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管家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太清楚。

    沈俏秀眉轻蹙起,没再继续问下去。等到了厉老爷子的卧室,管家开门,朝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十分客气。

    这个认知,倒是让沈俏有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老爷,俏俏小姐回来了。”

    厉老爷子坐在轮椅里,面向着窗外,闻言他稍稍侧面看过来。

    “厉爷爷。”沈俏唤了声,握着包包的手指微紧,迈着长腿走到了厉老爷子身侧。

    厉老爷子面露和蔼温和的笑意,示意管家先出去。

    门一关上,卧室里仅剩沈俏跟厉老爷子两人。

    沈俏怀着身孕,蹲着不方便,厉老爷子便温笑着,让沈俏在卧室的沙发里坐下。

    沈俏不解道:“厉爷爷,你让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这半年多来,有意无意,厉老爷子都尽量让她少回来。

    许是不想让她被卷入厉家两房的争斗,也或许是其他原因……

    眼帘轻垂,异样的情绪被她藏匿好,不知道该如何在这个疼爱自己的老人跟前展示。

    “如意的事,怎么样了?”

    “也不是多大的事,我能解决。”沈俏笑笑,握着老爷子的手:“想不到竟然还惊动厉爷爷你了。”

    厉老爷子半信半疑:“真没事?”

    怕沈俏是不想他担心,才故意这么说。

    沈俏点头,将事情大致跟厉老爷子解释了一番,临了,她握着老爷子满是皱褶的手,盈盈双眸含着笑意:“厉爷爷,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些事情,我能解决。您身体要紧,不必再为这些事,为我劳心伤神。”

    厉老爷子默了一会,泛白的唇轻掀了掀,百感交集的感慨:“俏丫头是长大了。”

    沈俏抿唇笑笑,却是有着一些不易察觉的勉强。

    厉老爷子看出了这一点,满是深壑的面容情绪略有些变化,低缓了声线:“是有什么心事吗?”

    “也不是什么事。”

    沈俏看着年老的老人,最终还是低下头,轻柔的声音很轻:“厉爷爷,虽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可我自幼长在您身边长大。您待我极好,未曾委屈过我。于我而言,有极大的恩情情分。不管怎么样,我希望厉爷爷您好好的。”

    养恩就像是一座巨山压在沈俏的心里头,重的她喘不过气,亦跟厉老爷子张不开这个口。

    她想要弄清楚父母的事,可是,瞒着她的却是爷爷生前的至交好友,是养育她成人的长辈。

    如今厉老爷子身体已经不大好,古稀之年。

    她该怎么开这个口?她亦是怕自己的良心会不安。

    “你是真的长大了。”厉老爷子抬起的手掌放在沈俏的发顶里,笑得有些勉力和感慨。耷拉着的眼皮,掩盖住了眸中复杂且不易察觉的深沉复杂。

    “不说这些不开心的。”沈俏笑笑,漂亮的眼眸流转着期待:“还有一周就到婚礼了,厉爷爷,您待我如亲孙女,亦是如我亲爷爷,我希望我的婚礼上,可以由您陪我走红毯,可以吗?”

    从古至今,婚礼都是由父母兄长送嫁。

    她无父无母,即便是尚存人世的长姐也未必会出席。沈俏希望厉老爷子,可以送她出嫁。

    但厉老爷子身体不多好,沈俏有些顾虑。

    原本婚礼,可以再延迟到孩子出生再举办。不过,闻老太太一直在施压,厉老爷子身体又不太好。闻律把婚礼提前,沈俏倒也没意见。

    也正好,趁老爷子身体还精神,刚好送她出嫁。

    当然,沈俏没说的还有另一层意义。

    倘若他问心有愧,他如何能安心代替她的亲生父母以及亲生爷爷,陪她走这一遭?

    沈俏是真心,也是试探。尽管极力的掩盖,但那些小心思,却未必真的能瞒过在商政两界摸爬滚打,叱诧风云几十年的厉老爷子?

