……”

    朱桓又努力弯了弯唇,试着让自己笑得真挚一些:“我现在这个样子,去找皇叔评点书画,应是无妨了。”

    唐昭仪心痛万分。

    像是有一双大手,狠狠抓了一把。

    自从朱晟出事,那齐美人胡乱攀咬诚王之后,朱桓就再没有去过诚王府了。

    即便是永寿长公主赴死前,认下了她指使齐美人下毒,朱桓也没有再去。

    他在避嫌,对他自己,对诚王,都好。

    醉心丹青书法并不容易,朱桓一个还身处暗涌中的皇子,不想给诚王添麻烦。

    唐昭仪一瞬不瞬看着儿子。

    她这个儿子,明明也极爱丹青书法,以前最开心的事就是能和诚王探讨喜好,观摩诚王的各种收藏,却因为这些那些缘由,割舍了自己的喜悦。

    是,龙椅上的那个人,身负天下,肩膀上扛着千千万万百姓,他必然要有所牺牲。

    唐昭仪也这么要求儿子。

    可现在,她想,她可以不再去要求了,也没有必要再去要求了。

    答案摆在了他们母子眼前。

    上天告诉了他们答案。

    唐昭仪也想回应儿子一个笑容,可惜,笑得比哭难看:“是啊,你能无后顾之忧地去见诚王,诚王也会很欢迎你。母妃、母妃需要些时间来接受。”

    “母妃……”朱桓道。

    “别担心,”唐昭仪道,“就是太突然了,母妃能调整过来。你呢,就好好养伤,跛子也分好几种,你尽量养得好些,要不然,以后还得支个拐杖,麻烦。”

    朱桓点了点头,应下。

    唐昭仪看向竹青:“照顾好殿下。”

    竹青忙不迭应了。

    外头,徐公公与几位官员正仔细检查黎草。

    皇上依旧站在一旁,问霍以骁道:“你让黑猫掌马,你怀疑有人害桓儿?”

    “我怕说不清。”霍以骁答道。

    “那倒不至于,你没有做那等事的理由,”皇上叹了声,“如果你是担心唐昭仪,朕先替她赔个礼,桓儿出事,当娘的心急如焚,急切中若是说错了什么话,你别往心里去,等事后她冷静下来,就晓得对错了。”

    “娘娘不会,”霍以骁道,“娘娘在宫中这么多年,什么魑魅魍魉没有见过,怎么可能心急着来说我?皇上未免太小瞧娘娘了。”

    皇上:……

    敢情他这赔礼还赔错了?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