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念头一出,她狠狠抿唇不让自己思维发散多想,

    他爱住哪里就住哪里,跟她有什么关系?

    深呼吸了口气,平复着气息,陶然转身就回了对门自己的卧室。

    门一关上,伸了个懒腰道:“我回来啦!”

    房子安静的只剩下陶然的声音。

    她起了疑惑,挨个看了一遍,发现刘佳文不在!医生也出去了,说是有人找她看病。

    刘佳文也是这个时候才给她打电话,说回一趟老家。

    陶然才想起来前两天,刘佳文和她说过。

    她也不是没下过厨房,乒铃乓啷的,也算是弄出了晚餐。

    刚坐下,还没开吃,房门就被敲响了。

    以为是医生回来了,陶然也没有确认直接开门。

    直到看见霍明规,陶然有点傻眼。

    “我刚搬过来,家里没人给我做饭。”霍明哲说的认真,陶然不知道为什么竟听出了一丝委屈。

    “????”

    陶然不明白,现在外卖这么方便,你点外卖啊。

    “房子的规矩,老用户要请新用户吃饭。”霍明哲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不比陶然差。

    “这是什么时候定的规矩?我为什么不知道?”

    “我定的,怎么了?”

    饭菜的香味,一丝一缕的涌进两人的鼻腔。累了一天的陶然也不想再与霍明哲过多的纠缠。

    侧着身子让他进来,免得半夜饿死没人救他。陶然想着自己就大发慈悲,救救霍明哲吧,谁让她人美心善呢。

    不过她又怎么会让霍明哲白吃这一顿。

    在第二碗米饭见底之时,桌上的饭菜差不多都已经被两人清空。

    陶然赶在霍明哲之前放下碗筷时候大喊一声:“最后吃饱的人刷碗!”

    随后飞快的扑倒在沙发上,伸出藕臂,笑吟吟的回头,“在我家就要遵守我定的规矩!”

    霍明哲淡然撇了她一眼,挽起袖子真去刷碗了。

    陶然本来就想恶搞他。万万没想到,他竟是真的会刷碗,还刷的蛮干净。

    …………

    因为一顿饭,霍明哲就赖在陶然家里了。

    每到饭点必定敲门,就算刘佳文回来,他也是每天准时准点,只有早到没有晚来的情况。

    然后又以吃了她家大米为由,每天送她上下班。

    这些陶然都忍了,每次来公司都落后霍明哲就是怕被公司里的人误会。

    没想到,在茶水间还是听到了风声。

    “看来咱们之前的推测还真是真的!这个女人还真不要脸啊,真的去勾引总裁了。”

    “我就说吗,空降下来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丫头,怎么可能没有靠山。”

    “原来……是因为勾引总裁了阿!不过也难怪,咱们总裁简直就是钻石王老五,要是我有她那张脸我也去勾引!”

    表面上的羡艳,背地里的挤兑。

    陶然木着脸从她们身边经过,留下让她们尴尬又羡慕的背影。

    啧,就硬酸呗。

    陶家背景说出来都吓死你们。

    “咚——”

    两人皆然摔倒在地,陶然手中的文件,掉了一地。身上被滚烫的浓茶给浸湿,手上裸露在外的皮肤红了一片。

    “啊,陶然!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看见你。”

    撞到陶然的女人连忙站起来,还想拉陶然一把。好巧不巧,按在陶然手上的手上,硬生生被扯起来,手背上的皮肤更红了。

    “这个怎么办啊?这么多的文件都被茶水弄湿了。对不起啊,陶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女人将文件捡起,“你看现在还有点时间,要不你再去复印一份吧。到时候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被总裁责罚了。”

    “微微,你干嘛这么替她着想?像他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被总裁责罚。”

    和女人一起的同事似乎看不惯陶然的做派,说话都带着轻蔑。

    陶然冷脸,她不傻,知道大家都不待见她。木秀于林,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她懂。

    她冷笑着说道:“你这么爱替我着想,那就麻烦你善良的去帮我打印一份好不好?”