    四目相对,厉老爷子一口答应,“当然。”

    沈俏弯唇轻笑,跟着点了点头。

    沈俏前脚刚走,刘管家后脚就进了厉老爷子的卧室,见他还在看着阳台发呆,不禁上前:“老爷,您累着了,先到床上休息吧。”

    厉老爷子摇摇头,轻抬起眼皮,眺望着窗外的风景,浑厚的声线苍老,缓缓道:“今天的天气很好。”

    卧病在床多年,尤其是这一年来病情反复,厉老爷子就靠药物吊着一口气,不敢闭眼。但身体,也是一天比一天的差,彼时说话都显得吃力。

    窗外暖阳高照,确实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

    厉老爷子满是皱褶的手握着轮椅扶手,话锋一转道:“阿辰最近怎么样了。”

    “目前公司的局势已经稳住,大爷二爷虽然都有些不满,不过公司的元老,多还是支持辰少爷。”

    厉老爷子有些欣慰:“他是个出息的,不像他父亲。”

    只可惜,英雄难过美人关。

    这点,他还是随了他父亲……

    厉老爷子不禁摇摇头,苦笑了一下。

    刘管家低垂着眉目:“俏俏小姐,似乎已经起疑了。”

    “她很聪明,瞒不了她的。”厉老爷子闻言也不意外,摇摇头愧疚道:“是我有愧于他们沈家,没教好儿子,连孙子,都……”

    刘管家不忍心看老爷子这么自责,劝道:“老爷您别太自责,情感这种事,当局者迷。”

    “你把路律师喊来。”

    刘管家眉头皱了又皱,看着老爷子深沉不定的面容,话到口边,便也没多说,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去做。

    刘管家出去后,厉老爷子眺望着窗外风景,轻叹了声。

    沈俏一下来,就看到顾华媛跟苏婉玉正在客厅里正跟江玥彤说着话,江玥彤神色有些尴尬,见到沈俏,犹如看到救星一般,喊了声沈总。

    沈俏颔首,又跟顾华媛二人打招呼:“大伯母,二伯母。”

    因着丈夫的缘故,顾华媛跟苏婉玉妯娌俩关系也十分一般,即便是同在一个屋檐下,也极少会坐在一起。

    “俏俏怎么回来了?是来看你厉爷爷?”刚说完,苏婉玉见沈俏没有要坐下的意思,眯了眯眼眸,弯唇道:“这是准备回去了?”、

    顾华媛也是看着沈俏,却不多意外她来去匆忙。

    “嗯。”

    苏婉玉道:“不留下来吃个饭吗?”

    “就不了。”沈俏摇头,弯了弯唇角说:“反正过几天也要回来住上几日。”

    简言意骇的话,两位太太一瞬就听懂。

    苏婉玉颔首:“也是。”

    “还记得你刚来那会,才这么点大,眨眼间都要出嫁了。”苏婉玉弯起一边唇角,颇有些感慨道:“本来还以为,你会成为厉家的一份子。”

    “弟妹这么说就不对了。”顾华媛眸色微深,脸上的笑意却是不减半分,说:“俏俏在厉家长大,如同我们厉家嫡亲的孩子。本就是我们厉家的一份子!”

    妯娌多年,彼此暗藏的机锋都瞒不过对方的眼睛。

    苏婉玉看了她一眼,却是没搭话,而是拿出了个红包给沈俏,温和道:“虽说已经过了年,但你今年跟闻总去了国外,这是二伯母的一番心意。可别当了沈总,就瞧不上二伯母着小心意了。”

    跟善于交际的顾华媛不同,苏婉玉性格极其冷淡,即便是跟沈俏,平日里话也并不多几句。

    这会苏婉玉的主动,沈俏有些受宠若惊,倒也没拒绝:“我这么大还有红包收啊,谢谢二伯母。”

    苏婉玉给了,顾华媛也将准备好的红包给沈俏:“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便给家里打个电话。”

