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月欣听着气不打一处来,这人说话怎么那么难听?

    什么叫被别的男人搞大肚子?

    “说话放尊重一点,九年义务教育就教出你们这种败类?如果不会说话的话就赶紧重新去上学,让老师教教你怎么做人好吗?”

    陆雨航自然是没有这么冲,但是也看杨月欣不顺眼,就一把把她推到一旁。

    陶然看到陆雨航对杨月欣这么不客气,自然也是一巴掌招呼了上去。

    这一声脆响,把周围的人都打蒙了,皆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娇小,生的人畜无害的陶然。

    着实没想到,她会下这么狠的手!

    “从小到大你跟着我,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对你没什么感觉,我很早就说了,是你自己执迷不悟,非要纠缠我。”

    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死死跟着她,不知道她会烦?!

    “你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但是这不包括我,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陶然虽然个子不高,还怀着孕,但是气势却很足。

    “我……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你有必要对我这个态度吗?”

    为什么没必要?就是不喜欢让自己不喜欢的人缠着,这没毛病吧。

    但是陶然看陆雨航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顿时心里有了一计。

    陶然看了一眼杨月欣,然后摸了一下自己肚子,杨月欣立刻就知道她想做什么。

    陶然转身,拉着杨月欣就想离开,因为知道那群男人是肯定是会追上来的。

    在他们跟上来的时候,陶然假意一摔就倒在了地上。

    杨月欣趁着这个时候大声呼救。

    “真的是太过分了,这么多男人竟然欺负一个孕妇,把她都弄倒了,救命啊!”

    陆雨航看了之后吓了一跳,其他的男人自然也是愣住了。

    “明明就是你自己摔倒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是想讹人吧?”

    但是杨月欣却不听,还是在呼喊着,很快就有人围了上来。

    “在光天化日之下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可悲。”

    杨月欣看陶然趴在地上不动,还真以为她出了事,赶紧就趴着偷偷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没事的,就是想装的像一点,你继续演你的。”

    因为听到陶然这么说,自然也就放下心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辆黑色宾利开着经过,本来开车的男人还没有注意到这边,看到这边有声音,往这边一看,墨眉轻扬起,把车停在了路边。

    “闻叔叔,怎么了?”

    坐在副驾驶里的沈俏见状不解,顺着闻律的方向看过去,见到人群中的陶然,她微微一愣:“陶然?”

    闻律对妻子说道:“下车看看。”

    沈俏颔首,跟着下车。

    跟陶然只见过一次,但沈俏对她印象还不错。又是霍明哲的未婚妻,难免更多一些关注。

    两个人朝那边走去,就看到场面一片混乱,当他们两个人到的时候,那些男人早就已经跑没有影了。

    “好了,然然,快起来吧,他们已经吓跑了。”

    陶然听了之后立刻就坐了起来,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看到陶然没事,一脸的莫名其妙,自然也就散去了。

    陶然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闻律跟沈俏。

    讶异的情绪一闪而过,陶然轻笑着开口:“沈姐姐,你怎么在这?”看向旁边的闻律时,又喊了一声闻大哥。

    沈俏无奈失笑:“我看到你躺在这里,自然是想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你这是在搞什么名堂?”

    就算是小丫头,也知道自己怀孕了这样对孩子不好。

    陶然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灰。

    “那几个人来骚扰我,一直缠着我,我就只能想一个办法把他们甩掉了。”

    沈俏在旁边看着扑哧笑了一声,这个小丫头倒是挺古灵精怪的。

    其实陶然跟沈俏是属于同一种类型的人,都是属于扮猪吃老虎的,两个人说不定能够聊到一起去。

    “但是你这风险很大,如果出了意外的话,这个孩子会受伤的。”

    当时她也没有多想,现在知道确实是很不妥。

    “说那么多了,正好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叫上老霍。”

    闻律看了一眼杨月欣,然后说道:“也叫上老周。”

    霍明哲周厉扬接到电话之后,自然是往这边赶。

    “明哲哥,厉扬哥艳福不浅,这两个小姑娘这么好看又年轻,真的是便宜他们了。”

    沈俏是真的没想到这两位竟然都喜欢吃嫩草。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妙不可言的东西,我之前也没有想到我能嫁给这么老的男人。”

