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公公准备的是前不久才送到宫中的新茶。

    清香又润口,皇上极其喜欢。

    贡茶的量不多,皇上分了些给常宁宫,余下各处都没有。

    他说得也直白,各位娘娘们的口味不同,几乎没有欣赏这茶的,就不糟蹋东西了。

    平日里,皇上自己喝得也省,这会儿是一边听“话本子”,一边品茶,滋味越发得好。

    是了,写得再是精彩的话本子,哪有就发生在身边的故事听起来得趣?

    那一个个人物,根本不用去想象他们的模样、性情,脑海里就有一个形象。

    皇上是没有见过温辞,也不知道陶三,但皖阳郡主、温宴、毕之安等人,他都认得。

    因而,他抿一口,吴公公添一些。

    待霍以骁把事情说得差不多了,一壶茶都下去了七七八八。

    吴公公正准备重新添热水,突然听见霍以骁直接把皇上给拆穿了,他手上还稳得住,眉头却皱了皱。

    呦!

    这祖宗哦!

    能不能别尽说大实话!

    别人进御书房请皇上做主,那是马屁一个接着一个。

    四公子不一样,从不拍马屁不说,还回回讲几句让皇上心梗的话。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四公子但凡肯说几句软话,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儿,皇上一准就应了。

    吴公公正在心里叹息,就听见皇上轻哼了声。

    “怎么的?衙门里奈何不了皖阳,你想让朕做主?”皇上问。

    “不是。”霍以骁直接否认了。

    吴公公好奇地看了霍以骁一眼。

    连皇上都收起了听话本子的劲儿,示意他直说。

    霍以骁坐得笔直,眉间紧蹙,添了几分严肃。

    他的声音亦沉了下去:“温辞只是个书院里的学生,皖阳郡主与他能有什么牵扯?

    便是算到温宴那儿,她和温宴能有仇怨?

    皇上,依我看,她真正想对付的是我。”

    “他们都没有仇,”皇上接了话,摇了摇头,“跟你难道就有仇了?”

    “我跟郡主自然没有仇,但永寿长公主就不好说了,”霍以骁顿了顿,压低了声音,道,“二殿下中毒,那齐美人是谁的人,还没有定数。”

    皇上的眸子骤然一紧:“你的意思是……”

    “我就是这个意思,”霍以骁垂着眼,道,“不然她算计温辞做什么?八竿子都打不着。”

    话音落下,御书房里静悄悄的,皇上沉默了,连吴公公都不敢大喘气。

    一场设计温辞的美人局,愣是给霍以骁扯到了长公主对皇子下毒手,这样飞一般的思路,吴公公事先是想不到的。

    可偏偏,顺着这条线去想,还真的能品出些意思来。

    皇上的指尖点了点桌面。

    吴公公赶紧添上热茶。

    氤氲热气腾起,皇上慢慢嘬了一口,心中波涛翻滚。

    他知道,朱晟不够聪明,还时不时与霍以骁起正面冲突,但在朱晟被齐美人下毒之后,皇上看得清楚,朱晟的背后还有一双手。

    是那双手,在一个劲儿的挑事。

    也是那个人,挖了京城地道。

    齐美人咬了诚王,皇上没有尽信,可那贱婢嘴巴太硬了,吴公公用了各种手段,她都没有再吐什么消息。

    依霍以骁所说,那是永寿长公主……

    皇上的眼神晦暗。

    沈家的野心很大,即便在沈皇太后薨逝之后,也没有收敛气势。

    他们想把宝押在朱钰身上,那对付朱晟、霍以骁倒也说得通。

    “这事,朕知道了。”皇上沉声道。

    霍以骁见状,没有再多说,饮了跟前的茶,他起身退出了御书房。

    吴公公送他出去,再回来时,皇上坐在龙椅上,闭着眼睛养神。

    从神色上看,皇上还算平静,但吴公公知道,皇上这会儿很是生气。

    没有任何一个皇帝,会心甘情愿地受外戚钳制,皇上和沈皇太后的不睦,正是因为沈氏一门的指手画脚。

    今时今日,永寿长公主依旧享受着沈皇太后的“恩泽”。

    不管皇上属意哪一位殿下,或者说,即便皇上真的属意四殿下,也轮不到由沈氏来大刀阔斧地对其他殿下动手。

    宫道两侧,宫灯都点亮了。

    霍以骁加快脚步,他要赶在宫门关上前出宫去。

    回想起皇上的反应,霍以骁勾了勾唇。

    小狐狸的布局是真的狠。

    温宴正愁没法把朱晟出事盖到永寿长公主头上,皖阳郡主自以为聪明地对温辞下手,就正好给了温宴这个机会。

    美人局闹进了衙门,他们的确奈何不了皖阳郡主。

    不过,温宴和黄嬷嬷最擅长的就是挖坑、拔高、往死里打。

    把郡主对温辞出手,转变成长公主对朱晟、霍以骁动手,那意义就不同了。

    哪怕没有实证,也可以在皇上心中埋下怀疑的种子。

    霍以骁想起了温宴在临安时说过的话。

    她说,平西侯府的冤案,是有心人利用了皇权,以皇权为力,坐实了那起案子。

    现在,温宴也在做一样的事情。

    利用皇权,来斩获优势。

    燕子胡同里,温家一扫前些天的沉闷,一家人坐下来用饭。

    温慧此时踏实了许多,待饭后消食,她拉着温宴,一面在院子里散步,一面问她缘由。

    温宴柔声把这些天的状况都说了一遍。

    “为什么都瞒着我?”温慧憋着嘴,“你们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温宴搂着温慧的肩膀,笑道:“因为你不知情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样子正正好。”

    温慧沮丧极了:“我觉得,我知道了,表现也不会差。”

    “下回,”温宴哄她,“下回若有什么事情,肯定不会瞒着你,也不瞒着四妹,我们一块商量,一块琢磨。”

    温慧很好哄,当即喜笑颜开。

    温宴回了西跨院。

    岁娘算着时辰,与温宴道:“宫门快关了,不晓得骁爷办得怎么样了……”

    温宴莞尔,道:“骁爷办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岁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也对。”

    温宴笑了起来:“我也就是运气。”

    若不是皇上本就对沈家人不满,若不是朱晟出事在先,温宴的这番计划是不可能成功的。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