    “谢谢大伯母。”沈俏颔首,没多说,收了红包就跟二位告辞。

    回到车上,沈俏才松了口气。

    江玥彤将水递给沈俏,一口灌了大半瓶,沈俏紧绷的情绪才松懈了一些,让左旭开车回半山别墅。

    第二天上午沈俏接到了陆晓的电话,他刚从老家里回来,约她中午一起吃顿饭。

    陆晓在如意身居要职,也是如意的小股东。出了这种事,陆晓也有一定的责任要承担。

    只不过之前陆晓休假,一直不在景城。虽然电话里跟沈俏联络过,但这会回景城,还是亲自联系沈俏告罪,愿意承担一部分的赔偿金额。

    潇湘阁——

    “这事也不能怪你,赔偿金额的事,走公司的帐就行。”沈俏不急不慢的说:“目前最重要的是稳住员工跟工厂里工人的心态。”

    陆晓呷了口茶:“沈总说的对。”

    沈俏道:“下午的记者会,你跟我一起出席。”

    “这是应该的。”陆晓点点头一口就答应,并不像是其他高层一样推脱责任,不去想怎么处理这场公关危机,只想着怎么把自己摘出来。

    沈俏欣慰的同时,心里也难免有些疑虑。

    她若有所思了会,指腹轻拍着杯身,脸上情绪不显,冷不丁问陆晓:“陆总,你对如意现在的状况,有什么见解?”

    陆晓一怔,扬起的眉毛,似乎不明白沈俏的意思。

    话到这个份上,沈俏便直接摊开来说:“经过这一事,陆总应该看的出来,如意现在的高层,实在有些不堪重任。你在如意多年,比我了解如意……”沈俏顿了顿,抬起的眼眸瞧着陆晓:“我想再听听你的看法。”

    不同于平日里的散漫随意,沈俏敛了笑意的模样,一时间即便是在商界多年的陆晓,都有些摸不透她的心思。

    沈俏端起还温热的牛奶捧在掌心里,漂亮绝美的小脸低垂着,并未去看陆晓。

    “如意成立至今,将近二十年。这半个世纪以来,经济飞速发展,新旧代替极快,稍有不慎,便容易落后,脱离节奏。如意这些年虽然还保持着盈利,但却一直都在面临着品牌老化的问题,没有得到改善的好办法。目前尚好,还可以稳住。不过这时间一长,人员稳定的弊端,目前也渐渐展现了出来。现在的高层,想法都比较保守固化,已经几年没有出能扛鼎的爆款产品。同时,过于稳定保守,现在这些高层都不愿意去挑战,改变现有的局面。内部的人员关系复杂固态,还有不少裙带关系牵涉。王学斌这些老人,就更不愿意去改革。”

    十几年的发展,那些高层都趁机在公司培养了自己的实力,和安插裙带关系在里面。沈俏要改革,难免会动了他们的蛋糕。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愿意到手的利益被触碰。

    要是普通员工倒是好处理,偏生这些老人,还掌握着许多如意的内核以及人脉,就更不好动了。

    陆晓不急不慢的将现在如意面临的问题说了出来,末了,见沈俏没吭声,他抬起眼眸注视着她:“沈总是想要改革创新,整顿如意,打破现在的局面?”

    沈俏没承认也没否认,只问他:“陆总,你认为依照目前如意的发展趋势,还能稳住多少年?”

    陆晓摇了摇头,最后比了个二。

    两年。

    如意到现在还能保持住盈利,倒不是因为现有的员工有多出色,而是因为当年顺势搭上了经济发展这辆车。加上,如意从创立至今,采取的经营方式都是求稳。

    虽然不像是十多年前一样红火,但每一个决策都是慎重之重,倒也没出什么毛病,才一直苟延残喘至今。

    但现在经济发展非但没有停滞,反而越来越快。如意再不改变策略,依照目前的经营方式走下去,很快也就走到头了。

    否则,早前如意的负责人,也不会轻易将这家老品牌出售。

    “不过改革创新并不容易。”

    沈俏道:“这个月二十八号号,我跟闻律会举行婚礼。”

    陆晓一怔,很快就了然了沈俏的意思,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地道:“沈总你的意思是,想要借这波热度为如意炒作?”

