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天驰听说厉舒回来了,还带了个小女孩过来,惊讶的同时,厉天驰也顾不得还在应酬,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看是怎么回事。

    一进客厅,厉天驰就见一个三四岁,粉雕玉琢,宛若洋娃娃般的小女孩正坐在客厅沙发里,正被他妈跟顾华媛抱在怀里逗玩。

    “天驰,你回来了啊。”苏婉玉注意到厉天驰,看了她一眼,便笑着说道:“快来看看,七七好可爱啊。”

    “妈,这、这小孩谁的啊?”厉天驰瞠目结舌,说话间不由打量着小七七。

    扎着双马尾,粉白色公主蓬蓬裙,齐刘海大眼睛。

    萌的不行。

    妈诶,这哪里来的小可爱!

    七七正坐在苏婉玉的大腿里,注意到外面进来的厉天驰正盯着她看,小丫头歪着脑袋,皱了皱小眉毛便说:“七七是妈咪的孩子。”

    苏婉玉见到厉天驰回来,摸着七七的脑袋,便说:“小七七,这是你二伯伯。”

    “二伯伯?”小七七睁着大眼睛,不太理解二伯伯是什么,大致判断是长辈,她奶声奶气道:“二伯伯好,我是七七。”

    “这是舒舒的孩子。”

    “舒舒生的?”厉天驰目瞪口呆,过于惊讶,声音都有有些结巴:“妈,是我认识的舒舒?”

    苏婉玉瞪他:“不然还有哪个舒舒?”

    正好这个时候,厉舒正从楼上下来。

    七七听到动静,扭头望向厉舒就说:“妈咪,二伯伯。”

    厉舒淡道:“二哥。”

    还真是?

    “舒舒,你、你跟我出来一下。”厉天驰拉着厉舒就往花园里走。

    到了花园,厉天驰松开她,面对面道:“舒舒,这怎么回事?你哪来那么大的女儿?你捡的?”

    厉舒粉唇轻勾:“你认为呢。”

    四目相对,厉天驰脸色变了又变,骂了声草:“该不会是江宇的吧?”

    “你什么时候生的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七七是我的孩子,跟任何人无关。”厉舒道:“她父亲是谁,二哥你不必管,你只要知道,这是你外甥女便可。”

    “……”事发突然,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厉天驰也有些撑不住,抬起手说:“你让我捋捋。”

    这也太TM刺激了!

    十八岁小妹妹出国留学几年,回来孩子都三四岁了!

    关键孩子她爹是水啊?!

    厉舒一言不发,厉天驰眉头皱了又皱,脸色变了又变,如同打翻了的调色盘,情绪变幻莫测。

    僵持了一会,厉天驰舔舔唇:“你跟谁生的啊?舒舒,你这玩笑开的有点大啊。”

    一声不吭就整了个小萌娃出来。

    这心脏,哪里受得住啊?

    见她一言不发,厉天驰深吸了口气:“江宇知道吗?”

    知道她有孩子吗?

    厉舒神情淡漠:“应该不知道吧。”

    “对了,江宇一会来接我,二哥可别跟他乱说话。”厉舒轻轻一笑,转身往外走。

    厉天驰僵住,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厉舒已经出了花园。

    徒留他自己在风中凌乱。

    厉天驰喉结滚动,脸上情绪复杂到了极致。

    点了根烟深深吸了几口,才稍微冷静点。

    这孩子,总不能是她跟闻星河那小子的吧?

    还是她上次说的男朋友?

    ……

    厉天驰抽了几根烟,稍微平复好情绪,冷静出了客厅,没见厉舒,他便问了苏婉玉跟顾华媛。

    “舒舒说约了人先走了,一会她朋友再来接七七。”

    约了人?

    江宇?

    苏婉玉见他状态不对劲,皱眉道:“你干嘛呢?”

    “妈,舒舒亲生的?”

    苏婉玉瞪了他一眼。

    厉天驰搓了搓手,将七七从苏婉玉怀里抱过,在另一旁沙发坐下:“七七,我是你二伯伯。”

    七七睁着溜圆大眼睛点点头,像在问他干嘛。

    三岁半的小萌娃肉乎乎的,皮肤白似雪,又乖又软。

    厉天驰神色不由自主的软和了几分:“你爸爸是谁啊?怎么没跟七七一起过来?”

