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玥被抬了回来。

    她躺在缚辇上,一动也不动。

    几个嬷嬷抬着,急匆匆地把人挪到了马车上,送去行宫。

    黄嬷嬷的眼力好,虽没有靠到跟前,也看到了状况。

    “应当是摔伤了腿,刚才简单处理过了,手上、脸上还有擦伤,闵姑娘昏过去了,没有动静。”

    温宴问道:“会有性命危险吗?”

    黄嬷嬷道:“看那几个嬷嬷的神色,虽然着急,却没有乱,想来性命无忧。”

    温宴舒了一口气。

    她和闵玥是有些不睦,但公主们来围场,闹出人命,总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是,早上黑檀儿还骑了闵玥的马。

    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没了兴致,纷纷准备回行宫。

    皖阳的马靴踩得嗒嗒作响,撅着嘴,道:“扫兴!”

    成瑞一脸凝重,听了这话,横了她一眼。

    皖阳郡主挑眉,问:“你怎的还在这儿?我以为你早回去了呢!”

    成瑞公主没有理会她,只是经过温家姐妹身边时,狠狠得剐了温宴一眼。

    成安正巧过来,没有与她起口舌之争,招呼温宴几人上车。

    待马车出发,成安公主才低声道:“有些怪,闵玥的骑术虽然不出色,但好端端坠马,应是不至于。偏黑檀儿碰过她的马,我看成瑞那眼神,只怕不怀好意。”

    温宴抿唇:“应当不是苦肉计。”

    闵玥早上失了颜面,却也未必敢故意坠马来反咬一口。

    毕竟,那马就只是一匹马,摔下来后,是伤手伤腿还是伤命,没人能保证的。

    成安公主道:“闵玥不是故意的,但成瑞可以借题发挥。怪我,成瑞其实是冲着我来的。”

    “也不全是,”温宴有些感觉,闵玥排斥她,不仅仅是因为成瑞与成安的矛盾,还有其他原因,但也仅仅只是感觉,具体的还说不上来,她冲成安眨了眨眼睛,“她借题发挥,发挥一只猫?那我倒要听听,她能讲出什么故事来。”

    成安一愣,明白过来温宴的意思,扑哧笑出了声。

    温慧和温婧也笑,伸手去逗黑檀儿,被黑猫反手一拍,委屈地缩了回去。

    行宫里,因着闵玥受伤,医婆们好一番忙碌。

    成瑞坐着听医婆说话。

    “奴婢把闵姑娘的腿给接上了,之后要养上数月,这期间断不能落地行走,”医婆道,“她是痛晕过去了,睡一觉自然就醒了,公主不用担心。”

    成瑞的脸色阴沉得厉害。

    她怎么也想不通,闵玥为何会坠马。

    那匹马素来温顺,陌生人要驾驭她,也从没有闹腾的时候,闵玥是它认得的主人,它突然开始发疯,颠得厉害,把闵玥颠下来,自己横冲直撞,七八个骑术出众的婆子一块使劲儿,才把它擒住。

    半个时辰之后,闵玥醒了。

    她浑身都痛,根本不敢动,躺在床上一个劲儿哭。

    见成瑞公主烦闷,她不敢放肆,硬生生把脸憋得通红。

    成瑞问道:“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你心不在焉摔了,还是……”

    闵玥张了张口,字没吐出来,却打了个咯。

    真真憋的。

    成瑞公主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闵玥赶紧说话,声音一颤一颤的:“公主,我也不知道,早上我从马厩牵小妮出来时,它还挺精神的。

    那黑猫骑了之后,它就有些怪,我上马让它跑起来,它也不怎么听话。

    我哄了好一会儿,才好一些。

    下午时,不知怎么的,又突然闹了脾气,一点征兆都没有,我管不住它,就摔下来了。”

    小妮,是那匹马的名字。

    从名字看,就是匹很听话的马。

    闵玥的声音不稳,听起来跟唱戏一样。

    成瑞公主被她说得头痛:“我难道要去说,你的马被那只猫带坏了?”

    闵玥收在被子下的手,攥得紧紧的:“那猫会骑马,诡异极了,谁知道温宴是怎么养的。公主能不能让人把温宴叫来,我当面问问她。”

    成瑞公主挑眉:“问这种问题,只显得你很蠢。”

    “那也得问,”闵玥道,“小妮不会突然如此的,若那猫儿真的有些灵性,也许它会知道小妮怎么了。”

    成瑞想说,若与温宴无关,她肯定不认,若是有关,更加不会认了。

    问了也白问。

    可转念一想,温宴过来,成安必然陪着。

    这么荒唐的事情,想盖实了不容易,但温宴要自证,也不容易。

    到时候,成安就会着急。

    “行,”成瑞公主道,“我使人去叫温宴,你想好要怎么说。”

    另一厢,温宴正在用膳。

    虽然成安让人照着白玉团的吃食给黑檀儿也备了一份,但黑檀儿吃得不怎么开心。

    食材也好,手艺也罢,比它平日吃的差远了。

    黑檀儿看了眼吃得欢快的白玉团,不屑地撇了撇嘴。

    难怪这么丑!

    就吃这些东西,能不丑嘛!

    美食,才使猫美貌,它的眼睛那么有神,皮毛那么油亮,全靠每天好吃好喝养出来的。

    玉蝉进来禀道:“闵姑娘醒了,成瑞公主来请温姑娘过去。”

    黑檀儿闻声抬起了头。

    成安冲温宴摇头:“没安好心。”

    温宴道:“那也得去。”

    “也是,”成安点了点头,“我随你一道去。”

    温宴把成安按回了椅子上:“成瑞公主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你若去了,正中她下怀,公主且等着,我自己过去。”

    成安迟疑。

    “你让玉蝉跟我去,真收不了场了,让玉蝉给你报信。”温宴道。

    成安思量了一番,点了点头,又给温宴多备了几个人手。

    总之,气势不能输了。

    温宴让温慧、温婧不用担心,自己抱起了黑檀儿,与黄嬷嬷一道出发。

    成瑞公主的大殿外头,一嬷嬷等候着,见远远的一群人乌压压的过来,心中一定,等人到了跟前,却没有看到成安公主,她不由一愣。

    温宴冲她笑了笑,很是和善:“请妈妈通传一声。”

    嬷嬷问:“公主呢?”

    “哪位公主?”温宴明知故问。

    “成安公主。”嬷嬷只好答道。

    温宴道:“来传话的姐姐说,成瑞公主请我过来,没有提成安公主啊,我就赶紧过来了,妈妈还请通传一声,别让公主久等。”

    嬷嬷:“……”

    成瑞公主等的并不是你!

    殿内,得知只有温宴来了,不见成安,成瑞公主也怔住了。

    她准备了那么多话,成安不来,她还怎么说?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