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奶声奶气的声音脆响,本来就是下班的点,研究所里下班出来的同事,闻言都不由看了过去,皆是有些惊诧。

    厉舒年纪小,生的又漂亮,刚来就吸引了不少注意。

    才来几天,研究所里的同事基本都眼熟知道了厉舒,还有不少蠢蠢欲动想追她的,这会听到七七喊她妈妈,都惊呆了。

    不是才刚二十出头吗?

    这么小,就当妈妈了?

    厉舒虽然不避讳自己结婚的事,不过被这么多人看着,秀眉也不由自主的皱起,压着情绪走向两人,把七七从江宇的怀里抱过。

    “你们怎么过来了?”

    江宇挑唇轻笑:“接你下班啊。”

    说话间,江宇打开后驾驶的车门,做了个请的动作:“老婆大人,请上车。”

    “……”厉舒瞪了他一眼,即便男人表现得再无辜,心里也清楚,江宇肯定是故意的。

    不过被这么多人看着,厉舒再稳重老成的性格,也还是有些绷不住,抱着七七上车。

    “给你发消息也不回我,今天好些了吗?”江宇挑眉,关心道:“肚子还疼不疼?”

    “没看消息。”厉舒难得解释了一句,抱着七七靠着车,小丫头转过脸,手放在厉舒肚子里:“妈咪还疼吗?”她弯腰从凹槽里碰过保温瓶里装的红糖水递给她:“爸爸给妈咪准备的哦。”

    厉舒闻言一愣,不由多看了江宇一眼。

    江宇道:“还热的,暖暖肚子。”

    “谢了。”厉舒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有些别扭。

    江宇也不在意,似扬非扬的唇角噙着淡淡的笑,问她:“想吃什么?”

    厉舒没什么胃口,还没说话,江宇就说:“算了,酒楼里的也不卫生,今天就在家里吃吧。我们现在去超市买菜,晚上我给你跟七七露两手,尝尝我的手艺。”

    江宇一脸自信,显然对自己的厨艺,很有信心。

    握着手里的红糖水,又被七七巴巴地看着,厉舒难得没有泼他冷水,默认了。

    江宇唇角弯了弯,直接驱车去了商场,带着老婆孩子买菜去。

    男人一脸兴致勃勃,厉舒都不忍心泼他冷水。

    不过选菜时,江宇却有些犯困了,不知道厉舒喜欢吃什么,便问她:“今天想吃什么?尽情选,别担心老公手艺问题。”

    七七道:“要吃红烧猪蹄。”说着,她又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个圆:“要大大的哦。”

    “行,没问题。”江宇一口答应,对七七可谓是百依百顺。

    本就喜欢逗小孩子玩儿,三十来岁,突然间得知有个小棉袄,可不得使劲的宠。

    厉舒看了眼这父女俩,也懒得说话,就自己开始选菜。

    忽然间一道声音传来,打断两人的思绪,回头一看,显然是闻律跟沈俏。

    江宇眉毛一扬,笑着跟两人打招呼:“巧啊俏俏,你们也来买菜啊。”

    小七七一看到沈俏眼睛一亮:“奶奶。”又望向闻律:“爷爷。”

    闻律勾唇冲七七笑了笑,不似往日里的冷峻,三分邪魅,七分俊美,迷得七七不要不要的。

    爷爷好帅哦。

    “……”两个称呼落在江宇的耳朵里,他嘴角一抽。

    江宇脸上的笑意僵硬龟裂。

    爷爷奶奶?

    这什么跟什么啊?

    闻律薄唇弯起一抹弧度:“七七放学了?”

    七七点头:“是的哦,七七在学校很乖哦,交了很多朋友。”

    闻律瞧了眼神情僵硬地江宇,便问七七:“让爷爷抱抱?”

    “好哦。”七七点头,朝闻律伸手,见爸爸抱着自己不放,又扭头疑惑对江宇道:“爸爸,要爷爷抱抱哦。”

    “……”他你哪门子的爷爷啊?

