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霍以骁已经从马车上下来了,紧抿着唇,神色凝重。

    阿贵撞了撞边上人的胳膊,轻声道:“那是温家的姑爷吧?”

    “是,”边上人道,“霍家人,太妃娘娘的侄孙儿,皇子伴读,一等一的好出身,连模样都这么好,得这样一位姑爷,可乐死人了。”

    “再好,不也有力不能及的时候?”又一人一听了,凑进来说,“看他面色,憋着气呢。平日显贵,往来的都是皇子世子,真遇到大事,却也只能被逼着低头。”

    “谁说不是,那毕竟是郡主。”

    “哪是郡主就行了,京中那么多郡主,有哪位跟那位一样跋扈?说白了,得是沈家的郡主!”

    “啧!沈家!”

    “慎言、慎言!连皇上都没办法。”

    “皇上是沈家扶上皇位的,能怎么办?”

    “权高的外戚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大兄弟收收嘴、收收嘴,衙门跟前呢,别叫官差听见。”

    “听说,太妃娘娘也为难,小夫妻求到她跟前去了,可她也无能为力,只能如此了。”

    “姑爷也尽力了,他这么个身份,还要体恤太妃娘娘的处境,肯定拧不过郡主。”

    出来宽慰温子甫的胡同知刚巧听见这么一句,脚下一错,险些踉跄。

    听听!

    体恤太妃娘娘!

    可不就是体恤极了。

    要不是顾念太妃娘娘,四公子怕是得把长公主府的门板给拆了。

    别人拧不拧得过郡主,胡同知说不好,反正,四公子肯定不怕拧。

    昨儿早朝上,四公子张口就是“不怕郡主”、“不怕长公主”,听说把几个御史都弄得头昏脑胀。

    外边的人,不知皇家的那点儿事,还是看不清呀。

    胡同知暗自叹息。

    其实,他也没有全看明白。

    要是毕之安在,定然晓得,四公子不是体恤太妃娘娘处境,而是与皇上一块谋算。

    若非侯府的举动与皇上的想法相辅相成,四公子和温宴怎么可能让温子甫在顺天府外如此失态?

    胡同知上前,拍了拍温子甫的肩膀:“知道你心里难受,可你需得坚持住,等下好好劝一劝老夫人,她的身体要紧。”

    温子甫一个激灵。

    是了,他对这些东西都充满了回忆,母亲看了,肯定会想起更多的往事。

    母亲病着,怕是经不住这样的情绪大起大落。

    温子甫抹了一把脸,与温宴道:“我这个样子,只会招得母亲更加难受。你们先把东西送回去,我等下衙时,调整好了再回。千万劝着些母亲……”

    本该是他在母亲跟前陪着,可温子甫不能此时回去。

    一来,他当值,打这么一个岔,还勉强过得去,再回一趟家,到底不妥当;二来,他控制不住情绪,万一刺激到了老夫人,母子两人抱头痛哭,他担心母亲又厥过去。

    见温宴颔首应下,温子甫想了想,又道:“请陈大夫一块去,若有个起伏,也好处理,要是、要是有什么状况,赶紧使人来告诉我。”

    温宴答应了,抹了眼泪,随着霍以骁登上马车。

    温子甫目送,对边上围观的人拱了拱手:“实在是让各位见笑了。”

    百姓们纷纷退后。

    哪里见笑,好几个老妇人都险些被招哭了。

    阿贵站得靠后,左右一打量,看到了不远处一少年人。

    他认得那少年。

    唐云翳跟前跑腿的,好像是叫瑞子。

    瑞子却不认识阿贵,他只认得隐雷几人,站在那儿看定安侯府闹了这么一出,这才转身回了沈家。

    唐云翳听瑞子说了状况,一盏热茶只剩了点余温,他都没有喝一口。

    如今局面,与唐云翳与沈临设想得差不多。

    皇上要在沈家强势、倒逼皇权上做文章,定安侯府就顺着皇上心意来,甚至,会乘胜追击,继续施压。

    唐云翳冷声道:“长公主到哪里了?”

    瑞子道:“路途远,大抵还要三四天才能回到京中。”

    正说着,外头有人递了信。

    唐云翳打开一看,是永寿长公主的手笔。

    长公主收到京里的消息后,哪里会管什么仪仗不仪仗,策马就往京中来。

    只是,再赶,也赶不过专门递信的人。

    她先让人送了信回来。

    信上说,让沈家稳住皖阳郡主,不许她再闹出事端来,以及,迅速弃卒保车。

    “卖点儿破绽给霍以骁。”唐云翳念了一句,眸色沉沉。

    就像沈临提点的一样,得吐些好处出去。

    沈临说的是“让皇上能够接受”的退让,长公主说得更直白,需得让霍以骁也认可。

    不然,皇上是见好就收了,霍以骁却不会停手。

    那对父子,别看此时合作无间,等出现分歧时,霍以骁的脾气可不会管那么多。

    彼时,指不定皇上还会由着霍以骁撒气,能借势再从沈家身上啃下一块骨头来的好事,皇上不会错过。

    因此,得一开始就给足了。

    或者说,把霍以骁的注意从这一连串事情上引开。

    唐云翳把信放下,面色不虞。

    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

    原是为了解兵部的围,才想对温辞出手,没成想,他们还没有动手,罪名先被皖阳郡主背上了,最后,还得再把霍以骁的注意力引回去。

    要弃的,大抵就是袁疾了,顺带着狄察身上的旧案子也得喂给霍以骁。

    若不是这么一块大肉,可引不了狼崽子回头。

    这一点上,唐云翳和黄卜庆的想法一致。

    霍以骁就是只小狼崽子,又凶又狠,张口就要见血腥,官场老油条那一套一套的,在狼崽子跟前,行不通。

    可唐云翳也担心,给狼崽子喂肉,喂大了、喂壮了,喂成一匹凶狼,他难道就不会追着沈家咬了?

    唐云翳问了沈临。

    沈临笑了笑,道:“那也得养。眼下不是计较那些的时候,而是得掌握好,旧案子喂出去,却不让他们闻到尤岑自尽的腥。至于其他的,先过了这一关吧。再说了,要养狼,就不能怕狼反咬。”

    当年,沈家选中还是皇子的当今皇上时,那难道就不是狼崽子了吗?

    皇上坐在龙椅上,想一把踢开喂肉的人。

    那他们沈家,再养一匹狼出来。

    沈临缓缓抿了一口茶。

    他相信,那两匹狼,会自己咬起来。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