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慧给黑檀儿做的这身骑装,玄色为主色,印有暗纹,领口袖口绣了祥云纹。

    她动手的时候还有些可惜,若是能用金线来绣,效果更好。

    如今选用的线虽不含金,但也是这个色,在阳光下灿灿,倒也能以假乱真。

    黑檀儿咕噜咕噜了两句。

    温宴险些笑倒,扶着温慧才站住了。

    这黑猫儿,也不知道从谁哪儿学来的,还学会了配色。

    它说,黑皮、玄衣,往棕色大马上一站,不协调、不好看,没有那个威风凛凛的味儿!

    能与之相匹配的,唯有马厩里那匹黑马。

    那样的搭配,站在这宽阔的草地上,不远处是连绵的山景,头上的闪着金光的天空,那画面才叫出色。

    温宴一面笑,一面连连点头,不得不说,黑檀儿这番话,竟然还十分的有道理。

    可道理说得通,黑马也不能给它。

    温宴的拒绝让黑檀儿很是失望,转过身去,拿屁股对着温宴。

    “你先将就将就,”温宴蹲下身,手掌揉了揉黑檀儿的脖子,“四妹给你画像时,让她把马儿画成黑色的,肯定不损你半分威仪。你真喜欢那黑马,下回等骁爷在的时候,让你试试。”

    黑檀儿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

    试试有什么好试的,试完了还得还回去。

    它记得,霍以骁有一匹坐骑,名唤骓云,他去江南时,骑的就是它。

    温宴说过,骓云产自西域,是当年平西侯次子赵叙从关外带回来的,无论是血统还是能力,都极其优秀。

    霍以骁已经有了骓云了,那匹黑马便是驯服之后,也只能暴殄天物。

    这是对上等马的蹉跎。

    温宴笑得肩膀都抖了。

    “你什么时候还知道‘蹉跎’了?”温宴轻咳了一声,笑着道,“你想讨,你自己跟骁爷去说,他答应给你就行。马是他的,他说了才算。”

    这个道理,黑檀儿很是理解。

    它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最多,它只要马,不惦记着把西花胡同里的大鲤鱼给捞起来了。

    它就只看看。

    黑檀儿自己拿定了主意,穿衣裳就很是配合,温慧让抬前爪就抬前爪,让踢后腿就踢后腿。

    温宴在一旁看得有趣极了,顺便还想了想黑檀儿会怎么和霍以骁开口。

    她很愿意给这一人一猫传话。

    倒不是要帮着讨马,而是,温宴知道,霍以骁很喜欢和黑檀儿讨价还价的过程。

    讲道理也好、胡搅蛮缠也罢,哪怕是最后一人一猫你来我往的过招,都会让霍以骁放松下来。

    霍以骁喜欢骓云,也喜欢黑檀儿。

    比起朝堂上和人“讨价还价”,与骓云和黑檀儿相处,更叫他轻松。

    温慧给黑檀儿整理好了衣领子,她啪啪鼓了鼓掌,对自己的成品很是满意:“这衣裳衬我们的黑檀儿,太俊了!”

    黑檀儿扬了扬头。

    虽然它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不妨碍它骄傲。

    只可惜,穿了这衣物后,活动有些受限。

    温慧把它抱到了马背上。

    马儿很给面子,慢悠悠地溜达了两步。

    邢妈妈站在一旁,严肃的表情也有些绷不住。

    猫儿会骑马已经是叫人大开眼界,结果,这还是只穿了骑装的马。

    黑檀儿在马背上,不止不滑稽,反而很英气,十分的像样子。

    温婧观察地很是仔细,她的脑海里已经有了画纸,把这幅黑檀儿骑马的模样给映在了上头。

    待她想好了之后,温慧又给黑檀儿换了官服,一样威风。

    确定温婧都构思好了之后,黑檀儿脱下了衣裳,顿时感觉自己的灵动又回来了,跃上马背,高高兴兴催着马儿跑起来。

    温慧和温婧又在邢妈妈的指点下练习了一会儿,也就停下了。

    她们是初学,练得太久,双腿会吃不消。

    学骑马讲究的是循序渐进,不适合一蹴而就。

    与邢妈妈约定了下一次过来的时间,温家姐妹启程回了京城。

    一进燕子胡同,温婧就回了屋子,提笔作画。

    难得的,黑檀儿顾不上去水缸上看鱼,而是一动不动、极其耐心地蹲在了书案上,看着温婧描画。

    白纸上落下了墨点,一笔一笔延展开,起初还看不出什么,渐渐的,有了骏马,有了黑猫,有了远山近草。

    温婧画的很是仔细,连黑檀儿的骑装上的祥云纹都被她勾勒了出来。

    黑檀儿看得眼睛发光。

    原来,这束手束脚的衣裳穿在它身上是这个样子。

    还真的好看。

    看不出来,温慧的手艺竟然真的不错。

    难怪温宴想着让温慧去赚银子。

    温慧也想凑上前看,可她的两条腿痛的厉害,在庄子上时还不觉得,坐着马车回到家中,酸胀就全泛了上来。

    她只能趴在榻子上,支着下巴,翘首盼着。

    急归急,温慧也没有开口催。

    描画是精细活儿,跟她裁衣一样,都催不得。

    温宴在边上写帖子,她这几日要进宫见成安公主,得先递了帖子才好。

    她先前被霍太妃召见过,温子甫又进了回御书房,现在送帖子,应当不会被拦回来。

    待温宴把帖子吹干,拿给了黄嬷嬷,再回来一看,温婧已经画得差不多了。

    “二姐、三姐,看看还有没有哪里要补?”她笑着道。

    温慧咬着牙爬起来,与温宴一道上前,三姐妹凑在一块说了一通,皆是满意。

    温婧落款,按下印章。

    温宴灵光一闪,抱起黑檀儿,给它的右前爪上了印泥,然后按在了印章下方,留下了一个圆乎乎的猫爪印。

    温慧抚掌道:“神来之笔。”

    “点睛了。”温婧道。

    黑檀儿被爪子上黏糊糊的印泥弄得很不舒坦,可听温慧和温婧说好,它得意起来,也就忍下了不满,只催温宴帮它收拾干净。

    这幅画拿去正屋给桂老夫人和曹氏过目。

    桂老夫人赞不绝口。

    画上的主角是自家的五品官猫,做骑装的是慧姐儿,画像的是婧姐儿,两人一猫,都是能给府里生银钱的,老夫人丝毫不吝啬溢美之词。

    别说温慧和温婧,连曹氏都给老夫人一套一套的赞美给夸傻了。

    虽说,桂老夫人面善,甭管心里怎么想的,嘴上说话都好听。

    但,这也太好听了。

    听得人都晕晕乎乎了。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