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房里。

    吴公公得了底下小内侍的通禀,微微颔首。

    待人退出去,吴公公又看向皇上。

    皇上闭目养神。

    对永寿长公主的到来,皇上并不意外,甚至,他等着她来。

    吴公公知道要如何应对,他估摸着时间出去,刚好,长公主的身影出现再了视野之中。

    长公主衣冠不够整齐,形容满是狼狈。

    吴公公想,上一回见到长公主这般,好像还是沈皇太后薨逝之事。

    一面想,他一面小跑着下了台阶,穿过小广场,到了长公主跟前,声音急切:“您这是……”

    永寿长公主看了他一眼,脚步不停,直走到台阶前,才停下步子,曲着膝盖要跪。

    吴公公眼疾手快,直接把长公主架住了:“殿下,这是做什么呀殿下!”

    几个机灵的内侍见状,也纷纷过来帮忙。

    长公主窝着火,偏她必须低头赔罪,哪里能跟吴公公比力气?

    倒不是她比不过,而是这群阉货心黑。

    她只要敢横一下胳膊,一个比一个倒得快,摔在地上“哎呦哎呦”,她今天的目的就全毁了。

    永寿长公主只能卸了身上的劲儿,叹道:“皖阳那性子,是我教女无方,我该来请罪。”

    吴公公道:“皇上在里头等您。”

    长公主出师不利,只能按下心中火气,先跟着吴公公进御书房去。

    吴公公也防着长公主,扶得那叫一个小心翼翼,把人稳稳当当送到了御前。

    “这一路,赶得够辛苦的,”皇上止住了长公主问安,“免礼吧,坐下说话。”

    永寿抿了抿唇,依言坐下。

    皇上道:“再是匆忙,仪容还是得注意一些,朕知你心急,御史们回头又得唠叨两句。”

    永寿长公主在心中冷笑。

    谁在乎御史那点儿唠叨?

    她原是打算卖惨,这才怎么进京,就怎么进宫。

    全天下又不是只有定安侯府那老太婆会装可怜!

    她心急火燎地赶回来,先回府是为了劝导皖阳,让皖阳正视错误,与她一块认错。

    当然,劝导失败了。

    她只好孤身进宫,满身疲惫地跪,跪到天黑,被皇上请出皇城,到了宫门外,人一歪厥过去,也算是个被不懂事的女儿弄得心力交瘁的母亲。

    结果,还不等她跪下,就被个阉货坏了事。

    “唠叨两句而已,”长公主稳着心绪,苦笑道,“就皖阳那脾气、那行事,我被骂得狗血淋头也是应当的。”

    皇上道:“皖阳也是朕看着长大的,这一回,闹得太过了。”

    长公主道:“是,皇上看着她长大,她性情如何,您也清楚。惹是生非也要靠本事,她没能耐去烧小蝠胡同。”

    皇上看了长公主一眼。

    “从一开始的流言发现到现在,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皇上心里知道,”永寿长公主坐直了身体,一扫颓然之气,沉声道,“你我实在不用为此说场面话,不如开门见山。”

    皇上靠着椅背,不由笑了笑。

    看,沈家的强势,便是如此了。

    永寿长公主,身上一半是皇家的血,但另一半,是沈家的。

    她与她的母后、已故的沈皇太后的脾气,如出一辙。

    可以暂且低头,甚至在己方处于下风时收敛所有的锐气,可真正等到涉及利益之时,又会抬起头来,力争到底。

    显然,丢失了在外头直接跪下的机会,已然进了御书房,除了他们兄妹与吴公公,再没有第三个人,永寿不打算和他演“无力的母亲”那一套了。

    没有看戏的人,再费心力也是徒劳。

    皇上道:“那你想怎么开门见山?”

    “兵部那里,你要觉得袁疾不顺眼,就干脆贬了。”长公主道。

    皇上不为所动:“袁疾本就是被推出来的,狄察死了,你们又没有合适的接班的人手,只能选袁疾。袁疾资历是有,能力普通,你拿他跟朕谈条件,是不是,太草率了?”

    长公主道:“皇上的意思是,要我们认下狄察的死,再交出些当日罪状来,好让您那两个儿子也有所收获?”

    皇上哼笑了声。

    狄察到底死在谁手里,不过都是心照不宣,永寿就是睁着眼说瞎话。

    长公主知皇上不满意,她也不怕。

    “我以为,如此计划,对以骁好些,”长公主道,“以骁前两年脾气也不好,这一年来,看着是稳妥起来了。

    皇上认不认、什么时候认,虽说是你们两父子的事情,但皇上也不想,将来有一天,那些不该他背负的恶名都他背着吧?

    皇上稳着以骁,我稳住沈临两兄弟,有些事儿就这么过了,都好。”

    “你这是在威胁朕?”皇上眸色深沉。

    “我只是想,再荣华富贵几十年,”长公主的口气突然又软了下来,“我投了个好胎,中宫嫡女,父皇那么多位公主,谁都比不了我。我前半生享福无数,后半生也想如此。

    盛极必衰,这道理谁都懂。

    一如沈家,皇上与沈家之间矛盾已经很深了,沈家再强势下去,只会死得更快些。

    沈家倒了,皇上会让我跟现在似的,在长公主府听戏观花养面首吗?

    您肯定不会。

    既如此,我倒不如让沈家老实些,该吐出来的就慢慢吐出来。

    沈临兄弟年纪大了,等他们寿终,底下能顶用的不多,最出色的反而是个外姓,掀不起多大风浪来。

    有我在一日,沈家老实一日,您不用担心被骂过河拆桥,朝野太平,也是好事。”

    皇上笑了笑。

    虽然一个字也没有信,可他还是顺着问了一句:“怎么就有此感悟了?”

    “这回去皇陵,在母后那儿想了很多,”长公主道,“沈家这些年的不甘,更多的是两位皇兄走得太早了,我也一样。

    可他们已经走了,这天下姓朱、不姓沈,我便是为了沈家搏一辈子,到头来能便宜谁?

    朱茂、朱钰难道就会乖乖听话吗?

    皖阳又是那样的不争气,沈家再是强盛,也能被她捣鼓干净。

    既如此,干脆闲散些。

    皇上慢慢削沈家的权,他们势弱了,碍不着您的眼了,等他们真的弱到无法在朝堂立足了,我也活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往母后跟前一躺,我这辈子没有什么能不满意的了。”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