    “陆总是个聪明人。”

    沈俏轻笑,说出自己的计划:“我跟闻律的事,从半年前开始便备受关注。天然的流量热度,不用白不用。我让玥彤在公司新研发的几款彩妆中挑选了几个系列,到时候趁机推广一波曝光。赶着热度,先打一波知名度。”

    陆晓有些惊讶,沈俏便继续说道:“这件事,需要陆总你的配合。我听说,你是学广告出身的,这方面是你擅长的。目前公关部,也由你负责。”

    陆晓听到沈俏要把这是交给他,颇有些意外,被沈俏双眸注视着,陆晓收起放在桌子上的手,颔首:“那回头我让他们赶几个方案给你看看。”

    “时间太赶,你未必忙得过来。之前玥彤在盛天担任过公关部的副总监,这方面是她擅长的。到时候,她会配合你。”

    沈俏大大方方的插人进来,陆晓并无意外,也不拒绝她。

    商定完这事后,陆晓还是说了句:“不过,王学斌他们是公司的老人,在如意工作了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一下子把他们都开除了,恐怕会引起慌乱。”

    这也是当初沈俏顾虑的。

    沈俏轻轻一笑:“我不开除他们,前提是他们敢留下。”

    想要改革整顿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也是许多企业面临的问题。早前沈俏还有顾虑,但出了张启这件事情,沈俏气愤的同时,也是悄悄的松口气。

    一顿饭结束,刚结完帐,沈俏就接到了江玥彤打来的电话。记者发布会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开场,让沈俏可以过去了。

    挂断电话后,沈俏跟陆晓说了,便一起出发前往酒店地点。

    他们到的时候,江玥彤跟谢泽星还有五六个高层,已经在酒店里等候。

    看到站在沈俏身侧的陆晓时,那些高层松了口气。

    趁沈俏跟江玥彤去洗手间的空挡,王学斌把陆晓拉到一旁,询问陆晓情况。

    昨天沈俏说的那些话一直在王学斌的心里没散去,惶惶不安的,沈俏会拿他来开刀。毕竟,公司里他跟张启走的最近。

    不过王学斌里直是一片叫苦连天,他是真不知道工人中毒这事。

    要不然,他肯定不会留在公司里坐以待毙。

    沈俏要是因为这事拿他开刀,或者是将他踹出公司,那他实在是太冤了。刚才王学斌本是想找江玥彤她们几个打探打探消息,不过这三人口风紧密,王学斌什么也问不出来。

    便想从陆晓这里探探口风,看沈俏是怎么想的。

    不单止王学斌有这个担忧,其他的高层,也因为这个惶惶不安。

    沈俏从洗手间里出来,就看到陆晓被王学斌几个人问围着,她也不甚意外。

    想了想,她问身侧的江玥彤:“工人家属现在在哪?”

    这场记者发布会,还需要工人家属出席。

    “谷宇刚才亲自去接他们,刚才打电话过来已经在路上,等等应该就到了。”

    说时迟那时快,江玥彤刚解释完,谷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已经到酒店了。

    她把这个消息说给沈俏,沈俏也才跟着松了口气。

    工人家属虽然不满意现有的赔偿款,但忌惮着沈俏跟她的保镖左旭,又已经收到了赔偿金额。

    再不乐意,也只能配合着将发布会进行完毕。

    这些媒体记者都是前天在工业园里的那批,有了之前被沈俏警告的例子,忌惮着她身后的闻律,问话都不敢太过,比沈俏想象中的要好一些。

    只不过交代完工人的解决问题,媒体又趁着这个时机,追问沈俏跟闻律的婚事。

    沈俏本机有接着婚礼给如意打广告的心思,便倒也没有遮遮掩掩,大大方方的承认,婚礼已经在筹备。

    记者会结束,沈俏将麦递给旁边的陆晓,准备离场时,余光不经意的一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没关紧的门外,身高挺拔伟岸的俊美男人。

    沈俏眼前一亮,差点就奔了过去。顾忌着现在还在镜头前,沈俏才稍微克制,淡定的离开镜头。

    沈俏才奔向他,欣喜道:“闻叔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闻律昨天就说今天回来,沈俏却是忘了问他几点的飞机。更没想到,闻律会直接来酒店会场这里。

    闻律出差了几天,虽然每天都有视频通话,或者聊天。但几天没有见他,沈俏仍是抵不住的思念。

    从不知,她原来会那么想闻律,想时时刻刻都跟他呆在一起。

    “刚到一会。”闻律大手放在沈俏的后脑勺里,深邃的双眸注视着小娇妻,毫不吝啬对她的夸赞:“表现得很好。”