    陶然说这话的时候都没过脑子,嘴一张一合就出来了,但是她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霍明哲已经到她的身后。

    这句话一字不落的全都到了霍明哲的耳朵里,沈俏和闻律看到了,忍着笑。

    “怎么?你后悔了?”陶然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这小丫头竟然还嫌弃他。

    陶然听到霍明哲的声音之后,笑凝固在嘴角,僵硬的像是咧了一个假笑。

    老天爷是故意的吧,竟然不偏不倚的就让他听到了这句话。

    陶然听了之后赶紧起身陪一下,然后揽着霍明哲的胳膊。

    “就不是跟沈姐姐刚认识嘛,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开玩笑说的,我肯定没有这个意思。”

    霍明哲没有跟她计较,就坐在了陶然的旁边。

    周厉扬过了两分钟也来了,看到杨月欣没有事情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如果出门的话就跟我们说,我们送你们,如果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霍明哲听到周厉扬这么说,自然也想起了这件事情,看着陶然的眼神非常的阴沉。

    “你还知道你怀孕了?跟那样的男人还斗智斗勇,你可真敢!”

    这语气可不像是夸她的,陶然知道霍明哲生气了,也不敢说话。

    “哎呀,我不是当时情急之下就这一个办法了嘛,我其实已经把握的很好了,肯定不会伤到自己的。”

    沈俏笑了笑,弯着唇角提醒:“你毕竟怀着身孕,还是小心为重。”

    她说这话的时候,闻律朝她这看了一眼。

    沈俏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你们4个人差不多得了,这还有两个电灯泡呢。菜单已经看过了,已经点好了。”

    因为沈俏怀过孕,知道孕妇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所以这方面都已经注意的很好了。

    “沈姐姐应该已经生过孩子了吧,有什么经验传授给我吗?”

    沈俏听了之后想了想,好像也没有什么经验传授,都是正常的怀孕,然后到预产期生下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只要是不要剧烈运动,适当运动,然后吃什么不该吃什么都清楚就好了。”

    “沈姐姐,你家孩子多大了?”

    沈俏看陶然这个样子还是挺喜欢小孩子的,便给她说起了家里两个宝宝的事。

    一顿饭相处的愉快,回去的路上,霍明哲见她都还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这么喜欢沈俏?”

    “沈姐姐人美心善,我当然喜欢了。”陶然眨了眨眼睛,霍明哲揉了揉她的发,竟是没法反驳。

    陶然躺在霍明哲的怀里,然后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之前时不时还能感受到自己的胎动,但是今天好像一直都没有听到。

    就在陶然一直想着的时候,突然她的肚子动了一下,陶然猛地坐起来,看了看肚子。

    “明哲,刚才宝宝在肚子里面跟我打招呼呢。”

    陶然看上去有点兴奋,当陶然感受到这个胎动的时候,就像身临其境的感受到孩子就在她身边一样。

    霍明哲也过来摸着肚子,小家伙非常配合的动了一下。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霍明哲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还有几个月他就出生了。”

    陶然一直都没有去查是男是女,因为陶然也想给自己一个惊喜。

    “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陶然看着霍明哲。

    “都喜欢,只要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都喜欢。”

    陶然其实是很喜欢女儿的,但是又觉得女儿养起来真的是好麻烦,需要花很多的心思,毕竟女孩子很容易受到伤害。

    “我有时候想,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是龙凤胎的话会更好,这样的话咱们就儿女双全了。”

    其实陶然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不想再怀孕了,毕竟听说怀孕非常的痛。

    “放心好了,宝贝,只生一胎,不让你受罪。”

    陶然看着霍明哲,这个男人果然懂她的心思。

    “谢谢明哲的理解,我好开心。”

    “还叫明哲?嗯?”霍明哲对这个称呼一点都不满意。

    这已经什么时候了,还叫的这么生疏,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那叫什么?”陶然一脸听不懂的眨眨眼睛。

    “你说呢?”其实这丫头很聪明,一到这些事情上就犯傻。

    “老公。”陶然也不装傻了,甜甜的叫了一声。

    陶然发现竟然没有想象中的不好意思,反而是心里觉得非常的甜蜜。

    这一声老公的霍明哲是非常的受用,霍明哲突然想起了什么,起身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非常复古的一个盒子。

