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哪里,我们也是刚到。”杜思明笑笑:“闻总能赏脸过来,已经给足了杜某面子。”

    说话间,包厢里的服务员便上前分别给闻律和沈俏倒了杯茶。

    沈俏怀着身孕喝茶不好,闻律让服务员将茶换成牛奶。服务员应声照做,重新去热了杯牛奶过来。

    主要的客人已经来,杜思明就吩咐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包厢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认沈俏当义妹的事,尽管不是杜思明的本意,但现在也是骑虎难下。

    这个时候也无畏再得罪闻律,他清了清嗓子说:“今天这顿饭,除了是庆贺我太太平安无事。同时也是要宣布另外一件事,我要认沈俏作为义妹。”

    果然,话音一落,除了闻律跟沈俏,其他三人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更沉了几分。

    杜若薇忍不住道:“爸,俏俏年纪比我还小,都可以当你女儿了。你认她当义妹,这不太合适吧?”

    杜思明心一动,下意识看了眼闻律跟沈俏,见两者没有开腔的意思。松了口气的同时,对杜若薇这个女儿也不由生出了一丝不满。

    他都已经答应了,这个时候再说这些,不是让他下不来台吗?

    “薇薇,爸爸知道俏俏是你同学,也算厉家的半个女儿。这个决定,是不太合适。不过我跟闻总一见甚欢,让他们给你当长辈,也没什么不妥的。”末了,他又警告了杜若薇一眼,示意她别生事。

    认沈俏当义妹的事,昨天杜夫人从巡捕局里回来,杜思明就已经把这事告知了妻女。

    不管愿不愿意,事已经成为定局,根本由不得杜若薇的私心就更改。

    “爸。”

    杜若薇刚唤了声,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杜思明目露警告的看着她,微沉的眼眸,让杜若薇感到一丝发怵。

    心中的愤懑不减反增。

    可此时,也只能硬生生将那怨气压下。

    沈俏权当没有看见,笑笑道:“我不能喝酒,就以牛奶代酒,敬大哥大嫂一杯。”

    举手抬足间一颦一笑都透露出不卑不亢的优雅气场。

    清晰的让杜若薇认识到,眼前的沈俏,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认他们搓圆捏扁寄养在厉家的沈家小孤女,而是,商场巨鳄闻家家主闻律的妻子,闻太太。

    杜思明笑呵呵的把茶喝了,杜夫人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茶杯,心里不甘不愿极了。

    还是杜思明瞪了她一眼,杜夫人才极不情愿的把茶喝了。

    啪一声将茶杯搁在桌上,发出不小的动静。

    杜思明赔笑说道:“实在不好意思,你大嫂养尊处优惯了,上了岁数在拘留所里呆着久了,还没恢复过来。”

    沈俏看着他们不语。

    杜夫人不情不愿的从包里拿出了早前杜思明给她准备的,让她送沈俏的礼物。

    杜夫人沉沉的看了沈俏一眼,勾着唇角皮笑肉不笑:“难为闻太太屈尊降贵愿意给我当妹妹,我们杜家小门小户,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就略备了份小礼,闻太太可别嫌弃。”

    “既然是心意,谈钱就俗气了。”沈俏大大方方的接过,也没打开,就顺手放到了一旁。不过看包装,应该是玉镯什么的。

    沈俏不缺钱,自然不在意这些身外物。

    令她满意的是,看到杜家里的人吃瘪。

    沈俏脸上情绪不明显,勾着唇角,从包里拿出了她之前特意准备的礼物:“若薇,真想不到,我们还有这种缘分。既然以后你要喊我姑姑了,我这个做姑姑的,也给你和晏辰都准备了份薄礼,别见外了。”

    杜若薇握紧的拳头都在发抖,死死的克制住内心翻涌着的愤怒,几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那就谢了。”

    她冷冷的看着沈俏递来的礼物,忍了又忍,才沉着脸将那礼物接了过来,刚一触碰,就立刻在桌上放下,活像那不是什么礼物,而是病毒一样。

    杜若薇从小就自持高贵,性格骄傲,能让她低下头已经着实不易,沈俏也就没在意她这态度。

    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日子还长着呢,她又何必急着这一时半会里。

    沈俏没在意,杜思明的脸色却没好看到那里去,扯着的唇角,很是尴尬,也只能隐忍着不发。

    沈俏轻笑:“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明明是平静的口吻,但出口的话,却能轻而易举气的杜若薇够呛。