    被他看着,七七心里奇怪,还是笑着答道:“爹地是闻星河。”

    “闻星河?”厉天驰一脸难以置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七七,你爹地不是江宇吗?”

    “江宇是谁?”

    七七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想不起来。

    江宇是谁?还真不是他的?是闻星河的?

    厉天驰内心情绪翻涌,不由自主的细细打量着七七的小脸蛋,恨不能在她脸上看出花来。

    像江宇又像闻星河。

    苏婉玉有些看不下去,皱眉说他:“天驰,你别吓到七七。”

    厉天驰性感的喉结滚动,扭头问苏婉玉跟顾华媛:“妈,大伯母,她是舒舒跟闻星河生的?”

    “应该是吧。”苏婉玉也不确定。

    厉舒没说,问了七七,她倒是说闻星河是她爹地。

    厉舒那个性格,苏婉玉也不好多问,她毕竟不是厉舒的生母,也管不了那么多。反倒是七七生的这般可爱,苏婉玉倒是喜欢得紧。

    厉家这一代,就厉晏辰有个后代。

    不过,杜若薇带着两个孩子回了杜家住,倒是不常见的。

    如今又多了个七七,苏婉玉喜欢的紧。

    七七被厉天驰抱着,听着他们讨论自己,年纪尚小,又不大理解,便安安静静的呆在他怀里,倒也不怕生。

    跟厉舒是完全两个性格。

    ……

    江宇开车直接带厉舒到附近的一家西餐厅。

    路上两人一直没怎么说话,把菜单递给服务生,让他下去不用伺候后,江宇端起水呷了口:“不找你,你就不搭理我,消息也不回。”

    “回你做什么。”

    厉舒态度冷淡,让江宇碰了个软钉子。江宇也不尴尬,手指轻抚着杯子:“最近在忙什么啊?你工作不是下个月才开始吗?”

    “我忙什么,还要跟你汇报?”厉舒唇角似扬非扬:“小江总管的还够宽的啊。”

    话中的讥诮,不言而喻。

    句句带刺,脸皮薄点,还真接不下去话。

    “明天有空吗?”

    厉舒挑眉不语。

    知道她在等他下文,江宇也不卖关子,说:“回我家,吃个饭。”

    “我去你家吃什么饭。”

    “见家长。”江宇口吻霸道:“明天中午我来接你。”

    “看情况吧。”

    没答应也没拒绝,如同猫尾巴一般,挠的江宇心痒痒的。

    他眯了眯眼眸,瞧着这高冷的年轻女人,有些好笑又有些好气,终归也只剩下无奈。

    饭吃完,厉舒要走,江宇拉着她的手,却是上了旁边的商场。

    “做什么?”

    “看电影啊。”江宇大大方方道:“上次的电影看得无趣,这次就我们两个。”

    江宇放慢了步伐,若有所思道:“你十五六岁那会,还挺粘人的。我们第一次看电影,你跟我说,你没看过,让我跟你作伴。”

    旧事重提,厉舒皱眉。

    江宇道:“厉舒,你该不会那时候,就看上我了吧?”他眯了眯眼睛,唇角勾起的笑意有些痞,三分邪气,三分内敛,五分漫不经心,分外迷人。

    那时,江宇还在追沈俏。第一次对一个女孩真的动了心,他分外认真。

    江宇跟厉天驰的关系铁,厉舒是他的小堂妹,跟沈俏关系也不错。年龄差距悬殊,江宇当时也没想过,厉舒对自己还能有什么心思,单纯只把她当个小妹妹。

    知道她独自一人在厉家,小日子应该蛮不好的,江宇对她更多一分耐心。

    小姑娘经常来找他,江宇也只当是她无聊,根本没往别处想。

    如今再想起来,那竟然是他跟厉舒相处最亲密的时光。

    这小丫头,究竟什么时候看上他的?

    厉舒没吭声,但这沉默看在江宇眼里,形如默认。

    “你看上我哪点?”男人略微拉下脖子,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廓,厉舒眸色微深,“人老了,都爱回忆年少?”