    “别这么小气,我儿子也没少让你抱。”闻律毫不客气,将七七从江宇怀里抱了过来,气的江宇直磨牙。

    七七一到闻律怀里,就搂着了他的脖子:“爷爷,爹地呢?”她张望着四周,寻找着闻星河的身影。

    殊不知,却字字句句直接往江宇这个老父亲心口里捅刀子。

    他的宝贝女儿凭什么喊闻星河那臭小子爹啊?还喊闻律爷爷?!!

    江宇皮笑肉不笑:“律哥,让她喊你爷爷,你也好意思。”每说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似的。

    老不要脸的,这么占他女儿便宜。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本来就是我孙女。”闻律轻抚着七七的脑袋,“是吗七七?”

    七七点头,一脸认真对江宇道:“爸爸,是七七爷爷哦。”

    沈俏在旁边看着忍俊不已,瞪了丈夫一眼:“闻律,别不正经。”

    “就是,俏俏,回去管管他,人干的事情都不沾边。”

    厉舒在旁边看着也没什么反应。

    毕竟七七是个小颜控,闻律长得比闻星河还好看,明明都是四十的人了,岁月像是偏爱他极了,不曾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阅历丰富,愈发的成熟稳重有魅力。

    闻律道:“都是来买菜,不如今天到我们家,一起吃个饭?”

    “不用了。”江宇想也不想就拒绝,“哪能劳烦闻总你啊,我可不敢去你家吃饭,省的某人总嫌我碍眼。”

    “七七要不要到爷爷家吃饭?”

    “好哦。”

    “七七乖,回家爸爸给你做猪蹄。”江宇把七七从闻律怀里抱回来,不想让女儿跟闻律多抱,占便宜。

    好不容易哄得小丫头服服帖帖的,江宇防着闻律使坏。

    沈俏看出了这一点,撞了撞男人的手肘,便对两人道:“你们先逛吧,我跟闻律去看看水果。你们有空,再跟七七到家里吃饭。”

    厉舒颔首:“好。”

    “爷爷奶奶再见哦。”七七挥了挥手,依依不舍作别。

    江宇蹂躏了一把小丫头的脑袋,颇有些苦口婆心的劝道:“七七啊,他不是你爷爷,别乱叫。”

    七七疑惑,歪着脑袋认真说:“爹地的爸爸,不就是爷爷吗?他也是爷爷哦。”

    “闻星河也不是你爹地,我才是你爹地。”

    “你是爸爸哦。”七七纠正他,竖着两根手指:“七七有爹地,也有爸爸。”

    “……”小丫头,你是在玩火。

    厉舒看不下去了,尤其商场里不少人正朝他们投来目光,她便稍缓了面容说:“不做饭了?”

    江宇这才回过神来,先买菜回去做饭。

    怕再遇到闻律那蔫坏的,江宇也不拖泥带水,快速的挑选完今天要用的菜,就结账跟厉舒和七七回御景轩给他们母女俩做饭。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

    怕饿着七七,江宇拆了个小蛋糕让七七看会电视,就到厨房里忙。时间已经很晚了,厉舒就帮着他打下手。

    江宇舍不得让她忙,就说:“你到客厅里陪七七,我自己忙得过来了。”

    厉舒摘着菜,眼皮子也不抬一下,就说:“我饿了。”

    “行吧。”江宇也没再坚持不让厉舒帮忙,反而看着认真摘菜的厉舒,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上扬的唇角噙着笑意。

    时间已经不早,江宇也就没追求满汉全席的效果。

    就做三菜一汤。

    红烧猪蹄,西蓝花炒肉片,再炒了个空心菜,番茄蛋花汤,也算的色香味俱全。

    七七十分赏脸,吃了个肚皮溜圆才放下筷子,丝毫不吝啬对江宇的夸赞:“好吃。”

    “好吃改天爸爸再给你做。”

    七七点点头,米粒黏在嘴角,可爱死了。

    江宇给她擦掉嘴角的米粒,“下次不许喊闻律爷爷,知道吗?”

    七七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答应也不拒绝。

    不理解江宇为什么这么执着,不让她喊闻律爷爷。

    闻律就是她爷爷啊,为什么不能喊?