    “这里面是什么?”这个盒子上面有香味。

    这种香味是陶然能够接受的,虽然她怀孕了不能闻任何的香味,但是这个香气很清新,闻了并不会觉得不舒服。

    “这是妈妈之前留下来的镯子,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现在理所当然的应该传到你的手上。”

    陶然看着盒子慢慢的打开,发现里面的镯子虽然不是现在的款式,但是却是非常的漂亮。

    “这个镯子真的已经传了好几代吗?为什么还这么新?”不得不说果然是好东西,这光泽度实在是太好看了。

    “这些材料都是上好的材料,所以经过这么长时间才没有任何的损坏。”

    今天把这个东西亲自交到陶然的手上,霍明哲也觉得完成了母亲交给自己的任务。

    霍明哲亲自把镯子戴在了陶然的手上,陶然看了看,非常的合适。

    陶然觉得很开心,因为她觉得受到了重视,没有什么比受到重视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我觉得还是不要说比较好,如果我哥不同意的话,那岂不是很麻烦?”

    就她哥的性子,杨月欣是了解的,如果要是不同意的话,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现在好不容易自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手呢?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他是你的家人,你应该让你哥知道。”

    周厉扬帮杨月欣整理衣服,杨月欣叹了口气,好像每个人都是这么跟她说的。

    “放心,你跟你哥生活这么长时间,你也了解他不是一个刻薄的人。”

    确实不是,杨月欣知道,杨景铭就是把她护得太仔细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考虑。

    “那今天就去说吗?”

    杨月欣还是觉得有一点害怕,虽然哥哥一直护着他,但是也非常的有威严,所以杨月欣怎么都有点怕他。

    周厉扬把杨月欣护在怀里,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没事的,有我在。”

    在经过周厉扬安慰了之后,杨月欣的心放松了很多。

    心里已经想好了在杨景铭面前应该怎么说,到时候成败在此一举。

    周厉扬拉着陶然的手到了公司,公司里的人都看着杨月欣,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但是周厉扬看了看,却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为什么公司里的人这么看着她,之前又不是不认识她?

    “可能是因为你身边多了一个帅哥,所以他们觉得有一点稀奇吧。”

    杨月欣听了之后,甩开周厉扬的手,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自恋一下。

    周厉扬笑着重新挽着杨月欣的手,到了杨景铭办公室。

    “咚咚。”杨月欣深呼一口气,敲了敲杨景铭办公室的门。

    “请进,如果是文件的话放在这里,我一会儿看,现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忙。”

    杨月欣先走过去,然后站在了杨景铭的旁边,杨景铭由于太过认真的看文件,所以根本就没有发觉旁边这样的人。

    “哥,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比我这个妹妹还要重要?我来看你,你竟然连头都不抬。”

    杨景铭听到杨月欣的声音之后,才抬头看着她。

    “据我所知,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要是没有事情能找我?”

    杨景铭面无表情的看着杨月欣,然后又看了看周厉扬。

    “你们两个人一起出现,肯定没什么好事情。”

    杨月欣:“……”

    这说的是什么话,凭什么说他们两个人一起出现就没什么好事。

    “哥,知道你现在工作忙,所以来特意看看你,怎么还不识好歹!”杨月欣看上去有一点生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你敢说你今天找我不是有事情跟我说?”

    杨月欣刚想反驳,但是却发现根本就没话说。

    周厉扬在旁边看着叹了一口气,不能再让他们这两个人斗起来了,如果再斗的话,很有可能就真的急眼了。

    “杨总,是这样,我们打算结婚,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你这个做哥哥的自然也不能忽略,所以我们两个人特意亲自告诉你这件事。”

    周厉扬说的是不卑不亢的,觉得这件事情也没什么好扭扭捏捏的,大方一点反而是更加光明磊落。

    杨景铭在听到周厉扬的话之后没有立刻说话,只是一直盯着周厉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哎,哥,你这个眼神有点吓人……”杨月欣看着杨景铭的眼神有一点害怕。

    真的!只要她哥每次生气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她可太记得了。

    她就说吧,这件事情不能跟他哥说,说了之后就是这种结局。

    “你又没做什么亏心的事情,有什么好害怕的?”