    “……”

    江宇挑起一眉:“小朋友,嘴要不要这么毒?我是正当年,哪老了。”全然忘了,平日里口口声声把老字挂在嘴边。

    票是刚刚吃饭时买的,检了票,江宇牵着厉舒就进去坐下。

    “以后能不能回下我消息啊?老不回我,好像就我自作多情。”

    “难道不是……唔……”

    唇倏然被吻上,厉舒杏眸圆睁。

    短暂的吻,江宇很快不舍得松开她,舔了舔唇角:“你要是给我一耳光,那我就真是自作多情。但你没拒绝我,你对我,是心动的。”

    江宇轻笑了下,邪魅的注视着她:“厉舒,嘴巴可以骗人,但身体不行。”

    真讨厌排斥一个人,是装不出来的。

    她明明就还喜欢他。

    “不管你是因为什么要这么抗拒我,但这次,我是认真的。”

    “江宇,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江宇闻言一愣,笑意敛了分。

    厉舒道神色嘲弄,偏过脸。

    见她脸色冷了分,俨然是生气不高兴了。江宇稍缓气息:“我不知道算不算爱,但看到你不理我,跟其他男人一起,我很不高兴。”

    他深深双眸注视着厉舒:“厉舒,我确实不年轻了,爱不爱,并非只是一句话的事,我不想骗你,但我确实想跟你在一起。”

    厉舒一言不发,只盯着屏幕看。

    许是觉得无趣,江宇也重新坐正了身体,靠在椅子里。

    但这一场电影,他还是没看进去。

    从电影院出来时,已经是夜晚八点多,厉舒有些疲倦了,上了车,就闭目假寐。

    本以为江宇会送她回去,但车停下,厉舒看到陌生又熟悉的小区,不由一愣。

    这是景和园。

    “你带我来这干什么?”

    “正好明天,跟我回家吃顿饭,省的老爷子,整天让我相亲。”江宇轻叹:“往日也还好,如今有了个小女友,总不能还去相亲吧?”

    他唇边含着笑意,却让厉舒秀眉紧皱着。

    “我没答应跟你交往。”

    “早晚的事。”江宇口吻霸道,替她解了安全带,拉着她的就上楼。

    本应该此刻拒绝,但有意无意,厉舒没有。

    被他牵着,就上了这间久违的房子。

    当年江宇是为了追沈俏才买下这的房子搬了过来。

    沈俏自从跟闻律在一起后,就搬了出去。房子还没卖,却已经空了许多年。

    江宇有意无意,分不清究竟是什么原因。

    这些年,一直住在这。

    ……

    开门进屋,江宇到冰箱里拿了瓶水递给厉舒,见她打量着卧室,江宇道:“还是以前的样子。”

    这几年江宇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公司里,房子的设局陈设都没变,跟从前没什么两样。

    但许多年没有来过,仍旧感到很陌生了。

    厉舒一言不发喝了口水,“可以送我回去了?”

    “这么急着走?”

    “不然留在这跟你睡么?”

    江宇失笑,身体往后压一靠,无奈道:“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修长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矿泉水瓶:“电影院里,我说的是实话。厉舒,四年前是我亏待了你,我……”话还没说完,厉舒手指地在他的唇里。

    江宇一愣。

    厉舒放下矿泉水瓶,起身看着江宇,“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比较招人喜欢。”

    江宇墨眉皱起,厉舒跨坐在他的身上:“带我回来,不就是想睡我么?都这么熟了,说这么多干什么?”食指轻抚着他的脸蛋,厉舒俯身吻上他的唇。

    江宇墨眉皱的更紧,想拉开她,厉舒朱姐握住他的命根子,“别乱动。”

    “……”

    她拿着他的手,放在她胸前:“我喜欢直接点。”

    “……”

    “厉舒,我不是这个意思。”

    “总归是这个目的。”厉舒漂亮清冷的眉目妖娆,如同一株带刺的玫瑰,明知道扎人,仍旧吸引他义无反顾。

    江宇都不知道,究竟是他疯了,还是厉舒疯了。

    前两次尚且可以说是醉了酒,神志不清。

    但这次,他们彼此都是清醒的。

    没有节制,比之平时都来之疯狂。

    夜凉如水,已近清晨。

    江宇拥着她的细腰,从后抱着她:“宁愿跟我睡,也不愿跟我在一起。厉舒,你故意在折磨我?还是报复我?嗯?”