    厉晏辰始终没怎么吭声,只是时不时的看了沈俏亦或者闻律一眼,沉铸如常的面容下,愈发高深莫测的仅是那双深沉的黑眸。

    饭到一半,沈俏中途去洗手间,后脚杜若薇就跟了过来。

    沈俏从格子间里出来,就看到在洗手台里的杜若薇。

    从立体镜里,沈俏清晰可以看到杜若薇冷漠深沉的脸庞。

    杜若薇自然也可以看到从里面出来的沈俏。

    两人各自从镜子里看着对方,沈俏若无其事到一侧洗手。

    “我倒是小瞧你了。”

    沈俏头也不抬,一边洗手一边说:“你不是小瞧我。”她眼皮子轻抬,嘲弄道:“你是压根就没瞧上过我吧。”

    否则,杜若薇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在她跟前,却那么不加以掩饰?

    不过就是从来没把她放进眼里,才敢那么肆无忌惮。

    杜若薇喉头一紧,脸色明显比刚才更难看了几分。可是看着沈俏那副浑不在意的模样,杜若薇又不住的怨恨。

    “是,你说得对,我确实从来都看不起你。”杜若薇冷不丁轻嗤了一声,清冷的眼眸噙着嘲弄和愤懑:“你除了这张脸外,你有什么让人看得起的地方吗?沈俏,你不过就是长得漂亮点,运气比别人好而已!”

    沈俏不卑不亢,冷笑着看向杜若薇:“是啊,我就是长得漂亮点,运气好一点而已。但我却得到了你梦寐以求,做梦也得不到的东西,你妒忌了,是吗?”

    一句话怼的哑口无言,更甚是羞恼。

    “杜若薇,你真的很可怜。”沈俏嘲弄,叹息着摇了摇头说道:“连我这样的,你都要妒忌,那你内心是贫瘠不知足到了什么地步啊?”

    杜若薇一怔,有些不了解沈俏的意思。

    后者却看也没多看她一眼,转身就出了洗手间。

    杜若薇气得要命,下意识想要追上去,恰好这个时候,刚好有两个女人从外面进来,杜若薇又只能愤恨地将那怒意压下,眼睁睁的看着沈俏在自己眼前里消失。

    ……

    一顿饭吃的很微妙,不过沈俏心情俨然不错。

    吃过饭,闻律跟沈俏率先告辞。

    回到车上,闻律看着一脸傻乐的沈俏,扬起一边墨眉:“这么开心?”

    “那当然啦。”沈俏毫不掩饰,狗腿道:“我老公真厉害。”

    闻律俊美的五官闪过一丝笑意,内敛的睨着小妻子:“我什么都没做。”

    沈俏点点头,跪坐在闻律身侧,谄媚的给他锤肩膀:“是什么都没做,但您光往那一坐,就够震慑住他们了。”

    沈俏又不傻,若非是看在闻律得份上,就杜家那些欺软怕硬的,哪能给她好脸色看?就算罪有应得,也得倒打一耙才对。

    闻律唇角轻扬起:“时间还早,到公司里给你挑几个人?”

    早前闻律就说要给沈俏几个人,帮她整顿如意集团。

    沈俏想了想说:“先看看也行。”

    要不是今天太晚了,沈俏还想到如意集团里看看,先了解了解实际状况。

    退而求次先去老公公司里挖人,也是未尝不可的绝佳选择。

    ……

    东海楼,包厢——

    闻律跟沈俏走后,杜家的认却还在。

    杜若薇忍无可忍,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搁在桌面:“爸,你真的是太糊涂了,你怎么能答应闻律这种条件。”

    拔高的音贝,在安静的包厢里尤为显著。

    杜思明脸色不善:“要不是你跟你妈做的事,我用得着出此下策?”他眼眸一沉:“现在是已经成定局,我不管你跟沈俏有什么恩怨,但我既已经认了她做义妹,之前的事,你放下也好,放不下也好,都得给我放下,别再找沈俏麻烦,给我添麻烦。”

