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示意霍以骁扶惠康伯一把。

    “你给以骁说说,”皇上道,“你是怎么想多的?”

    霍以骁看着惠康伯,问:“伯爷听了我母亲身份,似是一点都不惊讶?”

    “不惊讶。”惠康伯答道。

    皇上接四公子回宫、让他做三殿下伴读,后来流言四起时,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霍以骁的生母身份,惠康伯却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霍以骁长得与郁劭有那么点像。

    少年时候,惠康伯与平西侯府的赵叙几兄弟、郁家的郁劭兄弟,都是同龄人。

    同是将门,三家私交又好,他们这几个半大小子打小就一起操练。

    他、赵叙、郁劭,一块在泥里打过滚,也是他和赵叙,在牙城的残垣断壁里,把一身黄土的郁劭挖出来。

    如果霍以骁真的是皇上养在霍家的亲儿子,那他的母亲,应该就是郁薇了。

    而郁薇病故的时间,与霍以骁的年纪对不上……

    惠康伯心生疑惑,兴许是他看错了,可随着霍以骁渐渐长大,越来越像。

    “不止是臣,赵叙也看出来了。”惠康伯道。

    “所以,姨父瑞雍六年去关外,其实是想去牙城?”霍以骁问,“他以为我娘生了我之后,去牙城了?”

    惠康伯讪讪道:“赵叙回来之后,我们吃酒,他说遍寻牙城也毫无踪影。

    又说,皇上没有认回四公子,我们也就当不知情。

    四公子的存在证明了皇子妃的病故有误,这对皇上不是好事,叫沈家知道了,不是威胁皇上,恐怕也会危及四公子性命。

    平西侯府出事时,我考虑得太多,甚至想着,是否沈家追到了蛛丝马迹,皇上迫不得已……

    即便是平西侯平反,因着四公子的出身,臣也不能说。”

    皇上叹着摇了摇头:“不怪你,隔着君臣,你也不可能来向朕求证。

    今儿晚了,朕还有些事要和以骁说。

    改天,你得空时,给以骁说说那年打西域的事儿,你们单独说,朕就不听了。

    朕听那些难受。”

    惠康伯自是全部应下,退了出来。

    里头,又只余下两父子。

    “朕知道你性子,”皇上道,“你派去牙城的人手,想打听就继续打听,想请教孔大儒也只管去,惠康伯那里,你打破砂锅问到底也无妨,都问过了、听过了,你的疑惑应该就消了。”

    霍以骁道:“我会问的。”

    “至于江陵那儿,”皇上道,“太远了,你暂时放一放,等来年冠礼之后,安排妥当了,你去看看你母亲。”

    霍以骁挑眉,直直问道:“您要追封我娘,您不接她回来?”

    皇上坐直了身子,道:“你母亲已经在皇陵了。”

    “您这个意思是,”霍以骁道,“我只是我娘名义上的儿子?”

    “名义上的儿子、难道就不是儿子了吗?”皇上不认同,“以骁,这样对你不仅无害,反而有利。”

    霍以骁眉宇紧蹙。

    他知道,如此安排,是皇上在考虑他的利益。

    隐瞒,不仅仅是皇上追求一个体面,不愿意当年旧事翻出来。

    同时有两位正妃,这很不好听,哪怕没有沈家和长公主的步步紧逼,对皇上来说,颜面还是丢了。

    他故意隐瞒,他被御史们骂;他被瞒在鼓里,后知后觉,郁薇被御史们骂。

    假死脱身,如此行径是污点。

    骂一通还不够呢,如何再追封?

    何况,谁能证明霍以骁一定是皇上的儿子?

    皇上知道,孔大儒知道,可霍以骁生在了外头。

    一个没有生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的儿子,这事儿还能斟酌商议,但这个儿子,还有个假死的母亲!

    不可靠添上另一层不可靠。

    哪怕霍以骁将来坐在龙椅上,关于他的质疑也不会消散。

    不得不说,只追封“病故”的郁皇子妃,并把霍以骁记在她的名下,对皇上、对霍以骁,都有好处。

    “我,”霍以骁喉头滚了滚,“我想认亲娘,可没想过什么好处不好处。”

    “你先别下决断,”皇上想了想,退了一步,“兹事体大,你花些时间多思考,去听惠康伯说一说,也问问你媳妇,还有太妃娘娘那儿、那儿就由朕先去说吧,朕骗了娘娘这么多年,得亲口跟她说,等朕说过了,你再去常宁宫听听娘娘的想法。”

    这是个理智且正确的提议,霍以骁当然不会不接受。

    不过是心里依旧憋着一股气,应下的同时,霍以骁又道:“我想问的都会问,您也别催太保大人了,这么大把年纪,真愁得夜里睡不着,那多遭罪。”

    皇上哼笑了声。

    气他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他夜里睡不睡得着?

    敢情还是他年纪不够大。

    霍以骁再无其他要问的,起身告退。

    吴公公一路送他。

    “吴公公这会儿缓过来了吧?”霍以骁问。

    吴公公哭笑不得:“比伯爷气顺,伯爷走得时候,脸都是麻的。”

    霍以骁啧了声。

    能不麻吗?

    惠康伯突然之间被叫进来问那么要命的事儿,答成那样就算不错了。

    况且,最关键的牙城之战,惠康伯还没说呢。

    仅仅是看出他像郁劭,平西侯府出事时,就能让惠康伯想岔了?

    他得再去惠康伯府一趟,仔细问问。

    吴公公送走了霍以骁,回到御前。

    皇上一脸疲惫地,靠着椅背,后仰着头,闭着双目:“以骁回去了?”

    “回去了。”吴公公打完,麻利地收拾用过的茶具。

    皇上又道:“你有什么想说的?不顺耳也不要紧,怎么不劝劝朕别跟儿子一般见识?”

    吴公公:……

    不顺耳的话,今儿都满出来了。

    再说,岂不是自找麻烦?

    “小的刚看四公子,觉得他轻松许多,”吴公公硬着头皮道,“那么多心里话,他一定是想问皇上很久了,不管答案如何,他今儿问出来了,心里定能舒畅很多。”

    皇上“嗯”了一声,没有再说。

    确实很久了。

    瞒得那么严实,还是被以骁发现了端倪,还暗暗查了这么久。

    他曾以为,知晓前因后果的人都死了、老了,很快,所有的答案都在时间下掩埋,可最终,还是被挖了出来。

    他原想全部瞒去,但被掀开时,他也有一丝庆幸。

    还有那么一两位知情人。

    要不然,只他一张嘴,取信以骁,并不容易。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