    杨景铭说话的声音倒是正常,杨月欣听了之后松了口气。

    “你这丫头估计是以为我肯定是要极力阻止,估计都不太想跟我说吧。”

    杨月欣听了之后连忙摇手,那肯定不是的,就算他心里这么想也不会承认的。

    杨景铭起身给周厉扬和杨月欣倒了杯茶,坐在他们对面。

    “我并没有那个闲工夫去阻止你们两个人在一起,或者是结婚。”

    杨月欣听了之后有一点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景铭。

    这话真的是从他哥嘴里说出来的吗?怎么感觉像换了一个人?

    “真的?”

    虽然杨景铭比较严厉,但是说过的话从来都是一个唾沫一个叮,从来不会食言。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既然杨景铭同意把妹妹嫁出去的话,那有些事情肯定是要说清楚的。

    杨景铭就好像是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早就已经把条件准备好了。

    杨月欣拿过来看了一遍之后,觉得根本就没有必要。

    刚想开口,就被杨景铭一个眼神给吓得不敢说话了。

    “你给我闭嘴,这些话我是跟周厉扬说的,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周厉扬看了看那张纸上的内容,挑眉。

    “这些条件对于我来说都很简单,我对感情印象都非常的认真,跟月月在一起,我定不会辜负她。”

    上面倒没有牵扯到什么金钱利益上的问题,毕竟两家都属于很大的集团,对于钱来说根本就不是很在意。

    杨景铭最在意的是周厉扬能不能够给他妹妹幸福,这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当然所有的事情都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你之后对我妹妹没有感觉了,请不要伤害她,将它完完整整的交还给我,她是我的小公主,我不想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杨景铭说话就是这么直白,他觉得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的。

    但是杨月欣觉得在旁边听着就很难为情,这话一听就是在为难周厉扬。

    但是周厉扬却并不在意这些条件,他能够做到,那他就绝对不会怂。

    “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我认定月月是我一辈子的人,那就只有她。”

    杨月欣抬头看着周厉扬,没想到他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情话,是应该点个赞。

    既然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了,那杨景铭也就没什么好坚持的了,也应该放手了。

    “那我就把月月的手放心的交到你的手上,不要让我失望。”

    杨月欣听到杨景铭这么说,突然有一点感慨也有一点心酸,有点舍不得。

    “哥,你也给我找个嫂子吧。”

    杨景铭看着杨月欣,微微皱眉,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

    “哦。”杨月欣低头,好嘛,是她多嘴了。

    双方家长都同意的婚事,那自然办的是顺风顺水的。

    杨月欣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在陶然之前把婚给结完了。

    “有一说一,你结婚那天的样子,是我和你认识以来见过你最淑女的一天。”

    陶然真的是不夸张,结婚那天的杨月欣非常的唯美,而且在面对周厉扬的表白,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如果不是陶然提醒她如果哭的话妆会花,她可能会把整个妆都给哭掉。

    “我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个人这么感性,眼泪说来就来?”

    陶然在杨月欣结婚之后开始吐槽杨月欣,果然是谈恋爱之后,有的人就会展现出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

    “我哪知道,你之前不也是那个扮猪吃老虎的样子,凶巴巴的,在霍明哲面前不也是有乖巧的样子,还来说我。”

    好家伙,好姐妹就要互相伤害,互相揭老底呗。

    杨月欣看了看陶然的肚子,已经圆滚滚的很圆润了。

    “你这预产期是不是还有5个月?我刚才算了一下是这个日子。”

    陶然点了点头,确实是5个月。

    “但是我怎么感觉我的肚子比那些正常的孕妇肚子都大呀。”

    前两天陶然去医院做体检的时候,跟那些准妈妈聊天,然后她也偷偷的做了个对比,确实发现其他的孕妇都大一圈。

    “我感觉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你怀的不止一个孩子。”

    陶然也有这么想过,她也想着如果有两个孩子也好,正好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女双全。

    “孩子出生之后一定要认我做干妈,我等这个孩子等了这么久。”

    陶然笑着那是自然的,他们俩关系多铁。

    “你们啥时候要孩子?”