    小七七一脸呆萌不吭声,江宇虽然无奈,但也看出来了,这小丫头异常的固执。

    江宇今天是有备而来的,衣服都准备好了,打定主意在这留宿。

    这男人脸皮厚极了,又有七七帮忙说话,厉舒只能随着他,没赶他走。

    有了昨天给七七洗澡的经验,江宇今天熟能生巧,主动揽活儿。

    上了一天的班,本来就是经期,容易疲乏,厉舒也累了,就随了江宇,吃完饭,她回了卧室就找衣服洗澡,简单地做了个护肤,江宇就已经伺候完七七洗澡,哄她睡下。

    卧室房门关上,空气一瞬的寂静,两人大眼瞪小眼。

    厉舒粉唇轻抿,江宇扬眉道:“七七睡下了。”

    “嗯。”厉舒稍缓气息:“你……到客房里睡吧。”

    话音刚落,江宇便大步走了过来:“昨天晚上还让我在这睡,今天就赶我去客房了啊?”

    未待她反应过来,男人大手握着她的细腰,眯起的眼眸危险的望着她:“这么怕我干什么啊?舒舒,我又不是只想跟你做那事。”

    “我不是这个意……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江宇吻上。

    男人大手扣着她的细腰,霸道的侵略着她……妄图占据她所有的美好,将她揉进骨子里。

    刚洗完澡,厉舒身上一股淡淡的牛奶香很诱人,洁白的肌肤,更让人想要一亲芳泽,怎么看,怎么让人着迷。

    吻着吻着,他将厉舒压在床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厉舒:“明明就很喜欢我,老是躲着我做什么?”

    男人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厉舒不住吞咽了一小口唾沫,绯红的小脸炙热,心跳的也很快。

    四目相对,他拇指指腹轻抚着她的脸蛋,磁性的声线温柔:“舒舒。”

    “我困了,睡觉。”厉舒不自在的推开江宇,刚躺下,鲸鱼也跟着睡进被子里,长臂一伸,将她拥入怀中,酸溜溜地道:“七七为什么喊闻星河爹地?”

    厉舒闭着眼睛不吭声。

    “别不承认,七七是你给我生的。再不承认,我可要去做亲子鉴定了。”下巴蹭着她的耳朵脸蛋,很痒。

    厉舒好笑:“你自己的种,你不应该比我了解吗。”

    江宇啊了一声,不解,这跟是他的种有什么关系吗?

    厉舒冷笑:“跟你一样,是个色胚子,见着好看的就喜欢。星河长得好看,不喊他爹喊谁爹?”

    那时,厉舒身边也没别的男人,七七一出生第一个见到的就是闻星河,也是闻星河陪着七七玩,又长得好看,还经常陪着她。

    七七自然就认为闻星河是她爹地了。

    教过,不改口。

    自然也随她。

    总不能因为个称呼,就训她吧?

    这些厉舒没说,但听她说跟他一样是个色胚子,江宇嘴角抽了抽:“我色胚子?”

    “不是吗。”厉舒的声音有些冷。

    “真不是。”江宇眨了眨眼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顶多算颜控吧?可没有见到美女就流口水。”

    见她不理自己,江宇失笑:“年少时,确实不太正经,不过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小朋友,你总不能因为我年轻时做错了事,就气我现在吧?这几年,我可没碰过其他女人,真只有你一个。”

    “我发誓,我要是骗你,天打雷劈,以后都硬不起来。”

    他分外认真,抱着她更紧了分:“不理我,就是因为这些啊?舒舒,我承认我年轻时作风是不好,是爱过沈俏,但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对沈俏真没别的心思了,就只是朋友。闻律看她看得严,防我跟防贼似的,沈俏又对闻律死心塌地。我有心思也不能啊?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如今我真的只有你,别对我这么冷淡了好吗?”

    “我没说你跟她有什么。”

    “那你到底为什么?”江宇有些无奈:“我会让你满意的。”

    让她放下戒备,接纳他。

    “从前是我混账,不该对你不闻不问,让你独自带着七七在国外多年,都不知道,刚成年的你,就当了母亲,为我生儿育女。我的疏忽我不否认,现在,我只想让你接纳我,让我照顾你跟七七。”

    厉舒心里有些自嘲:“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没怪你。”

    “我怪我自己了。”

    江宇让她转过身来,见她脸上的受伤,和微红的眼眸,他心里愈发的愧疚自责,和心疼这个年轻的女孩。

    厉舒不想看他,不自在的想要偏过脸。

    江宇抬起的手放在她小腹里,轻抚着,注视着,让厉舒不太自在:“做什么?”