    众人一片嘘嘘,最后还是主管出面摆平了这事。

    “陶然,她们就是看不惯你飞上枝头变凤凰,你不用搭理她们。”主管拉着她,给她上药。

    霍明哲今天有会议,不能送陶然回家,陶然还挺乐意的。

    和主管说了两三句话就回办公室拿起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拦我?!”

    容嫣愤怒地看着面前不知天高地厚,拦住自己的保安。

    “对不起容小姐,总裁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您不能进去。这是我们的工作,还请您能够体谅。”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就你们这一点破工资,抵得上我一根口红吗?”

    容嫣拢了拢自己的衣服,拿下了脸上的墨镜。

    “对不起容小姐,总裁的吩咐我们不能不听。。”

    望着保安的脸容嫣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甩了保安一个巴掌。

    保安楞了楞,随后又推起笑,在这种地方做工免不了要受几句呵斥,但报酬也来得如龙卷风一般迅速。

    红色的钞票散落在地,保安快速捡起,但还是拦住了抬脚的容嫣。

    容嫣皱眉,还没有开口就看见陶然挎包走来的身影。

    少女简简单单的绑着个高马尾,头发随着轻巧的步伐肆意的飘动,细嫩白皙的皮肤像无处不彰显着她青春的象征。

    怪不得霍明哲眼睛黏在她身上,估计就是因为这副皮囊才让霍明哲喜欢的吧。

    “站住!”

    容嫣一把推开上前扒拉她的两个保安,朝着陶然走去。

    她可是听说了,陶然和霍明哲走的很近,几乎成了霍明哲包养的小情人。

    也真是够恶心的,比她大一轮的男人都扒拉着不放。

    陶然闻声停下,看着面前肆意张扬的容嫣,皱着眉。总觉得她来势汹汹。

    还没反应过来,容嫣“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伴着一个通红的掌印浮现在陶然脸上。

    她的嘴角溢出了新点的鲜血,脸庞火辣辣的疼。

    “怎么才一个巴掌就觉得疼了吗?勾引别人男朋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

    容嫣再次抬手,却被陶然反手擒住。

    “有病?”陶然冷声呵斥,另只手利落报警。

    等巡捕赶来,容嫣被保安拦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陶然!你有本事勾引男人怎么没本事承认?这就报警了?你以为巡捕会把我怎么样吗?”

    容嫣狂妄,看在陶然眼里就跟神经病似的。

    “妈的智障。”陶然翻个白眼,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迹,“第一我没勾引谁,第二你冲上来就打我,我现在身体不舒服,你最好祈祷我心情好,不然我告都要告到你牢底坐穿。”

    “那就去告我啊。”容嫣冷笑,跟着巡捕离开。

    陶然冷着脸,回了家。

    刘佳文看见她肿起的脸都吓了一跳,连忙从自己的医药箱里翻出消肿的药,想到陶然怀孕不能用药,火急火燎的蒸蛋给她敷脸。

    “你怎么回事?”刘佳文心疼的用鸡蛋揉着陶然的脸。

    “撕!”陶然倒吸一口凉气,疼的她龇牙咧嘴的,“一个神经病,气死我了。”

    容嫣这出还不是骂她勾引霍明哲。

    老男人作天作地非要和她搞得这么暧昧,和她有关系?

    这么想着,陶然把这一巴掌算在了霍明哲头上。晚上吃饭也没有给霍明哲开门,让他自己在门外站着。

    “要,要不要开门?”刘佳文小心翼翼地询问。

    敲门声锲而不舍的,她听着都慌。

    “开什么,身边女人这么多,让她们去伺候他去。”陶然冷笑,边吃边说。

    要不是因为他,这巴掌她能挨?自己惹的桃花债,结果最后报应在她头上,这是什么理?

    有本事就在门口站到天亮,她今天是不会给开门的!

    第二天醒来,脸上已经消肿不少的陶然,最后还是在自己的脸上扑了一层粉,才得以那鲜红的指印。

    因为怀孕的原因她从不在脸上抹东西,这次是破例。

    忍着怒火,一路风风火火的闯进霍明哲的办公室里。

    霍明哲见到人还楞了一下,目光移到日历,今天陶然放假,她来这里干什么?