    闻律原本还有些担心沈俏年纪小,会应付不过来。但看刚刚沈俏的表现,才知道自己多虑了。

    小丫头聪明伶俐的很。

    即便没有他,亦是可独当一面。

    沈俏不知道闻律的想法,还沉溺在他回来的喜悦里,眼里流光溢彩,狡黠俏皮道:“都是闻老师教的好。”

    四目相对,沈俏从他怀里出来,“我们先回家吧。”

    男人颔首。

    正好这个时候,江玥彤从外面进来。

    沈俏就跟她说了,她跟闻律先走,这里交给她和谢泽星陆晓他们几个处理,有什么事情再及时通知她,就跟闻律离开了酒店。

    回到半山别墅,沈俏放开了刚才在酒店里端着的沈总的架子,将闻律扑倒在了沙发里。

    她坐在他笔直有力的大腿里,双手勾着他的颈脖,热情的有些让闻律意外。

    闻律环着她的细腰,扬起一眉颇有意外:“嗯?”

    沈俏大眼睛巴巴的看着他,如实说:“想你。”眉眼间流露出的风情,一颦一笑,都透着一股妩媚,十分的迷人。

    “闻叔叔,你想我吗?”

    小女人直白的思念,让闻律愕然,旋即便轻笑:“不想你,还能想谁?”

    得到满足的答案,沈俏满意一笑,双手环抱着他的劲腰,将脸贴在他结实伟岸的胸膛里。

    腻歪了好一会,直至佣人上来提醒,可以用晚餐了,才没有继续腻歪下去。

    不过用餐的时候,沈俏便突然想起,后天是周五,她问闻律要不要去接闻星河回来。

    开学已经半个月,上周闻星河就没回来。

    之前的事,弄得沈俏很尴尬,也不是滋味。不过,少年人敏感,沈俏怕闻星河钻了牛角尖,婚期将至,又出什么意外。

    闻律让沈俏不必多想,他会处理。

    婚期将近,即便样样事情闻律都安排妥当,用不着沈俏多操心,但身为新娘子,她要忙的事情也不少。

    尤其如意刚刚出事,许多事,也需要她这个老板处理。

    让沈俏不得不的感慨,创业的艰辛。

    经沈俏这番操作,工人闹事的事,也暂告了一个段落。不过以防再出什么意外,沈俏便让他们盯着,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告诉她。

    婚礼的前三天,沈俏暂时搬回了厉家里住,到时候从厉家里出嫁。

    明明已经领了证,她跟闻律已经是事实以及名义上的夫妻,但即将举行婚礼,沈俏心中也难免紧张。

    闻律亲自送的沈俏回的厉家,车上,沈俏见闻律眉头皱着,便轻笑让闻律不必担心自己。

    厉晏辰再大胆,对她不死心。但在厉家,厉老爷子的眼皮底下,他也不敢对她做什么的。

    唯一可惜的是,三天不能见闻律,沈俏心里有些塞塞的。

    “嗯。”闻律摸了摸她的脑袋,示意沈俏下车。只是回来住几天,沈俏带的东西并不多,就一个小行李箱,已经让佣人替她拿了进去。

    今天是特意送沈俏回来,闻律在厉家坐了会,公司还有事,就先告辞。

    沈俏搬出去后,就鲜少回厉家,尤其是厉晏辰结婚,她跟闻律在一起后,回来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即便如此,厉公馆里一直都保留着沈俏的卧室,打扫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好似沈俏这些年,一直都还住在这似的。

    这是厉老爷子的命令,方便沈俏随时回来。

    沈俏环顾了眼四周,拉开了窗帘打开窗户透透气,正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敲门声响起,见是顾华媛,沈俏有些惊讶。

    停顿住手头的动作,沈俏站直了腰身,侧目看向她:“大伯母,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回来了,我就上来看看。”顾华媛温笑,末了又问;“闻律走了?”