    “思明,你怎么能这么说……”

    “你可别忘了,这些麻烦都是你们惹出来的。”杜思明沉着脸站了起身,厉晏辰适时道:“岳母,薇薇,岳父这也是为了我们家着想,你们就别怪岳父了。现在景城闻律一家独大,又有周、顾、霍几家交好,岳父也是实在没办法,才不得不答应闻律。”

    怒气沉沉的杜思明脸色才缓和了分,多看了厉晏辰一眼。

    厉晏辰道:“也都是无能,没能帮上岳父岳母的忙,才让你们受委屈了。”

    厉晏辰这番话,让杜思明跟杜夫人都有些意外。

    “阿辰,你就……”

    “岳母没事才是紧要的。”言下之意,他没意见杜思明的决定,甚至十分感激杜思明为了家里人,做出如此丧权辱国的决策。

    杜思明自从答应了认沈俏当义妹后,知情者无一不是嘲笑他丧权辱门,晚节不保。

    厉晏辰倒是唯一一个理解他,替他说话的。

    早前对这个女婿的无作为的怨愤也无形之中减少,多了几分好感。

    “阿辰你能理解就好。”杜思明闭了闭眼眸,缓声说道:“我公司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说话间他站了起身,想到什么似的,又对厉晏辰道:“你送你岳母跟薇薇回去吧。”

    “爸。”杜若薇气结喊了他一声,杜思明却是不予理会,直接离开包厢。

    杜思明一走,杜若薇那些不满也只能暂压在心头,先送满脸郁色的杜夫人回了杜家。

    从杜家出来后,杜若薇积攒的怒意爆发,怒声质问厉晏辰:“厉晏辰,你刚刚什么意思?认沈俏当姑姑,你就这么高兴吗?”

    杜若薇实在是难以置信,她爸糊涂就算了,厉晏辰竟然也瞎掺和。

    非但没有反对她爸做的那些事,甚至还欣然接受,反过来替她爸说话。

    此时她是真的有些看不懂厉晏辰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她本以为厉晏辰会比她还激动反对的。

    见厉晏辰神色冷峻,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厉晏辰,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我就说,我妈坐牢你怎么一点都不急,我让你想办法你也不肯,你是不是就想看我家倒霉!”

    “你爸这么厉害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厉晏辰轻抬起眼眸:“姑姑你刚才也认了,冲我发什么火?”厉晏辰侧身握住杜若薇的手腕,将她抵在后座里:“难道是我造成,是我逼着你认这个姑姑的?”

    男人眼底里的寒意,让杜若薇感到一丝发怵。

    她瞪着眼睛,翕动着嘴唇,一时间却是无言反驳。

    厉晏辰轻嗤了一声,松开了她,面无表情的驱动车子,冷峻的面容颇有些不屑轻蔑。

    杜若薇喉头发紧,阴沉着一张漂亮的脸蛋。

    ……

    盛天集团,总裁办公室。

    闻律早前就吩咐过,让张弛准备一份名单给沈俏,让她挑选。

    今天中午的时候,张弛就已经把名单做好,原本都想送到半山别墅里给沈俏看看。

    不想沈俏却亲自过来了。

    闻律一问起,张弛就把名单给了沈俏。他坐在一旁候着,方便随时给沈俏讲解。

    服务十分到位体贴,完全可以拿小费的那种。

    要不是张弛是闻律的心腹,沈俏都想把张弛要过去。

    这么想,他便也这么打趣。

    张弛笑笑不语,只说听闻律的安排。

    沈俏轻笑:“开玩笑的啦,我哪敢抢你啊。”

    张弛可是闻律的左膀右臂,虽然说是秘书,但其地位,却堪比盛天里的副总还要高。

    沈俏在盛天工作了两三年,对公司有些了解,但之前她不过一个乖巧本分的员工,了解的也不过是凤毛麟角,并不够透彻。

    如意的现状,是老化和制度混乱。活力的新鲜血液不够,创新能力不强。

    盛天主要领域是互联网,但在各行各业都有渗透,美妆珠宝这些一线行业的分公司做的也不错,各方面的人才应有尽有。

    沈俏一时间看花了眼,在张弛的建议下,左右权衡选了三个能力拔尖,较为稳重的。

    张弛确定好人选后,斟酌着问沈俏:“太太要见见他们吗?”

