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平西侯府出事,军中、兵部,牵连了不少人。

    原先的兵部左侍郎尤大人自尽,留下一份文书,指证平西侯通敌。

    尤大人与平西侯关系极好,他以自尽来指证,在当初是极有份量的一个证据。

    温宴彼时难过至极,她不明白,亲切又爽朗的尤大人怎么会做这样的诬告。

    直到后来复仇,她才知道,尤大人是被杀的。

    他的死,是计划的一环。

    而狄察,在几个月后,代替了尤大人,成了兵部侍郎。

    他是得益者。

    是永寿长公主一派的得益者。

    甚至,在西域诸部落起纷争时,狄察一力主战,不顾供给与军需,使得代代平西侯操练出来的西军损失惨重。

    曾经所向披靡的西军,在经历了主帅“通敌”抄没之后,早不复从前锐气。

    又经历了那一次惨败,十不存九。

    最后,朝廷的兵力不得不全部撤回关内,别说是管西域部落,连商人通商都成了大问题。

    今儿早上,待听说皇上在大朝会上大骂狄察之后,温宴就知道,狄察这颗棋子,永寿长公主是保不住了的。

    保不住,就亲自摁死,以免透露些不该透露的。

    长公主就是这个性子。

    温宴知道这一点,就让黑檀儿去探一探状况。

    狄察要是个激动的,等长公主的人上门之后,两人争执起来,兴许还会说出些有价值的内情。

    可惜,狄察太“老实”了。

    他没有任何反抗,就这么赴死了。

    毕竟,死人才不会说话。

    狄察悬在那横梁上,自然是别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翌日,温宴赶在温子甫上衙前起身,告知了狄察死讯,才又睡了回笼觉。

    温子甫心里有数,等衙门里接到通报之后,带人敢到了狄府。

    近来顺天府事情多,毕之安带人查案去了,温子甫点的人手就有些少。

    狄家其他主人带着亲信仆从早就走了,留下来的那些,都是一问三不知。

    不知也要问,大部分人手去问话,温子甫进了书房。

    衙役把狄察放下来,仵作仔细检查。

    温子甫看了眼四周,突然发现了大案上有很浅的几个印子。

    得了,不用说,自家那五品官留下来的。

    他背着身子,默不作声地抹掉了。

    这些似是灰尘,屋子里会积灰的位置……

    温子甫抬头看向横梁。

    “来来来,”温子甫招呼两个衙役,“把梯子架上,得把这绳子解下来。”

    两个衙役都怕高,苦着脸推诿。

    仵作嘿嘿笑了声:“大人,这两个都不会爬,且等等,等小的查验完了再上去。”

    温子甫当然知道这两个衙役不行,故意道:“皇上昨儿才训斥了狄侍郎,今儿就悬梁了,这案子不能耽搁,得动作快些,这样,我来爬……”

    见他坚持,几人拗不过他,衙役扶着梯子,温子甫爬了上去。

    细绳解开,啪得掉落在地上。

    看到了横梁上清晰的脚印,温子甫“哎呦”一声,趁机扒住屋梁,宽大的袖子在上头一蹭。

    底下几人吓了一跳,见他摇摇晃晃稳住了,又爬了下来,都送了一口气。

    乖乖,让同知去爬屋梁,还摔着了,他们全部都得倒霉。

    温子甫佯装擦汗:“差点失手。”

    衙役忙道:“大人掸一掸灰。”

    温子甫应了声,走到书房外,眯着眼,一面掸袖子,一面想,很好,证据都毁了。

    之后,哪怕再有人爬上横梁,也不会发现这里曾经有只猫儿出现过。

    温子甫回到书房内。

    仵作道:“初步看来,是自尽没错。”

    温子甫颔首,站在大案边看了看,开口道:“砚台里还有墨,笔没有洗,看起来,狄侍郎悬梁前,还写过些什么。他写的东西呢?自尽的话,写的是遗书?”

    桌上,没有,屋子其他地方,也没有。

    遗书不见了。

    当日中午,案卷整理出来,被毕之安送到了御书房。

    “狄侍郎自尽?”皇上示意吴公公把案卷呈上来,“朕看他是畏罪自杀!”

    直到翻开案卷,看到里头内容,皇上的脸色突然就暗了下来。

    狄察死了,这没什么,这人不自尽,自罪书送上之后,等待他的也是抄没砍头。

    偏偏,那份自罪书、或者说是遗书,不见了。

    明明曾研墨书写,那份东西呢?

    而且,狄察的家人,天一亮就出城了,不知道逃往何处去了。

    皇上的心中起伏不断。

    莫不是狄察的自罪书上写了些对沈家、对永寿长公主不利的内容,所以,那边赶在衙门之前,把自罪书拿走销毁了?

    听说,永寿昨儿夜里回京了。

    若是京城底下的密道没有曝光,也许狄察都不会死,沿着密道就跑出城了。

    思及此处,皇上按了按眉心,而后,抿了几口茶,借此平复心绪。

    “案卷放着,”皇上交代毕之安道,“你亲自带人,把狄家抄了,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

    毕之安应声退下。

    皇上靠着椅背,闭目想了一会儿,才又睁开了眼睛。

    沈家在朝中根基很深,哪怕他对沈家不满,也轻易动不得。

    此番,是杀鸡儆猴。

    只是,猴子还是不听话。

    那就得再添些制约。

    扎根不是一朝一夕,去根亦要讲究方法。

    “你让人去习渊殿,”皇上吩咐吴公公,“让几位殿下都过来一趟,光读书可不行,是时候让他们去衙门里转转了,添些长进。”

    吴公公垂头应下,暗暗想,前回,皇上与四公子提及要让殿下们往六部观政,原以为就是随口一提,即便实施,也会等到明后年,没想到,这就要开始了。

    狄察自尽的消息,在朝中传开。

    永寿长公主看着禀话的人,皱着眉道:“没有等到狄家的人?”

    底下人摇了摇头,继续硬着头皮道:“听说,顺天府没有在狄察的书房里找到自罪书。”

    永寿长公主猛得转头看向身边的书生。

    书生亦是愕然,道:“在下离开时,自罪书就在那儿,在下还留了人手,之后没有人进过书房。”

    永寿长公主冷笑一声:“那么,自罪书去哪里了?”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