    “我在想,这么小,怎么给我生出这么大的女儿的?”

    厉舒轻咬着粉唇,眼眶泛红,像是这些年的委屈都要涌上来在此刻爆发,但那一瞬间,又被她压下去了。

    从小待在厉家里,父母都不在身边,只有年迈的爷爷,她早已经习惯将所有的心事都藏在心底不表达,即便是跟最亲近的人,也羞于启齿。

    江宇缓和了声线:“舒舒,我心里有你。”抓着她的手,放在他的心口的位置里:“从你走后,这里就空了,再没有别的人。”

    当年跟厉舒那段感情,至今想起都是突然地。

    太快,也太短暂,以至于江宇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自然也没理清,他对厉舒的感情。

    甚至有意无意的,江宇也在回避这个问题。

    这么小的女孩,又是主动走的,年龄的悬殊,他一直对要了厉舒是有愧的。

    那段时间里,江宇时常在想,厉舒跟他分手也好,毕竟差距太大了,他也不觉自己是个什么好人,只当厉舒是一时兴起,跟同龄人在一起会更般配一些。

    何必跟他呢。

    只是四年后的重逢,再次看到厉舒,江宇就淡定不了了。

    理不清是什么感情,反正,他就觉得,他想要她,想跟她一起,想照顾她,见不得她跟别的男人亲近,更接受不了厉舒会跟别的男人一起。

    江宇一脸认真,少了平时的吊儿郎当放纵不羁,更多了认真深情,深邃的眉眼,如同一张巨网将她笼罩其中,跑不掉挣不脱。

    厉舒偏过脸,背对着江宇:“证都跟你领了,你还想怎么样?”

    江宇眉毛一挑:“想你跟我敞开心扉,别整天拒我于千里之外。”把小丫头拥进怀里,江宇缓声说:“舒舒,我想跟你过一辈子,不单只是那一张证的关系。”

    见她又不说话,江宇也不恼,笑着问她:“什么时候看上我的?小丫头藏得够深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嗯?”

    “你烦死了。”

    厉舒有些不耐烦,但红红的耳根子,愈发的勾人,江宇觉得很可爱,不禁想要逗她:“哟,害羞了啊?啧啧,跟老公害羞什么,快告诉老公,什么时候看上我的,嗯?”

    “你再吵吵,就去客房。”

    她回头瞪了他一眼,是真恼了,江宇这才闭嘴,没揪着不放。

    他握住厉舒青葱如玉的小手,敛了笑意认真道:“好,不问了,你睡。”

    厉舒这才作罢,转过了身,仍是被他拥在怀里,感受着男人伟岸的胸膛。闭着眼睛,迫使自己入眠。

    实际上,江宇嘴里不问了,心里却还想着。

    江宇跟厉天驰认识的早,时常往厉家里跑,没怎么见过年少时被厉晏辰藏起来的沈俏,倒是经常看到厉舒。

    仔细回想,第一次见厉舒的时候,韩琳跟厉臻也还没离婚,只是那时候夫妻情薄,关系已经很冷淡了,许是察觉父母的不和睦,厉舒经常一个人发呆。

    江宇从小就是个混不吝的,又蔫儿坏,喜欢逗小孩玩儿,偏生他也没个弟弟妹妹什么的。

    每次到厉家瞧着这安安静静,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就喜欢逗她玩儿。

    有时候把她气哭,有时候也很耐心的哄她,指导她功课。

    不过也不是每次都能看到厉舒。

    随着年纪渐长,小丫头长大了,愈发的沉默寡言,问她有时候都不吭声,还时常躲着他,偶尔小丫头找他搭话,也没什么特别的。

    以至于即便当时真跟厉舒睡在了一起,江宇都反应不过来。

    昔日里的小哭包,竟然已经长成了个亭亭玉立的小少女,还被他给啃了。

    江宇思绪有些飘散,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瞳孔紧缩,有些难以置信。

    七年前……

    江宇呼吸一滞,哑着声开口:“厉舒,那晚,你是不是没走?”

    喜欢怪她过分美丽请大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