    想到昨天被关在门外那么久,霍明哲脸黑了不少。

    这个丫头又在搞什么名堂?

    他木着脸,等着陶然说话。

    陶然见他不说话气不打一处来,双手撑在桌子上,逼近霍明哲,“你厉害啊,和我搞暧昧让你的那些追随者动手打我是吧?”

    看着满身尖刺的陶然,霍明哲眼神暗下,起身看着她,“你在说什么?”

    “说什么?怎么?昨天的事情没有听说?你的容妹妹在公司门口等着我就是为了给我一巴掌,你很开心吧?”

    陶然很生气,想砸霍明哲的办公室。

    还没动手,霍明哲的大手将陶然的双手紧紧缠住,随后两人便倒在了沙发上。

    男上女下,霍明哲撑着身子,陶然双手抵着霍明哲的肩膀,生怕他突然倒下来。

    “你!”

    措不及防的身体距离贴近,让陶然羞恼的红了脸。

    她尝试着躲开却扭不过男人的力气,最后只能咬牙切齿的盯着他。

    男人温热的气息打在自己敏感的颈脖间,“昨天将我关在门外,你还没和我解释。”

    陶然心里羞怯,咬着牙将头转向一旁。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嗯?怎么不说话?被吓傻了?”

    他轻挑的握住她小巧的下巴,薄唇轻轻碰了碰娇小玲珑的耳垂。

    像是墨水滑落到清水中一般。陶然耳垂连带着颈脖那块地方瞬间一片绯色。

    “你这个变态!离我远点!”陶然像是气炸毛的小奶猫,扭着身体,无助的胡乱挣扎。

    “变态?”一改之前戏谑的态度,霍明哲的脸上瞬间便布满了冰霜。

    男人发狠的抓住少女的手臂,俊脸猛的靠近,陶然哪见过这场面。一下子僵住身子,印象里,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生气。

    但她何尝不生气?

    紧紧咬着嘴唇,唇齿间充满了男人清冷的味道。

    “松开我!”

    陶然挣扎着,头发散乱,看在霍明哲眼里异常勾人。

    一股子燥热从脚底直冲大脑,眯起眼睛,他似乎看见了陶然娇俏的脸上被覆盖着的红晕。

    还微微有些肿起来。

    他想抬手抚摸,一下不查被陶然推开,重重坐在地上。

    陶然猛地坐起来,大口的喘气,一双眼睛通红,要哭不哭的样子让霍明哲态度一下子软下来。

    “她打你了,你怎么不打回去?你不是怼天怼地对空气吗?还怕容嫣?”

    霍明哲顺势坐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地板,膝盖微微弯曲搭着另一只手。

    衣服散乱,隐约可见健硕的肌肉。

    “不是说她最有望嫁入你霍家吗?我哪敢得罪未来老板娘。”陶然冷笑,整理一番自己衣服就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霍明哲。

    “我何时承认过?”

    霍明哲皱眉,他连这种说法都没听过,怎么就有望嫁入了?他那些堂哥堂弟要么年过半百,要么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也就他一个单身的。

    “不承认不拒绝不主动是吧?”

    呸,渣男!

    老男人!

    霍明哲脸色冷了下来,陶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反驳他,偶尔确实挺好玩,久了却让他觉得无力。

    她的怒火,她的阴阳怪气都是莫名其妙的。

    给他感觉就是若即若离,让他忍不住想要将人囚在自己身边,让她的喜怒哀乐都只为自己。

    “这是君临集团,要么给我老实待着,要么收拾东西滚。”

    脾气上来,说话都冷硬了许多。

    陶然楞着,眼底升起雾气。

    是她要在这里待着的,想让她滚?她偏不!