    沈俏若有所思了一会,才说:“先不急。”

    张弛面露一丝不解,沈俏则笑着解释:“如意那边我还没过去看看。”她沉吟一会,敲定了一个日期给张弛:“下周五你帮我约他们出来吃个饭,再谈谈具体的。现在也快过年了,贸然调岗也不太合适。等年后,再让他们过如意。”

    这是昨天沈俏跟闻律商量的结果。

    公司的策划,关乎甚大。

    就算沈俏没有管理过公司,学的也不是管理专业,但没有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

    她虽然想整顿如意,但也不能操之过急。

    张弛明了,答应了下来,让沈俏不必担心,交给他来办便可。

    沈俏笑笑:“你可是阿律的左膀右臂,交给你我放心的。”

    接触不多,但关于张秘书的铁血手段,沈俏也是略有耳闻。

    商量完人选的事,沈俏又请求道:“对了张秘书,过两天我要到如意里看看,我得请你半个忙。”

    张弛笑笑,让沈俏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说,不必跟他客气。沈俏便干脆开门见山,想让张弛再找两个会看账本的会计,跟他一同往如意去一趟。

    老板娘开口,张弛自然没什么意见,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沈俏才暗自松口气。

    敲定后,当天晚上沈俏就回去做功课。

    一向早睡早起得沈俏,十年多还在化妆桌前写写画画。闻律洗完澡出来,瞧着这一幕,扬起一边墨眉,迈着长腿过去,将沈俏手里压着笔记本拿起:“一晚上了,写什么?”

    沈俏见他低头好看,脸蛋一红,伸手要把笔记本夺回来,被我呢率眼疾手快举高。

    沈俏够不着,也没硬抢,鼓着腮帮子略带委屈的看着他。

    闻律薄唇似扬非扬,简单的扫了几眼,才发现是在打发言草稿。男人眉眼笑意更甚,唇边噙着一抹玩味。

    沈俏囧的要命:“你笑够了没啊。”

    愤愤不平得语调,惹人怜爱极了。

    闻律将笔记本还给她:“闻太太这么认真,值得夸赞。”

    “你分明只是在笑我。”沈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把笔记本合起。

    闻律没承认也没否认,拦腰将沈俏放回床里。男人伟岸的身躯,侧躺在她得旁边,低垂的浓密长街略微遮住男人深邃的墨瞳,他轻叹道:“这还没开始,闻太太就这么努力,以后我是不是得失宠了?”

    “你瞎说啥啊。”沈俏皱了皱眉,认真的反驳他:“这是一家上百人的公司,又不是村里小卖部,我之前都没做过生意,没涉足过商场。要是不认真,我爸这最后的公司毁在我手里,这责任,我可担不起。”

    闻律哦了一声,沉默不语的模样,似乎真有那么点委屈的样子。

    “闻叔叔。”

    “闻总。”

    “老公。”

    沈俏一连换了几个称号,扒拉着他的手臂,软软的撒娇。见闻律爱答不理,沈俏道:“别耍小性子了,我身心都是你的了,你想怎么样嘛。”

    闻律低笑了声,宠溺的揉了揉沈俏的发丝,低缓着嗓音开口道:“整理公司是大征途,老婆想要创业没问题。但,身体老公要紧。”

    沈俏窘迫,也意识到了她这几天确实都是跟打了鸡血似的。

    短期尚可,长期下去却是吃不消的。

    更别说此时的她,还是个孕妇。

    沈俏觉得自己很不称责,心太大。常常因为闻律宠着她,宝宝在肚子里又乖,而忽略自己马上就要为人母的事情。

    思及这些,沈俏把脸埋进闻律的胸膛里,“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保证不会让你老婆孩子累着的。”