    杨月欣突然发现,自从陶然订婚了之后,想的问题竟然都不是包包鞋子口红,虽然都变成了孩子什么的。

    果然人在怀孕了之后,心中的想法就会变得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这个没有想过,我觉得顺其自然吧。”

    陶然看了看时间,那也是时候应该回家了。

    “对了,提醒你一件事情,马上就快毕业了,你的毕业论文赶紧写,要不然的话推迟毕业可有你受的。”

    杨月欣突然想起了这件事,小脸皱巴巴的,非常难看。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写论文,那个东西真的太磨人了,好几千字他得写到什么时候?

    “你还说我呢,你这怀孕了肯定更不方便吧?要不然你帮我想一想,到底写什么主题比较好?”

    陶然耸了耸肩,有什么好着急的,她早就把论文写好交给导师了。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什么事情都拖到最后?趁现在还不晚,赶紧把它完成了。”

    已经完成了?

    杨月欣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背着她把论文写完的?

    “不告诉我,我回去了。”

    说完,陶然就站在路边等着霍明哲来接她。

    今天陶然要跟着霍明哲一起回家吃饭,他们约定着在陶然毕业之后,两个人就举行婚礼。

    但是陶然其实是有一点拒绝的,毕竟她怀着孕肚子这么大,实在是很丑。

    “我不想!人家怀孕都是美美的拍婚纱照,我挺个大肚子这么臃肿,我才不要呢!”陶然撅着嘴拒绝。

    她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婚礼上,霍明哲自然也不想强迫她。

    “你要是想把孩子生下来再举办婚礼,虽然也可以,但是我想告诉你,无论你是什么样子,都是最美的。”

    这话陶然非常的爱听,毕竟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嘛,想美美的举行婚礼,毕竟婚礼一辈子就只有一次。

    她不管别人怎么想,陶然就觉得婚礼对于自己来说一辈子就只有一次。

    陶然突然想起什么抬头看着霍明哲。

    “你这辈子会只娶我一个女人吗?”

    陶然突然冒出来这一句,把霍明哲问的愣住了,什么叫会不会只会娶她一个女人?

    “那是自然,这辈子我就只跟你结婚,只爱你一个人。”

    陶然其实也不过就是随便问问而已,承诺什么的说出来并不是很有说服力。

    只有做到才能够让人真正的放弃,而且陶然愿意去见证。

    到了家,陶然一进家门就被一群人围上来了。

    “哎呀,姐姐,你的肚子竟然越来越大了,上次见你肚子好像还没有这么大呢。”

    罗珈看到陶然来了之后,非常高兴的就扑了上去,轻轻的摸了摸陶然的肚子。

    这时小姑娘的父母走了过来,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怎么这么没有礼貌,怎么能叫姐姐呢?应该叫嫂子。”

    陶然听了之后连忙摆了摆手,她没有这么多规矩的,叫姐姐也可以。

    “你们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想叫我姐姐的话也可以。”

    罗君羽站在陶然的旁边,看着她的肚子。

    “姐姐,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他们应该叫我们什么呢?”

    陶然想了想,然后笑着。

    “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他们应该喊你们叔叔和姑姑。但是就是不知道我怀的是你们的侄子还是侄女了。”

    罗珈笑着:“姐姐,放心好了,不管是侄子还是侄女,我们都会好好的疼爱她的,不会欺负他。”

    陶然太喜欢这种家庭环境了,整个家庭都是其乐融融的,非常的友爱。

    陶然在没有嫁过来之前,在担心会不会跟家里的亲戚处不好,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他多虑了。

    “怎么样?怀孕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当初怀珈珈的时候就孕吐的很厉害。”王若叹气吐槽。

    陶然摇了摇头,她就是刚开始两天有一点点不舒服,也没有到要吐的程度。

    顾绣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越来越喜欢。

    “我们家霍明哲真的是好福气,能够娶你这么漂亮的姑娘。”

    顾绣握着陶然的手,脸上笑着,开心的不得了。

    “你这姑娘我怎么看都觉得喜欢,之前明哲谈的那个女朋友根本就不行,手脚还不干净。”

    谁?姜薇?

    “对,就是那个姜薇,她不知道是从哪里得知老太太从上面传下来的项链,竟然被她拿了去。”

    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陶然心里有点奇怪,因为她没有听霍明哲跟他说过。

    陶然秀眉轻蹙,问道:“这件事情明哲不知道吗?”

    喜欢怪她过分美丽请大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