    “你果然就是个石头。”

    陶然拿起掉落在地上的包包,头也不回的离开办公室。

    不就是秘书,不就是被当成箭靶子。

    当就当吧,反正是总裁秘书,她能搞的小动作简直不要太多,就看看到底谁奈何的了谁呗。

    陶然回去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又是元气满满,除了依旧有些肿的脸颊。

    陶然不服气,认命的继续给霍明哲端茶倒水,但认命是一回事,有没有小动作又是另一回事。

    站在茶水间,眼睛在柜台上扫了一眼,将琳琅满目的咖啡牌子看在眼里。

    这里几乎包含了所有市面上叫得出名字的品牌,陶然都不得不感慨一句在君临集团工作绝对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咖啡,奶茶,茶饮什么都有。

    随手拿过一包咖啡,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

    “霍总常喝的咖啡我都拿出来放在咖啡机的右边,你只需要将咖啡研磨冲泡即可,不用加糖……”

    脑海里浮现出秘书长板着一张脸和她说平时的注意事项。

    陶然认真的记着,就是为了是不是的给霍明哲一个“小小的惊喜”,让他枯燥无味的工作生涯增添乐趣。

    不喜欢糖?不喜欢奶味?

    那她偏要加。

    咖啡一直喝苦的有什么意思?加点糖加点奶才有滋有味不是。

    一边冷笑一边给手边的咖啡杯里加“料”。

    霍明哲在开会,她也不会傻的就这么跑进去将加了料的咖啡端进去,那多不好。

    人家开会呢,进去打扰了怎么办?

    所以陶然若无其事地在茶水间里逗留了许久,掐着点给霍明哲送咖啡过去。

    刚巧,推开门就见霍明哲关上电脑。

    “霍总,咖啡。”陶然职业假笑挂在脸上,语气都十分官方。

    霍明哲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不是自己经常喝的咖啡,木着脸端起来喝了两口。

    又甜又奶,和咖啡的苦味中和在一起。

    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霍明哲放下咖啡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陶然甚至无法从他脸上看见好喝还是不好喝,感觉他就像是在喝白开水一样。

    这下倒是轮到她尴尬了。

    正要开口说话,秘书长抱着一堆文件就敲门应声进来了。

    见陶然站在办公桌前,还楞了一下,“你在这里做什么?文件打印出来了吗?周报写完了吗?数据清算了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在问陶然的工作进度。

    陶然的办公地点是独立的,她没有太多时间跑去问陶然工作进度,所以已经很久没有方面见陶然了。

    陶然点头,这东西早吩咐的时候就做完了,只是还没来得及传给秘书长就被霍明哲叫去煮咖啡。

    “这咖啡是你泡的?”秘书长目光落在霍明哲手边的咖啡,颜色和平常的不大一样。

    不用说肯定不是总裁常喝的口味,不满的情绪萦绕,看陶然的目光不善。

    “是的……”

    陶然抿着嘴,她刚刚其实想找个借口将这个咖啡倒掉给霍明哲换回原来的口味,没想到秘书长就推门进来了……

    作案现场被发现……

    “我不是和你说过咖啡要拿霍总常喝的吗?你为什么连这种最基本的都能搞错?”秘书长皱起眉头。

    她每天为了工作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分出一小部分精力教什么都不懂陶然已经很累了。看在她什么都能很快学会的份上才稍微觉得自己好过一点,没想到她竟然连咖啡都泡不好。

    “你让我很质疑你的工作能力以及你能否胜任这份工作。”

    陶然嘴唇蠕动了几下,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

    她做错了,挨骂也正常。

    更何况还是故意的,早知道秘书长要来她也不会挑着这个时间段了。

    颇有种我知道错了但我不改的意思。

    秘书长不管她弯弯绕绕的心思,说话语气极重,甚至生了想要辞退她的心思。

    林秘书办公能力很强,却也因为能力很强让自己锒铛入狱。

    她的工作分摊到秘书团,本就忙,现在只会更忙。

    “秘书长,对不起。”

    “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公司付你薪酬是让你来工作,不是让你来度假。收起你那些小心思,你的工作分摊到秘书团,已经给了秘书团很大的压力,我不希望你还觉得我们每天都很悠闲的模样。”

    陶然低头,一副虚心听教的模样。

    她觉得这个时候如果开口,可能会让秘书长更气,干脆就闭上嘴,不说话。

    “咖啡是我让泡的。”霍明哲捏了捏眉心,“你再说下去,工作该做不完了。”