    沈俏淡道:“他公司还有事。”

    “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跟大伯母张口。能看到你结婚,觅得自己的幸福,大伯母也是真心为你高兴。”

    “是吗。”沈俏不咸不淡的吐出两个字,让顾华媛措不及防的愣了愣,眼底迅速掠过的异样情绪,清楚被沈俏捕捉。

    “当然了。”顾华媛笑笑:“虽然你跟阿辰没有缘分,但到底,你是我看着长大,是在厉家长大的。”

    “只可惜,我父母走的早,不能亲眼看着我出嫁。”沈俏自嘲一笑,故意故作遗憾的说道:“要是我父母还在,今天应该会是另外一个局面吧。”

    “俏俏,你还在怨大伯母?”

    沈俏摇摇头:“大伯母说笑了,是我自己福薄,我怎么会怨你呢?”

    话虽然这么说,顾华媛皱起的眉,却没有松懈。

    “大伯母,你脸色怎么这么白?难道,你认为我应该怨你吗?”

    像是随意问起的花,却让顾华媛攥紧了拳头。

    沈俏不卑不亢,安静的注视着她,盯的顾华媛浑身不在。也不得不感慨,上次真不是她的错觉,沈俏确实变了许多,也成长了许多。

    不再是之前那个天真到人人揉捏的小姑娘。

    “你跟阿辰的事,我的做法确实有些欠缺。不过也正因此,你才能遇到闻律,不是吗?你早前说的也对,阿辰是优秀,但跟闻律比,确实差了许多。闻律,确实比较合适你。”

    沈俏抬起巴掌大的小脸,双颊边的梨涡,深得艳丽:“所以,我应该谢谢大伯母吗?”

    “俏俏,你何必这么咄咄逼人。”

    顾华媛皱眉,脸上闪过不悦,沈俏摇头道:“大伯母,你太敏感了。”

    一句话,成功的把顾华媛堵住。

    顾华媛深吸了口气,竭力的克制,才没让自己失控。

    “你刚回来也累了,大伯母就不打扰你休息,先出去了。”顾华媛皮笑肉不笑,撂下一句话,转身就出了卧室。

    生怕再跟沈俏呆下去,会被她给噎死。

    顾华媛一走,沈俏脸上笑意全无。她静静的盯着紧闭的门扉一会,才闭了闭眼睛,缓解疲劳。

    暂时没了收拾东西的心情,沈俏在沙发里坐下休息,给闻律发了消息,问他回到公司没有。

    便去看江玥彤等人给她发的消息。

    简单的处理完毕,沈俏手指不经意的滑倒了电话本里,目光落到备注着舒妙的号码上,她睫毛轻颤,琉璃般的瞳孔愈发深邃。

    她结婚,长姐会来吗?

    沈俏心里有些没底。

    这是她唯一的嫡亲姐姐,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液。现在她结婚,沈俏是希望她出席,祝福自己的。

    但如果她猜测是真的。

    舒妙跟闻律……

    那么很大可能,她不会来。

    思绪有些混乱,沈俏迫使自己暂时先不去想,还是给她发了条信息。

    但沈俏也不抱希望。

    平日里,除非是舒妙主动联系自己,否则,她给她发消息,多数都是石沉大海。

    早前沈俏还不理解原因。

    直至,她知道了舒妙,是霍天御的情妇……

    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沈俏无可避免跟厉晏辰和杜若薇的碰面,好在,如同自己猜测的一般。即便厉晏辰再怎么放肆,在厉家里,有厉老爷子在,他都心存顾虑,忌惮着,不敢对她有什么僭越的行为。

    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住在厉家里,沈俏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尽量待在卧室里,避免跟他们碰面的可能性。

    只是沈俏还是低估了厉晏辰。

    深夜,沈俏睡迷迷糊糊之际,身体一沉,感觉被什么压住,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夹带着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充斥着她的鼻息间。

    沈俏猛地睁开了杏眸,入目的就是厉晏辰俊雅如玉的脸庞。

    “你、你干什么!”沈俏脸色大变,慌乱的声音都夹带了一丝颤抖:“厉晏辰,你放开,你出……唔……”

    话还没说完,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捂住她的嘴巴,漆黑如墨的深眸注视着沈俏,沉声道:“别动!

    喜欢怪她过分美丽请大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