    刚洗完澡,男人身上有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弥漫在沈俏的鼻息间里,十分的着迷。

    荷尔蒙爆棚。

    炙热的气息透着薄薄的衣料,浅浅灼烫着闻律的胸膛,闻律摸了摸沈俏的脑袋,顺势抬手关了大灯,只留了一盏昏黄的夜灯:“睡觉。”

    沈俏不敢有异议,埋首在他怀中很快就睡了过去。

    杜思明将如意集团拱手送给沈俏的事,虽然对外公开,但也走漏了不少风声。

    大上午杜思明带着沈俏跟另外几个人来公司,已经收到风声的高层,都不由闻讯过来,悄悄注目打量着沈俏。

    正式场合,沈俏特意穿了较为正式的小西装。她身形偏瘦,就算怀孕五六个月,看起来也并不明显,稍微宽松的衣服,不是仔细打量,也不易察觉她是个孕妇。

    今天过来,沈俏带了张弛之外,还有另外三个会计和商务。

    人数并不多,但却气势十足。

    杜思明现在还是名义上的总裁,领着沈俏进了办公室,又喊来秘书去财务部拿这几年如意的财务报告过来。

    沈俏道:“真是麻烦大哥还亲自跑一趟了。”

    杜思明摆摆手示意没事:“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你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联系我,或者找我秘书都行。”

    沈俏笑笑点头,也不跟他寒暄客气。

    杜思明还是不太习惯这种身份转换,跟沈俏的相处颇有些尴尬,思忖着,他道:“要不我带你转转,先熟悉公司的情况?”

    沈俏没有意见,让张弛一起,另外的三个盛天的员工,则呆在办公室里等候休息。

    如意员工总数高达百人,租了整整一层楼。

    当年的沈家虽然大本营在广城,但对其他城市的野心也不小。如意就是那段时间,在景城创立的。

    当年化妆品行业新生不久,国外的各大品牌争先强后涌入华国,沈家也搭上了这辆顺风车。

    短短几年时间,发展趋势极好。要不是那场意外,如意要持续在沈青州手里,早已经上市。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十几年过去,曾经风靡一时的如意,现在不温不火,苟延残喘着,面临着品牌老化,随时都有破产关门的可能。

    上市更是遥不可及。

    前任东家实在撑不住了,才在两个月前卖给了杜思明。

    杜思明这还没来得及开刀阔斧改革,兜兜转转,这家公司,又回到了创始人沈青州的亲生女儿手里。

    办公地点也是新设的。

    距离半山别墅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以后沈俏来上班,怕是不太方便。

    但整体位置,办公环境也不错。

    沈俏盘算着,又问杜思明:“这里的租期租了多久啊?”

    “这里是上家组的,当时签了五年约,今年五月份也差不多到期了。”沈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杜思明道:“你要是觉得不满意,等到期或者提前解约也未尝不可。”

    沈俏点点头,没说要搬也没说不搬。

    偶尔路过的员工看到杜思明都恭敬地唤了声杜总,对沈俏跟张弛都投以打量的眼神,也没敢多注视。

    大致的逛了一圈,了解了大致的架构后,才回到办公室。

    杜思明的秘书,已经拿了财务报告过来,从盛天带来的员工,正在看。

    杜思明见差不多了,已经临近中午,对沈俏提议:“也到午饭的点了,俏俏,要不先吃个饭?附近有家餐厅还不错,你要是不嫌弃,我做东,一起过去吃个饭碗,也辛苦张秘书了。”

    也不急这一时半会,沈俏让会计拿上财务报告,就跟杜思明先过去吃饭。

    午饭结束,回了如意后,杜思明有事先走,让她有什么事,随意找陆晓问即可。陆晓是如意的副总裁,已经在如意五年,对公司了解很深。

    至少比杜思明这个半路出来的老板要了解的多。

    一个十几二十年的老公司才财务报告并非一时半会就能看完,折腾到了下午六点,沈俏让张弛领着他们吃了饭,就先回去,明天再来继续。

    临走前,沈俏跟陆晓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方便后面交流。

    不过沈俏并没有直接回半山别墅,而是去了盛天集团找闻律。

    手里还分别捧着万年青跟多肉小盆栽。

    闻律瞧着她手里拿着的盆栽,皱了皱眉:“做什么?”

