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宴没有动。

    门口的管事、亲随已经三步并两步地冲了进来。

    他们顾不上温宴,绕过她往里头去。

    大床边,幔帐垂着,刘氏大半个身子在幔帐里头,一边用力晃着什么,一边大喊。

    管事赶紧往幔帐挽到钩子上,露出床内模样。

    朱晟平躺着,眼睛没有闭上,直溜溜地看着顶上,但他对刘氏的举动没有半点儿的反应。

    管事看着这怪异模样,不由愣怔。

    亲随反应快些,一把挥开了拦在床边的管事,自己扑上去,伸手探朱晟的鼻息和脖子。

    越摸,越是心冷。

    二殿下的气息几乎已经弱到察觉不到了。

    黑檀儿从边上的书架底下钻了出来,可这会儿,谁都无暇去管一只猫了,它慢悠悠地,跳回了温宴怀里。

    “二皇子妃,”温宴出声唤刘氏,“殿下怎么了?是不是要请御医?”

    床前的所有人这时候才如梦初醒。

    “御医!赶紧请御医!”刘氏回过神来,又问那亲随,“今晚上殿下怎么喝了这么多?谁与殿下一块喝的?”

    亲随深吸一口气,逼得自己冷静下来:“齐美人来过,出来时交代说,殿下喝了些酒,已经躺下了,让我不要惊搅殿下休息。”

    刘氏厉声道:“先把她给我扣下!等殿下醒了,我再好好问问她!”

    温宴抱着猫儿退了出来,走到霍以骁身边,道:“二殿下似是出了状况,要请御医了。”

    她的声音不轻不重,是故意说给跟着霍以骁的御林们听的。

    “不是这猫抓的吧?”御林一听就急了。

    “不是,我也不晓得是什么状况,只听皇子妃说要扣下齐美人。”温宴答道。

    御林们提上来的心又落下去了,还好,不是这猫儿的祸,也就是与四公子无关。

    只是二殿下府里的状况,那就不是他们这些看守的人出了问题。

    可转念一想,万一二殿下真出了大事,宫中震怒,他们一样也要倒霉。

    哎,这事儿……

    霍以骁问:“扣下齐美人了吗?”

    御林道:“外头都守着,人是肯定出不去的,只要在府里,便扣下了。”

    没有多久,两个嬷嬷来禀刘氏,说是齐美人想跑,已经被她们拿下,捆得结结实实了。

    霍以骁垂眼看温宴。

    前阵子就已经缓缓入春了,但夜风还是有些冷的。

    他没有温宴的寒症,自不可能以自身冷暖来感知温宴的冷暖,但夜风能少吹还是少吹。

    不然,有猫儿暖手都不顶用。

    他道:“猫都抓着了,该回了。”

    温宴应了声。

    他们两人已经让朱晟府里的人发现朱晟出事了,也扣下了齐美人,之后如何,就不是他们现在该管的了。

    御林也恨不能立刻送走这尊佛,与管事说了一声,引两人离开。

    此刻的皇子府内,忙作一团。

    刚才是抓猫,现在是救人。

    只是一个个都不是大夫,对朱晟的状况无从下手,只能干着急。

    也许是心里发虚,在等御医的过程中,刘氏觉得朱晟的气息越来越弱,本就寻不到了,后来就跟没了气一样。

    她几乎急得要哭出来了。

    这到底是吃的什么酒,能把人吃成这幅模样?

    好不容易等到了御医赶到。

    御医一看这状况,亦是惊讶极了,又是催吐又是扎针的,中途又去叫了两个御医来帮忙。

    三人一直折腾到了天边露白,也只救回来半条命。

    朱晟的命保住了,但也只有半条,他依旧一动不动的,比先前好一些的,是他的气息明显了些。

    一御医道:“殿下这状况,只怕是就这样了。”

    刘氏的声音颤得厉害:“什么叫就这样了?”

    “就您现在看到的这样。”御医答道。

    刘氏的眸子倏然紧缩,一个踉跄,险些昏过去。

    宫门开启,霍以骁直接进宫,赶在皇上上朝之前,见到了龙颜。

    “这么急,是有什么事吗?”皇上问。

    霍以骁垂着眼帘,道:“我昨儿夜里去二殿下府里了。”

    吴公公惊讶,这是什么状况?

    皇上虽然疑惑,但他看了霍以骁一眼,亦是他说下去。

    “温宴的猫突然撒野,跑进了二殿下府里闹腾,我和温宴去抓猫的。”霍以骁道。

    皇上:“……”

    一时间,他竟不知道是先说畜生太野,还是先说这两孩子大晚上的还凑在一块。

    他按了按眉心,问:“没有跟晟儿吵架、打架吧?”

    “这倒是没有,”霍以骁道,“只是二殿下出事了,我们离开的时候,府里叫了太医。”

    皇上愕然:“什么?”

    霍以骁便把猫儿进了书房,皇子妃带着温宴进去,发现不对劲后,急匆匆叫了太医的事情说了一遍。

    皇上的脸色难看极了。

    他迫切地想知道朱晟的状况,可霍以骁并不清楚之后的事情。

    他只能先让霍以骁去习渊殿,顾不上去上朝,让人召见了御医。

    替朱晟看诊的三个御医皆是一头大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推出一个来。

    “殿下不是简单的醉酒,可能是吃了什么相克的东西,我等已经尽力……”

    皇上没心情听什么尽力不尽力,另点了六位御医去给朱晟会诊。

    耐着心思等到中午,得到的结论比早上的好了一点点。

    殿下性命无忧,但口不能言、手不能动,他的眼珠子倒是能转了,也能听懂别人说话,只是他无法表达了。

    之后的岁月,他只能躺在床上,如一个活死人。

    吴公公送走了太医们,回到御书房里,就见皇上坐在龙椅上,犹自出神。

    不管是讨喜的,还是尽惹事的,都是儿子。

    儿子忽然成了这个样子,九五之尊也会心痛不已。

    太医说了,二殿下没有好转的可能,现在还能活下来,全因发现及时。

    若不是皇子妃进了书房,真等到天亮才发现,那二殿下已经凉了。

    “皇上……”吴公公轻声唤道。

    皇上没有动,隔了一会儿,道:“给冯婕妤递个消息。”

    吴公公应下,没有交由小内侍,而是亲自走了一趟锦华宫。

    喜欢姑娘她戏多嘴甜请大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姑娘她戏多嘴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