    怀里女人一声不吭,似乎已经睡着。

    江宇在她天鹅颈后吻了吻:“小朋友,逃避可不是解决的问题。”

    厉舒闭目不语,思绪却早已经复杂。

    他或许忘了,他们的第一次,并不是那天在酒店里,而是更早之前,在这间房子里。

    只是年纪尚小,他神志不清,并未做到最后。

    那一夜,他抱着她喊了一夜沈俏。

    清晨时分,她落荒而逃。

    躲了,藏了,想忘,忘不掉。

    还是很喜欢。

    向来不善与人交际,她已经很努力了,努力想让他爱上她。

    可事实证明,不爱就是不爱。

    即便她再努力,他也从未正式过她。

    把她当成一个女人来对待。

    身后男人气息均匀,俨然已经睡了过去。

    厉舒转身,跟他面对面。

    一如四年前那段短暂的感情里,他从不知,身侧的人从未在他身侧安眠过,忐忑不安的注视着他。

    清晨阳光和煦,厉舒近乎一夜没睡。

    天刚亮,厉舒掀了被子,正要起身,不料倏然伸手的手突然抱住她,将她拖入怀中:“这么早,又想跑?”

    厉舒闻声一愣,倏然被吓了一跳。

    江宇长臂圈着她,下颌搁在她的肩膀里:“再睡会。”

    男人大手的温度灼烫着她的肌肤,厉舒心脏咯噔了声,淡道:“我还有事。”

    “今天周末,你有什么事?”

    江宇皱眉,有些不高兴,嘀咕道:“每次醒来就跑,我还能吃了你啊?”

    “你先放开。”

    “放开你就走了。”江宇眼睛还闭着,抱着她不肯放:“听话,再睡会。”

    初醒,男人磁性的声线沙哑暗沉,格外的性感。

    “再睡会,睡醒了,中午跟我一起回家。”

    “江宇。”厉舒沉了声音。

    僵持着,江宇做了让步:“那中午,我去你家接你?”

    半响,厉舒才吐了好字。

    “我送你吧。”

    “不用了。”厉舒直接拒绝,江宇没答应,松开了厉舒,江宇套上衣服,简单洗漱后,就亲自开车送她回去。

    路上,江宇没急着直接去景和园,到了一家早产点打包了双人份的早餐给厉舒,一份给厉舒,一份给她闺蜜。

    这才开车送她回了御景轩。

    见她解了安全带就下车,江宇手搭在车窗里,侧目朝她看来,说:“说好的,中午我来接你,可别放我鸽子。”他冲她挑眉,唇边挑起的笑意邪肆迷人。

    “跑不了。”厉舒淡道了句,便直接上楼。

    目送着厉舒上去的背影,江宇身体往后一靠。

    没睡够,有些头疼。

    两指捏了捏眉心,江宇这才开车回的景和园。

    看着空荡荡的房子,江宇彼时没了睡意。

    床被间,仿佛还残存着她淡淡的香气。

    江宇舔了舔唇角,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眼时间,才八点半。

    江宇随手点进了微信,一个不怎么联系的损友给他发了几条消息。

    【我刚朋友圈看到的,听说天驰妹妹跟闻小少爷地下情多年,孩子都三四岁了。真的假的?】

    江宇瞳孔紧缩,下意识急忙点开照片。

    两张照片。

    照片是偷拍的角度。

    照片中皆是三人,穿着公主裙洋娃娃般的小奶娃被闻星河抱在怀里,雪白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厉舒脸上也是少有的柔情温和,跟闻星河对视。

    另一张则是闻星河跟厉舒一人一边拉着中间的小奶丫头。

    像极了一家三口,举止亲密,其乐融融。

    江宇深眸死死地盯着照片里奶丫头的脸蛋,脑袋轰隆一声炸开了,长指都不住轻轻在发颤……

    喜欢怪她过分美丽请大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