    “你办公室里光秃秃冷冰冰的,我给你增添点气息。”沈俏殷勤的说完,将仙人掌在他办公桌里放下,又分别将另外两盆一盆放到了茶几,另一盆放到了书架里。

    几抹翠绿点缀,相比于之前,办公室里确实有了点微妙的变化。

    闻律长腿交叠在老板椅里,手里转着沈俏之前送他的黑金钢笔,饶有兴致的看着小妻子忙前忙后的给自己办公室装饰。

    俨然是一副颇为满意的样子。

    “我问了老板,这几样都是很好养活的。”摆设好,沈俏转身对他道:“一周浇一次水就好,你可别养死了,这可都是我亲手挑选的。”

    闻律失笑,点头答应:“亲闺女照顾,可行?”

    “准。”郑重地语气,大气滂沱。

    闻律唇角似扬非扬,随手将钢笔插入西装口袋里,迈着长腿起身过来,大手一扬,将沈俏捞进怀中:“那闻太太,可以去吃饭了吗?”

    沈俏轻抬起下颌:“准。”

    “准你个头。”闻律敲了敲她的脑门,拎过挂在衣帽架里放着的外套,给沈俏抱着,就搂着她下楼。

    盛天集团上下的员工都已经清楚明了沈俏闻太太的身份,男人也愈发不忌讳跟她的亲密。

    给上下的员工喂足了狗粮。

    整天都弥漫着一种恋爱的酸臭味。

    以往隔三岔五就往盛天集团里跑的李俊深都不爱来了。

    路上,沈俏就把今天到如意的事和大致整理出来的财务报表给闻律说了,末了,她又说道:“如意最大的问题,是品牌老化,还有混资历的员工太多了。依照如意目前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来看,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员工。”

    这是任何老牌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

    闻律闻言也不多意外,修长的手指轻拍了拍方向盘:“如意创立多年,刺头应该不少。你年纪轻,那些老员工未必肯服从管教。”

    沈俏赞同的点头,但她刚接手,就要大规模开人的话,也容易弄巧成拙。

    闻律道:“先按兵不动,再观察观察。”

    沈俏后知后觉,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车已经抵达餐厅。便暂时先结束了这个话题,跟闻律进餐厅吃饭。

    马上要从闻太太转化成沈总,这顿饭,沈俏坚持要请,闻律倒也不跟她客气,心安理得的吃了闻太太的饭,便成了他的幕后军师。

    沈俏没急着召开如意的高层开会,而是先专心了解如意的整体构造,运营模式和财务报表,以免到时候不清楚情况,会被其他高层牵着走。

    接下来的几天,沈俏便专心的投入到了这件事情上。

    事业心,干劲十足。

    不过有闻律瞧着,她想打鸡血似的干也不成。不为了自己,也得体恤体恤老公跟肚子里的小宝宝。

    而这天,沈俏则从闻律口中得知,乔曼要出院了。

    沈俏本有顾虑,并未提出要一起去,闻律却主动开了口,让她一起。

    见此,沈俏也没多问,跟着闻律一起去了医院接乔曼。

    他们到的时候,乔曼已经整装待发。

    看到沈俏过来,她脸上也没什么反应,一直都是那副看淡世俗,事不关己的模样。

    可越是这样,沈俏心里就越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挥之不散的是早前乔曼神情疯癫,举着水果刀就要自杀时的狰狞绝望。

    “曼姐。”闻律唤了她一声,乔曼才略微颔首,目光触及沈俏,她唇角动了动,挤出一抹笑:“俏俏也来了啊。”

    “阿律说你要出院了,我就跟着过来。”沈俏温柔秀美的脸庞露出关心:“曼姐,你好些了吗?”