    要不是陶然,他还不知道一向话少做事迅速简洁的秘书长能这么多话。

    陶然就像个炸弹,总能炸的身边的人崩人设。

    秘书长将文件放下,临走前看了陶然一眼,愤然离场。

    霍明哲开始忙,陶然一声不响地想把他手边的咖啡倒掉。

    “你拿去哪里?”霍明哲头也没抬,富有磁性的声音让陶然动作一顿。

    “倒掉,换其他的。”陶然瓮声瓮气,心里不服气也不敢在让霍明哲喝这杯咖啡了。

    “以后就按照这个剂量泡咖啡。”

    霍明哲将咖啡杯拿起,抿了一口。见陶然还站着,才抬起眼睑看她,“还有事?”

    “没,没有。”

    陶然说完,咬着嘴唇回了自己办公室。

    别以为帮她说话就能让她感激,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他才会这样!

    陶然坐下,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情绪缓和下来。

    怀孕期间不能情绪起伏太大,不然对肚子里的宝宝伤害很大。

    将今天的日报之类繁琐的小事做完,停下来喘口气就被告知秘书长不在,需要她去接待商讨合作细节的李总。

    告诉她这件事的还是秘书团的人。

    “陶然,我们都走不开。接待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来人推了推眼眶,木着脸交代完事情就脚步匆匆的离开了,一点都不给陶然反应的机会。

    看样子也不允许陶然拒绝。她只好收拾了一番,去接待室。

    扬起职业微笑,陶然推门而入。

    商讨合同本应该由秘书长这种经验丰富或者林秘书这种能力强情商高智商高的人来做。

    但秘书团抽不开身,陶然作为秘书团一员不可能干闲着。

    她虽然不管公司,父亲有意无意的培养她。在看合同,敲定细节方面,她还是拿的出手的。

    三言两语之间,将合同里一些细微的问题进行调整。

    直到秘书长匆匆赶来,合同已经弄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她亲自过目并让霍明哲过来签合同。

    一系列交接下来,堪称完美。秘书长本以为陶然会将事情搞得一团糟,已经做好赔礼道歉的准备。

    那个去叫陶然的人,她也没过多责罚。

    今天是被陶然气的头脑发昏了,没有安排好时间,导致错开。

    直到李总夸了陶然一句,秘书长才回神干笑,对陶然也没有以前那么糟糕的印象了。

    或许在某些事情上,是她太过武断片面了。

    林秘书一走,打乱了她的节奏,更多是可惜这么好的人才被毁于一旦。对陶然越发不待见,毕竟前面的人好的过头了,就显得她过于平庸了。

    “你待会来我办公室,我把林秘书的工作交接一些给你。”

    秘书长在她离开时,小声嘀咕了一句。

    陶然很意外,还是点头答应了,真就在秘书长办公室等她回来。

    弄好交接的东西,陶然抱着一大堆文件回了办公室。

    接下来就是工作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不算忙却也停不下来。

    霍明哲自然也感觉到了秘书长对陶然态度有了明显好转。

    他其实并不否认陶然在这商业方面有天赋,但是每天看着陶然跟个小猫一样不定时挠他一下,他就忍不住想逗逗她。

    “今天的资料你整理好了吗?”

    陶然一脸惊讶地看着霍明哲。那个资料是刚刚给她的,秘书长明明说的是明天交,怎么这霍明哲这么骚??非要今天就要?

    是的,在陶然心里霍明哲就是故意找事的。

    陶然实在是没忍住怼了一句:“霍总,这资料不是明天才要吗?”

    霍明哲轻轻瞥了她一眼,冷峻的脸突然冒出了一个笑容,让陶然心中升起一抹不祥的预感。霍明哲说:“那份资料我就要今天晚上要,我是你上司,难不成你不听要罢工?”