    乔曼笑笑不语。

    闻律道:“走吧,车在楼下。”

    乔曼看了闻律一眼,一言不发地起身。

    沈俏见乔曼身体还有些虚弱,便主动过去搀扶着她,乔曼也并未拒绝。

    只是出了病房,却不曾想,闻森竟是来了。

    瞧见闻律他们,闻森神色有些惊讶,似乎并未预料到他们会在一眼,旋即,他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这是要出院了?”唇边勾起的弧度玩味,轻轻眯起的眼眸落在乔曼的身上。

    沈俏明显感觉到乔曼身体一瞬绷紧,隐隐有些发抖。

    “曼姐?”沈俏唤了她一声,乔曼才勉强稳住,偏过了脸,避开闻森的打量视线。

    闻律微沉得面目冷峻:“你来做什么。”

    成熟男人的气场不怒自威。

    闻森伸手抄在西裤口袋里,含着分笑意道:“曼曼生病,我这个做表哥的,自然是要来看看。曼曼,你说对吧?”

    乔曼拳头紧紧握着,低着头:“阿律,先回去吧。”

    全然漠视了闻森,赫然不想跟他多语。

    闻森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他又玩味笑道:“当着闻律的脸,就避开我了?曼曼,你可真不诚实。不过没关系,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沈俏星眸一紧,不由多看了眼闻森跟乔曼。

    出乎意料的,闻森也不像是平日里胡搅蛮缠,轻笑了声,双手抄着袋,爽快就离开。

    闻律身后的保镖眼色阴霾,低低沉声唤了声二爷。

    闻律只抬了抬手,示意先送乔曼回去。

    路上,气氛稍显微妙。

    沈俏坐在后排里陪着乔曼,几次想开口,但见她脸色不好,又将话压在喉咙里。

    秋园在南郊,开了一个多小时车才抵达。

    得知乔曼今天出院回来,王姐一早就做好了准备,在客厅里等候。

    听到动静,王姐就匆匆忙忙过来:“小姐,你回来了。”她神色激动上前,目光触及闻律时,又恭敬地喊了声二爷。

    看到沈俏时,她微微愣住:“这位便是沈小姐,二爷的未婚妻了吧?”

    :“先进去。”

    闻律淡淡的道了句,王姐才想起现在大家都还在门口里。一月的天寒风猎猎,吹的脸都生疼,活像是刀片刮着一样。

    她尴尬的笑笑,便领着众人进了秋园。

    进了屋,暖气十足,王姐过来提乔曼脱了外套:“小姐,我煮了姜汤,要不要喝点,驱驱寒?”

    “给阿律和俏俏都盛一碗吧。”乔曼低着脸,情绪不高。

    “欸,好。”王姐应了声,连忙坐下。

    乔曼冷不丁说道:“阿律,我想跟俏俏聊聊。”

    闻律墨眉轻蹙,没急着回答,而是看向沈俏。

    沈俏有些意外乔曼要跟自己单独谈,见闻律看着自己,想了想,沈俏也没拒绝,给了闻律一个放心的眼神。

    她这一答应,乔曼就示意她跟上,到了花园的小木屋里。

    沈俏还是第一次来秋园,看着这宛若世外桃源的庄园,还有些压抑,不住的打量着四周。

    “曼姐,这些都是你打理的吗?真美。”

    乔曼神色淡淡:“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

    常年避世,除了种种花草,画画,种菜,她也没什么可做的。

    进了小木屋,乔曼示意沈俏做,便用玫瑰分别泡了两杯茶,其中一杯递给沈俏。

    “上次的事,星星没为难你吧?”

    “没有。”沈俏道:“星河年纪轻,只是性格冲动了点,并没有为难我。”尽管到现在,闻星河可能都还认为,那天是她故意刺激的乔曼,但许是顾忌着闻律,倒也没跟以往一样动不动就出言讽刺她,或者做出报复性的事。

    相比于刚认识闻星河时,少年现在的脾气看起来已经好了许多了。

    乔曼也不知道信了没信,只是扯了扯唇角,弥漫着一抹似笑非笑地苦涩。

    “没有就好。”乔曼端起茶喝了口,淡淡的说道:“我身体不好,没管过他。阿律也不会带小孩,把他宠坏了。”

    “曼姐……”

    乔曼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的事,想必你多少也知道了一些吧?”

    沈俏没否认,乔曼便说:“我看得出,阿律很喜欢你,你也很喜欢他。”乔曼抬起了一直低垂着的脸庞,双眸定定的注视着沈俏:“俏俏,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

    喜欢怪她过分美丽请大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