    陶然觉得很憋屈,她特别想甩用高傲的眼神看着他说“老娘不干了。”

    但……她想起来了自己来公司的目的,只能把这口气吐了下去,咬牙切齿说道:“是,我保证完成任务。”

    瞪了霍明哲一眼,陶然就直接转身离开。

    望着陶然愤然离去的背影,霍明哲眼底笑意被勾起。这女人怎么就跟着小猫一样,一碰就炸毛。

    陶然能力有目共睹,加上秘书长对她寄予很高的厚望,之前酸她的人也逐渐没了生息。

    没了背地里有的没的暗刀子戳她,她也乐得轻松。

    果然让人闭嘴的办法就是拿出比他更好的能力,即使还有传她和总裁暧昧的消息,却也不是被包养的花瓶这种称谓了。

    “陶然,”秘书长在她桌子面前敲了几下,“公司每个月都会举行一次聚会,等会收拾一下工作,能推到明天就推倒明天,能现在做完就现在做完,下班之后有一场聚会。”

    陶然的心情是复杂的。但她又不想浇灭大家的热情,所以便答应了。

    聚会的酒店离公司并不远,陶然索性步行走了过去。

    “小陶,聚会的房间是7001。”

    陶然到了之后刚想给秘书长打电话,秘书长的短信就发了过来。将手机上的内容给服务员看了一眼便带她进去了。

    一开门她就把所有人的眼神吸引了过去,一时无言,场面十分尴尬。

    是谁邀请了陶然?

    在场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疑惑和惊讶。他们对陶然改观不假,但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还没有亲近到邀请她来公司聚餐。

    秘书长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见没有人说话,气氛冷下来了,她清了清嗓子,把陶然请到了她旁边的位置,开口:“先介绍一下,她叫陶然,是最近招来的总裁秘书。今天是我邀请陶然来的,大家可以相互认识一下。”

    所有人:……秘书长这是什么神操作?之前恨不得把这个代替了林秘书的“花瓶”给踢掉,现在却邀请她来参加聚会。

    一时间没人能摸透秘书长的心思。

    再说了陶然可能不知道他们,但他们都知道陶然呀!

    毕竟都是大公司的人,他们的素质极强,秘书长的话刚落下,他们就开始笑着打招呼。

    陶然毕竟也接受过高等教育,酒会都参加了不少,更何况是这种小场合。于是她眯了眯眼,把热情和礼貌结合地十分妥当,让与她对话的人都心生好感。

    酒过几巡,大家和她的距离又近了不少。

    陶然以果汁代酒,加上秘书长有意无意的挡酒,她才没有碰酒。

    她也不想扫大家的兴致,加上很晚了,她找了个理由便提前离席了。

    陶然随手拦下来车,想着赶紧回去。

    天色已晚,加上周围的灯光不足,丝毫没有注意到出租车司机鸭舌帽底下不对劲的眼神。

    刚上车就闻到什么味道,让她眼皮子越来越沉。

    到最后,“咚”的一声倒在座位上,不省人事。司机这才狰笑了几声,脚踩油门准备开车。

    霍明哲今晚在这里有合作要谈,他刚下车就正好看到陶然上出租车的那一幕。

    就这么几天不看着,去酒吧不算连自己坐什么车子都不知道了?

    但车要开走了,他已经来不及阻止。霍明哲二话不说就跟吩咐助理将合作退掉再另约时间,自己则开车追了上去。

    霍明哲的车速特别快,终于在郊区无人的地方把出租车拦了下来。

    他眼神清冷,不耐烦道:“把人放了。”

    绑匪也气急了,要不是这人突然出现,今晚他收获肯定不小!

    他看着“弱鸡一般”的霍明哲,又看了看自己的肌肉,衡量一番准备上去揍他一顿。

    “臭小子,想英雄救美?呵,就你这小身板,还是就别学电视剧了!我今天就要让你长个教训!”绑匪已经想好了,今晚他必须把这小子揍得跪着喊爸爸。

    “啊?!”

    霍明哲眯起眼,不动声色将绑匪手臂卸了一只,惨叫声顿时响起。

    绑匪冷汗瞬间渗出,后退了几步才退出霍明哲的攻击圈子。

    “你是谁?为什么多管闲事?”

    绑匪眼神不善,没有卸掉的手上握着一把匕首,上面泛着寒光,一看就十分锋利。

    喜欢怪她过分美丽请大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